明慧法会|还差一难 正念前行


更新时间: 2020年11月29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我是一名“八零后”。我上高中时,出了一次车祸。没想到,因祸得福,我有幸走入了法轮大法修炼。不但车祸造成的伤痛神奇般的快速痊愈,而且原本体弱多病的身体变的越来越强健。更重要的是,我明白了生命的真正意义是返本归真。

可是,我得法不久,中共恶党对法轮大法的迫害就发生了。由于怕心,我渐渐远离了大法,在红尘中迷失着。师父始终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一直在看护、点化着我,并安排同修帮助我从新走回了大法修炼。

一、在清除邪恶展板中去怕心

一天,我到同修家去学法。同修家人告诉我,她最近散步时,发现她家附近的一个宣传栏上写有污蔑大法的话。学法结束后,我按她说的方位去找,果然发现了。

展板很大,约有两米长,一米半宽,被锁在玻璃橱窗里,四周是结实粗壮的不锈钢支架。宣传栏正对大马路,前面还有一个大广场,每天来锻练休闲的人络绎不绝。不远处立着一个摄像头,就正对着宣传栏。我一看,不禁产生了畏难情绪,心里就打了退堂鼓:“还是让其他同修去清除吧,我可没这个本事。”

谁知过了几天,爸爸出去晨练回来,突然对我大发雷霆:“你以后别再炼法轮功了,你没看见外面宣传栏上都说了什么吗?”我一问,才知道原来爸爸也看到那个邪恶展板了。我挺惊讶,爸爸平时晨练,不从那个宣传栏走过的,今天怎么会改变路线了?

修炼中没有偶然的事情,我一下子悟到:这是师父借我爸爸的嘴在点化我啊!作为一名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怎么能听任这个邪恶展板散发毒素,毒害众生呢?这不是不负责任吗?而且既然这件事让我知道,就是应该我去清除掉它。我又怎么能因为自己的怕心,而把危险推给别的同修呢?

悟到就要做到,事不宜迟。展板多存在一天,就会毁掉更多的众生。当晚,我就带了一堆工具,出发了。我骑在自行车上,感到上下牙在打架,手脚也不停的发颤。我知道,这是怕心在作怪。于是,我就开始背师父的法:“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1]。我反复的背,反复的背,突突直跳的心,慢慢平静了下来,感到怕的物质被师父拿掉了一些。

正背着,突然一辆逆向行驶的电动自行车,象失了控一样,朝我飞驰而来。眼看就要撞上我了,我吓的大叫一声,闭上了眼睛。就听见一声巨响,等我睁开眼一看,电动自行车连人带车倒在离我不远处,而我自己啥事也没有。

我一下子没悟到怎么回事,惊魂未定,怕心一下子又起来了,今天是不是不应该去呀?还是回去学学法,心态稳定了再去吧。但又一想,不行,已经拖了这么久了,不能再拖了。今天无论如何只能前進,不能后退。于是,我就继续往前骑,这下手脚也不抖了,怕的物质又被师父拿掉了一些。我后来悟到,邪恶想用车祸的形式阻挡我,而师父把魔难给我化解了。

我很快来到宣传栏边,为了避开摄像头和行人,我绕到了宣传栏的后面。宣传栏一共有三个,邪恶展板是中间的那个。我走到中间,用手摸一摸宣传栏的下面,发现有一个锁扣,但是没有上锁。我把锁扣打开,用手往前一推,竟然把玻璃橱窗给推开了,另一只手往里一摸,就摸到了展板下面的边缘,往下一拉,展板整个从玻璃橱窗里给拉了下来。一切顺利,如有神助。

展板太大了,拿着太招眼,我赶紧拖着展板,躲進宣传栏边上的绿化带。展板是用泡沫塑料做成的,上面贴了一层打印好的塑料布。我把塑料布撕下来,叠成一摞,塞進包里。一想,泡沫塑料也不能留着,否则天亮被人发现就糟了。还好,泡沫塑料不是很厚,用力一弯,就断开了,只是声音比较响。真是有师父保护,平时这里车水马龙的,今天竟然没几个人,虽然我发出的声音很响,可过往的人并没有注意到。塑料泡沫断成几块后,也被我塞進事先准备好的一个大旅行包里。

回家时,又犯了难,我这大包小包的,被爸爸看到问起来,怎么回答呢?我硬着头皮开了门,一看,爸爸已经睡着了,正打呼噜呢!平时这个时候,他是不会睡觉的。真是感谢师父啊!我拎着包,迅速走進我的房间,关上门后,坐下来就大口喘着粗气。回想刚才发生的事情,真是比惊险片还要惊险呀!

