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最后一刻我终于清醒


更新时间: 2020年11月24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四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八零后,在法轮大法中修炼已有二十多年。回首这么多年的修炼路,我真是走的磕磕绊绊,并不精進。由于安逸心、贪玩心、懒惰等执著,慢慢就放松了修炼,很多时候把自己混同于常人。

最近几年,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我也迷上了玩手机。平时工作不忙的时候,就和周围的同事一样,看视频、浏览网页等,下班回家后,就勉强学几页法,走走形式,学法自然不可能入心。讲真相救众生的事,偶尔才做一次。三件事在我这儿就是糊弄事,心性境界和常人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一、师尊保护 从返归途

师尊多次点化我,可是没好几天,就又恢复原样。直到今年年初,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突然爆发,蔓延全国,肆虐全球,我才开始觉醒。疫情期间全国各地封城、封小区,我得以有时间在家,每天上午和家人同修一起集体学法。此时我的学法态度端正了,也专心了。通过大量的学法,我被震醒了,意识到了修炼机缘的珍贵和救度众生的急迫,发自内心的想要振作起来,从新好好修炼了。

我们每天的时间都抓的很紧,除了上午的大量学法外,还利用各种形式讲真相。虽然那时全国封城,但我们小区管理却很松,可以随便進出,我们不但每天外出发放真相资料,还把同修找到家来集体学法。因为集体学法是师尊留下的修炼形式,任何情况下都不能被干扰。

大量的学法,使我的主意识渐渐的清醒了,每天都能感受到师尊的加持;每天都觉的自己在往修炼的路上回归;每天都能感受到生命在被大法清洗、归正、更新。我心里充满了无限的喜悦和希望。

我很懒惰,以前总是以上班为借口,很少干家务,全都是家人来打理。而且我很爱吃零食,饭后要不吃点小零食,感觉这顿饭都没吃好,已经形成了强烈的执著。玩手机就更是成瘾了,明知不对,就是戒不掉,自己也非常苦恼。

随着自己逐渐清醒,每天心里想的是怎么抓紧时间做好三件事,救众生,不知不觉中,那些执著就减弱或消失了。我意识到我和家人同修是个整体,不能把所有家务都推给她一个人做。我应该把属于我的那部份做好,这也是我修炼的一部份。让她有更多的时间做她自己的救人项目。不论是做三件事还是家务事,两人分工有序,相互密切配合。

我很久都不玩手机了,原因很简单,因为我真正认识到了这是个强烈的执著。我是大法弟子,我怎能被手机控制?!以前对手机的执著也曾经使我感到很苦恼,可反复多次也戒不掉,最后干脆放弃了,随它去了。这次最大的体悟是,在师父和大法法力的加持下,我是发自内心的认识到了自己的执著和不正对自己造成的危害,是真心想要改变自己,而不是强制自己去做。

以前,我总觉的自己修的不好,对修炼没有信心。现在我明白了,那是因为自己之前并没有做到在大法中实修,没有真正的溶于法中。最近由于修炼上精進了,才初步体会到了“法炼人”的一点内涵。当你真的顺应宇宙特性而行的时候,自己行为的归正、在法中的同化和生命的更新都是自然而然达到的,一切都是师尊和大法无边法力的体现和恩赐。

无比感恩师尊在正法修炼的最后一刻叫醒了弟子,使我能够从返归途,兑现夙愿。

二、讲真相 救众生

年初封城时,我们的小区管理却比较松散,那段时间不论集体学法还是外出讲真相,我和家人都没受到太大干扰。我俩一起出去贴真相粘贴,发真相资料,花真相币。开始时,由于自己长时间没去发真相资料了,怕心很重,每次就只带很少的几份资料,发的时候还吓的够呛,心怦怦跳,有时手和腿都直发抖。

因怕心比较重,出去发真相资料时,我内心都会先经过一番人心和正念的交战,次次如此。有一天晚上,我看到明慧网上报道了我们当地一位同修因出去发真相资料被监控拍到,结果遭到恶人绑架、抄家等的迫害。看完这条消息,我的怕心一下子就上来了,负面思维和怕的想法在头脑里不断的翻腾:我出去发真相资料会不会也被监控拍到?要是被绑架了,怎么办?要不要先停两天再说吧……越想怕心越重,可自己也知道这是怕心,不能被它带动,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更不能被怕心阻止。

怕心和正念激烈的交战中,那个心被搅的啊,说不上是什么滋味。后来我想:算了,先不想了,学法吧,只有法能增强我的正念。就这样一想,刚把大法书拿起来,就有一念出现在脑中:按照师父和法的要求去做,就是最正的,任何邪恶都不许干扰!我的头脑瞬间清醒了,底气也足了,明白了救度众生是大法弟子的使命,只要我们把心摆正,符合法的要求,任何邪恶都不敢来迫害我们。

