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大法弟子救人是神圣的事


更新时间: 2020年11月29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六日】现将一年来自己如何做大法弟子三件事的部份经历写出来,向师尊汇报,与同修交流共勉。

我曾因在农村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遭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五年。回来后,亲朋好友都劝我:“好,就在家里炼,千万别再出去讲了。”可我是大法弟子,得听师尊的话。于是,我就高密度学法。

师尊说:“救度众生这件事情不做,你就没有完成你大法弟子的责任,你的修炼就等于零,因为叫你当大法弟子不是为了你个人圆满,是身负重大使命的。”[1] “众生都等着得救,这一点我可以非常明确的告诉大家,大法弟子们不去救他们,不管他们在世界的哪个角落里,你们不去救他,他们就没有希望。”[2]

师尊的法启悟着我: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是大法弟子承担的历史使命和肩负的重大责任。三件事不但都要做,而且要做好。于是,去年五月二十二日开始,我就到早市上去给民众讲真相、救人。那天劝退了五个人。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我在一座高山顶上打坐,周围云雾缭绕。我知道是师尊在鼓励我。从此,我更加抓紧时间救度众生。

三件事同时做好

我们要做的三件事都很重要。既要学好法又要多救众生、多发正念。当然炼功也不能忽视。时间从哪里来?我就尽量压缩睡眠和吃饭时间。做一次饭是吃两天的量,一天吃两顿饭;不做费事的菜,很少做面食。我自己在家,从来不放桌子,就是站在碗柜前,吃饱就算了。

早晨不到五点开始上早市讲真相,六点前回来发正念,六点半发完正念再去早市讲真相。我家离早市很近,五分钟就到。等早市散了我再回家。吃完饭,有时学一讲法,就出去讲真相,晚上回来再学一讲到两讲。晚上六点前赶到家,发完正念吃完饭,或看师尊经文,或看明慧周刊,或出去发资料,看情况决定。然后睡下,醒来后就炼功,五套功法炼完。师尊讲过“修炼是最好的休息。能达到你睡觉都达不到的休息”[3],因此我就延长了炼功时间,缩短了睡眠时间,效果很好。

有一次睡多了些,炼功时间就不够用了,当时我想:反正我盘腿也不疼了,没时间就不炼静功了。那天就没炼静功。等到第二天炼功的时候,我打开播放器,按第一套功法的键时,发出的声音是笫五套功法,按上一曲,按哪个键都是第五套功法。开始我以为播放器坏了,仔细一想不是,昨天还好好的,今天所有键都发出一个声音。是我哪不对了?我一下想起昨天没炼第五套功法,错不在没时间不炼,是我想法不对──因为盘腿不疼了,没时间就不炼了,好象这么神圣的功法是为了炼盘腿的。我立即向师尊认错,请求师尊原谅。回头再按播放器,一切正常。

坚持不懈的讲真相

从早上五点钟左右一走出家门,我就抓紧每一分钟救人,同路的,就边走边讲,反方向的我就调转方向,边走边讲;买东西多的,就帮她拿一拿送到家,这样对方一般都能顺利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有时我把用过的干净的塑料袋攒起来,送给农村卖菜的人,他们很高兴,讲真相劝三退也容易接受。遇到年轻人就先给他们破网软件,然后再讲三退。

有一个卖菜的老头儿是邪党党员,非常固执,给他讲了几次真相,他也不退。他每天收摊很晚,我每天回来的也很晚。周围没啥人的时候,我就继续给他讲真相。先后给他讲了三次。从中共的三反五反历次运动,一直讲到大瘟疫,三退保命,他就是不吱声,问他退不退?他还是摇头。有一天,我又一次来到他的摊位前,没等我开口,他说:“这有几个茄子,你买了吧!”我说:“行。”按他要的价格付了钱。我说:“退不退呀?”他笑着说:“退。”于是,我给他起个化名退了党、团、队。

就这样,我每天两次去早市,一个摊位、一个摊位的讲,不停的讲,能救下一个是一个,尽量不落下有缘人。

有一次,我到一个小区去讲真相,看到有一家门口坐着四个老太太在唠嗑,我就过去给她们讲真相,讲贵州藏字石,讲天要灭共产党,告诉她们“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法轮功是最高佛法,在救人。其中有三个人很接受真相,都退了,并接受了真相护身符。

有一个是基督徒,不接受真相。我说:“你知道我为什么让你退出中共的组织吗?是因为它坏事做绝,迫害法轮大法,老天要灭它。你不退,就受它的牵连,因为你入过它的组织,宣过誓,有它打上的兽的印记。你退出来,神就帮你抹除这个印记,你就与共产党没有关系了。神淘汰共产党的时候,自然与你也没有关系了,那你不就平安了吗?”她还是犹豫。我说:“你是信神的,还宣誓为无神论的中共贡献终生,天上的神咋看你?”她这才想了想说:“那给我退了吧,我入过团。”我给她起了个化名退了。我告诉她心里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旦有危难时,诚心敬念这“九字真言”会逢凶化吉。她点点头。