等心里好不容易稳定下来后,我把包里的塑料布拿出来,准备彻底销毁掉。谁知当我展开一看,不禁傻了眼:我眼前的这个展板,不是我那天看到的那张邪恶展板。怎么回事呢?我努力回想,突然想到了,这个玻璃橱窗内放的不止一张展板,以前的旧展板也在里面,没有拿掉,肯定是我慌乱当中拿错了。唉!刚才的我还像一个胜利凯旋的将军,这一下变成了一只泄了气的皮球,责怪自己怎么这么粗心大意!

怎么办?难道还得再去一次?心里真是一千个不愿,一万个抗拒。这时,突然想起《西游记》里唐僧师徒去西天取经,历经万难拿到经书,满心欢喜的回去时,没想到一阵风过,经书被吹飞,才发现经书竟全是白纸。回转换回有字经书后,又不小心惹怒了海龟,被扔到了河里。其实在另外空间里看,真实的原因是九九八十一难,还差一难,还需要他们继续修炼提高。

师父说:“因为他根基好,达到了一定的层次,出现了这样一个状态。可是那哪是修炼人最后圆满的标准哪?往上修还早去了!你得继续提高自己。那是自己带的那么一点根基起的作用,你才能达到那种状态的,再提高,那标准也得提高上来。”[2]

我悟到:这次拿错展板,应该是自己的心性还没有达到标准,师父要借这个机会再考验我一下,让我继续提高心性。想到这,心里的沮丧和畏难一扫而光,立即动手准备再去一次。有了上一次的经验,这一次,我作了更周密的安排和准备。

这天,正好下大雨,我心想:“这真是天赐良机,就今晚动手。”因为下大雨,广场上一个人也没有。我按照上一次的程序,顺利取下了展板,确认无误后,对折几下塞進了旅行袋。我迅速拿着旅行袋,到了附近一位同修的车库里(事先已跟他讲好了)。我用剪刀把打印的那面塑料布撕下剪烂。污蔑大法的那部份被剪的时候,塑料布发出“吱吱”的怪叫声。我对它发正念,灭尽它背后的一切邪恶因素。

虽然我全身被雨淋的湿透,但一点也不觉的冷,全身暖烘烘的,象有火炉在烤一般。整个过程中,我心态平稳祥和,没有了前一次的紧张慌乱。

二、在参与整体协调中修去面子心

几年前,我地协调人被中共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三年。于是,我地整体陷入一盘散沙的状态:资料点的资料没人拿,堆积如山。大多数同修看不到《明慧周刊》、拿不到真相资料救人。

因为当时我是负责技术的,所以除了协调人外,只有我知道资料点在哪里。从此,我便承担起整体协调的重任。做了协调工作以后才知道,原来这个协调人还真不好当,辛苦劳累就不说了,最主要是经常要受气。

因为我要上班,还要负责资料点的技术,已经够忙的了,现在又加上协调这些琐碎繁杂的事情,所以更是忙的晕头转向,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经常是买个包子边走边吃。有时超过约定送资料的时间了,有同修就不高兴,怪我迟到,浪费他的时间;有时忘带同修要的东西了,同修立即撂下脸来,对我发脾气,说我耽误她的事。我连忙赔礼道歉,再找时间给她专门送过去。

有一次,去甲同修家学法。因我放假调休,所以前一次学法时,就通知大家这次集体学法的时间临时改了一下。谁知我一進门,甲同修当着很多同修的面,劈头盖脸的数落我:“为什么大家都知道改时间,就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我有点摸不着头脑:“我明明都通知了呀?干嘛这样冤枉我?”太让我下不来台了!