那时附近的小区進不去,我们就先在自己的小区里发资料。后来正念强了,有时就到周围的小区发。有好几次,我走在陌生的楼道里,看见有的人家的门上挂着真相资料,我就知道其他同修已经来过了。每次遇到这种情况,我内心都很感慨,我真的感到同修们真是了不起。大家的心在一起,都在抓紧救人,那种整体的力量,让我受到很大的触动和鼓励。

封城那段时间,面对突然改变的环境,我们除了发资料以外,几乎每天都出去花真相币,利用各种可能的办法传播真相。对于真相币,以前我有一种不正的想法,总觉的纸币上的内容少,在大陆流通这么多年,老百姓好象都习以为常了,能有人看吗?没想到这期间发生的一件事,彻底改变了我的想法。

那天下午,我和家人说好,分头去市场买菜,多走几个摊位,目地是多花点真相币。我在一个摊位前买好菜付款时,把钱上打印了真相内容的那面朝上递给了摊主。没想到他接过去竟认认真真的看了起来。我被这一幕触动了,大法弟子发的一份传单、打的一个电话,都在起作用,真的不能轻视,头脑里对真相币不正的那个念头瞬间就没有了,同时在心里升起了救人的紧迫感和使命感。我知道这是师父在用这种方式启悟弟子的正念。

随着心性的提高,怕心好象也比以前小了,出去发真相资料不那么害怕了。解除封城以后,同修们都意识到要抓紧时间,在这历史最危险的关头多救人。家人提出应该出去面对面讲真相。虽然我在单位里也给顾客讲真相,但那都是熟悉的人,要上街给陌生人讲,我还真是有些顾虑。但又想,我是大法弟子,我不能让怕心挡住我该走的路,我要努力往前走,我要按照师父的要求做。

大概六月份,我决定和同修们一起去讲真相。走出去之后,才切身体会到,同修们真是了不起,每天顶着烈日去找能被救的众生,又热、又渴、又累、又饿,但是没有人觉的苦,大家都习以为常了。

一天我在一个公共场所,看见一位不认识的同修给一个中年妇女讲真相。那女子的态度比较傲慢,很不友好,但同修没有丝毫不悦,语气里反而满是关怀与真诚。看到这一幕,我真是感慨万千,想起我以前在单位自己的小工作室里,坐在办公桌前,看看这个顾客人比较好,就给他讲真相;瞅瞅那个人不顺眼,从心里就不想多搭理,无形中错过了多少可救度的众生啊,真是追悔莫及!

以前我总觉的那些真相讲的好的同修,他们一定是有什么好办法和绝招,才能救那么多人。所以和同修出去讲真相的时候,总想在旁边多听听,看看他们都是怎么讲的,打算“偷偷艺”。后来发现,同修们讲真相,就像是在和对方聊天,没什么特别的,只是态度亲切,说出的话平实无华。同修提醒我,讲真相就是怀着慈悲的心态,顺着人的执著讲,别讲太高,别把人说烦了。

在这段修炼过程中,我明白了:大法弟子做任何事情只有怀着坚定的正念才能成功,而不是靠人的什么办法和手段。

一次我去讲真相时,遇到一位外地来的阿姨,我就和她坐在一起聊天。那天我的状态并不好,怕心很重,思路也不是很清晰,但那位阿姨很善良,我觉的是一位有缘人,我真的很希望她能得救。我就在心里默默的求师父加持我。神奇的是,虽然我觉的自己表达的并不是很清楚,但阿姨却听的很明白,并且很痛快的就同意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我心里感谢师父的加持!

还有一天晚上,我和家人去家附近的一个热闹场所讲真相。我看见有一位姐姐独自坐在一边,就去和她聊了起来。我们从当前的时事聊起,聊了很多。看得出来她是个比较固执的人,被无神论毒害的很深。要是以前遇到这样的人,我就会知难而退,礼貌的告辞了。可是这一次,我没有,我觉的我们此时相遇真的是缘份,我应该用慈悲的心态尽量给她讲好真相。

因为有师父的加持,我的心很平和。尽管我们对一些事物的看法有分歧,但我们聊的还是很溶洽和愉快。她有一些疑惑,我也尽量用在法中认识到的给以解答。最后当我和她告辞的时候,问她是否愿意三退?她毫不犹豫的点头同意,并表示感谢。

当我伴着晚风回家的时候,心里涌动着对生命无比的尊重与珍惜,和对师父的无尽敬仰与感激。

自从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爆发以来,同修们都意识到救人的紧迫,我和家人同修也不例外,抓紧时间利用各种形式讲真相、救众生,我们也参与到一些其它讲真相的项目中去。

回首二十几年的修炼路,每一步的提高和升华,都离不开师父的加持和点悟,也是源自于加强学法对大法法理的正悟。我深深的体会到:只有大法才是我们生命的源泉与根本。在此向伟大师尊表达弟子无尽的感恩!感谢师尊的慈悲救度 !

(明慧网第十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