看到同修甲情绪激动、脸涨的通红的样子,我不知怎的,也一股无名火上来了,对着她大声争辩:“我说了呀!明明告诉你了……”我的话还没说完,乙同修赶紧过来拉拉我,轻声在我耳边背了一句师父的法:“对的是他 错的是我 争什么”[3]。我立即明白过来了,对甲同修说:“阿姨,对不起了。”甲同修一听我道歉了,也就不再说什么了,一场争论就此停息。学完法后,甲同修不好意思的向我道歉,说她想起来了,我确实跟她说过了,是她忘记了,错怪我了。我说没什么,心里想:谢谢你帮我提高心性。

从小到大,我学习成绩都很优秀,老师喜欢,同学羡慕,可以说我是在掌声与鲜花中长大的,这些事情养成了我爱听夸奖、赞扬话的极强的面子心、虚荣心。可是自从做了协调工作后,常常被同修指责埋怨、甚至冤枉、排斥,心里非常消沉失落,伤心难过,好多次都想甩手不干了。

通过学法,我慢慢学会了用修炼人的标准来看问题,把吃苦受累看成是好事,是修炼攀登的阶梯。特别是师父在《对澳洲学员讲法》录像中,有学员问师父,被别的同修当成特务的问题,师父解答的那一段长长的讲法,打开了我的心胸和视野,很少再对同修的态度斤斤计较了。我争取做到同修说我什么,我都不动心,有则改,无则注意。我的对错不重要,心性的提高才是最重要的。

三、在帮助过关同修中去私心

我地有一位家住偏远乡村的丙同修,平时经常会進城参加集体学法。但有很长一段时间,她都没有来,后来才知道她在过病业关。在常人看来她非常严重,肺癌转骨癌,且癌细胞已扩散全身,家里儿女把她送進了医院,但医生对她束手无策,不给治疗,让回家等死。家人把墓地等后事都准备好了。

我趁十月初放长假,几经辗转,来到丙同修家看望她。只见丙同修骨瘦如柴,奄奄一息的躺在床上。女儿喂她吃东西,没吃几口,她就吃不進去了。我在丙同修耳边问她:“你还记得九字真言吗?”同修点点头,轻轻的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说:“对,你就在心里默默的念,师父会管你的。”同修叹了口气说:“我这个样子,师父还会管我吗?”我肯定的说:“当然了,师父是来度我们的。只要你信师信法,师父一定会管你的。你就在心里念这九字真言,我明天来陪你学法。”同修的眼里有了一丝神采,点了点头。

同修家住的很偏远,坐公交车要一个多小时,而且不是直达,下车后,还得转乘一种马自达车。由于是私营的,要价挺高。但我想,常人都要救,更何况是同修呢!

第二天,赶到丙同修家,她已经比昨天精神多了。我说:“我们先发正念吧。”同修让女儿将被子、枕头靠在背后,半坐半躺着发正念。我边发正念,边心里默默的求师父救救丙同修。发完正念,丙同修可以自己坐着了。我们一起学《转法轮》,丙同修读了《论语》之后,就读不动了。我就读,让她听。读了半讲,大概二十页左右,她的女儿進来了,不放心丙同修坐这么长时间,想让她妈妈休息,我们的学法就暂停了。

第三天,我继续去,丙同修精神和气色好多了,可以吃很多东西。身上的疼痛也缓解了很多,以前一天要打两支杜冷丁才能睡觉,现在减少到一针。这一次学法,她把《转法轮》第一讲读完了。

第四天,丙同修可以下床活动了,我们一起读完了第二讲法。

第五天,我有事,委托另一位同修去。同修去了之后,回来跟我说:“丙同修不是挺好的吗?哪里有症状啊?”

短短的几天,在师父的保护和加持下,丙同修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而在帮助她的过程中,我的心性也在提高着。从丙同修的变化中,我真正感受到,当我们真的无私为他时,当我们真的信师信法时,大法的威力就会展现。

修炼路上,师父的看护无微不至,无处不在,篇幅所限,不能一一赘述。弟子唯有用最虔诚恭敬之心,尽最大努力做好三件事,才能报答师父洪大慈悲的救度之恩。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谁是谁非〉

明慧网第十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