当我又一次来到这个小区的时候,有一个听明白真相的老太太一下子拽住我的胳膊:你还认识我吗?她从兜里掏出护身符,这不是你给我的吗?我一下想起来了,是上次那四个老太太之一。说着,她就给我背护身符上面的那首小诗。我说:你都背下来了。她说:我可愿意念了,再给我两个吧,儿子女儿都想要。我给她两个护身符、两本真相小册子,她高兴的走了。看到众生得救后的喜悦,我更加感到救人使命的伟大。

一次,在一条马路上遇到了老俩口,大爷是中学退休老师,邪党党员。大娘没上班,身体有病。半年多的时间里,我共遇到过他们四次。第一次给他们讲真相,讲共产党有多邪恶,老天要淘汰它,法轮功有多好,在救人。大爷说,共产党坏他承认,但不相信老天会淘汰中共,不信神佛,更不信法轮功。我给他讲了有半个小时,最后他说了一句:“你也太痴迷了。”

第二次遇到他们时,我刚想说话,老俩口就躲,我只是打个招呼,没讲成。第三次遇到时,是在一条环路,是大爷一个人。我给他《藏字石揭秘》、《真相》、《三退问答》小册子。我说:“你认为我痴迷,你看这一百多个国家的人都痴迷吗?书上写的比我说的系统,你好好看看吧。我们都知道,兼听则明,偏听则暗。”他把书接过去了。

隔了大约两个多月,我又碰上他了。这回,我满怀信心的问他:“看完小册子,明白了吧?”他笑了:“不瞒你说,我没看。”我问:“小册子呢?”他说:“扔垃圾桶里了。”我很郑重的对他说:“你不看可以,不要也没关系,可你接过去扔了就不应该了。你知道我们付出多少心血印制这些小册子吗?”他一看我很认真,很严肃,有点不好意思的说:“我当时想看,回家一想,不行,我有四十二年的党龄了,我哪能背叛呢?”我说:“你知道吗?中共恶党在骗你,它在骗全国人民。”他不解的问:“它骗我干啥?”“给它做陪葬啊!让全国人民给它做陪葬。”我说。

我给他详细分析了“天安门自焚”的疑点后说:“对法轮功,中共恶党一直造假诬蔑,它在欺骗全国、全世界人民。它坏事做尽,上天要灭它。我们不能给它做陪葬。退出它的组织是保自己的平安,这不是背叛。”他不吱声了,看来脑子里在犹豫着。我又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你说对吗?”他说:“嗯,也有道理。”我说:“那你就把党团队都退了吧。我帮你起个化名。”他说:“用真名吧。”我说:“那更好啊,想不到你这么有胆量。”他笑了,笑的很开心。

到家乡集市讲真相

为了更多的救人,我就扩大范围讲真相。有时到农村讲,有时到周边集市上去讲。

一次, 我准备回老家集市上去讲真相。头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在老家市场大门口有一群魔,对我龇牙咧嘴的说:“你来了,我们正等你呢。”我没在意,接着睡,又梦见一群魔,在距老家市场大门口一里地的地方,我必经的一个路口,冲我手舞足蹈的高喊:“你终于来啦,我们等你多时了。”

醒后我想:这么多魔要害我,暂时先别去了,还是在家附近讲吧。由于正念不足,当时那个集我没有去。

在学法中,我加强了正念:家乡市场大,农村同修又少。魔吓唬我,不让我去,说明我更应该去。我走的是师尊安排的路。师尊怎么说我就怎么做,师尊让我救人,我就去救人。师父说:“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不管它!”[4]“大法弟子是未来的希望,大法弟子肩负着救众生的历史责任。”[5]

等到家乡下一个集,早上,我发完正念,求师尊加持,我带着护身符小册子等救人的东西,骑着自行车就上路了。一路上发着正念,来到了市场,心里想着:“两脚踏千魔”[6],去救众生。半天下来,劝退了二十五人。有一个明白真相的世人,从我包里拿走几本真相资料,说:“我帮你发。”回家路上又劝退了四个人。一天下来,啥事没有。其实,之前的梦都是邪恶干扰的假相。得救的众生,谢声不绝。我告诉他们,谢大法师父吧,是大法师父在救人,我只是传个福音。看到众生得救后的喜悦。再苦再累也乐在其中。

后来,我经常去家乡集市,和当地同修也联系上了,我们一同走上市场讲真相,劝三退。

修好自己多救人

师尊说:“在修好自己的同时,做好救度众生的事。”[7]在讲真相过程中,我努力修好自己,尽量做到遇到问题不强调、不争辩,遇到委屈不解释;明明白白吃亏,从买菜开始,买菜时尽可能不挑拣,不讲价。

一次在早市上,我给一个坐在三轮车上的老爷子讲三退。从大瘟疫开始讲起,老天要淘汰人。主要是淘汰共产党。讲了共产党历次运动不干好事,坑害百姓。老爷子很认可,退了队。

老太太在地上摆着韭菜卖,就剩一把要一元钱。来一个中年妇女,要买一半。老太太要给她拿一半,那个女的不让,要自己拿。一绺一绺的往外挑好的。挑到一半的时候,老太太说:“行了,剩下的都是不好的啦。”那个妇女还挑,一直挑了三分之二,给了五毛钱。老太太说:“就剩这点烂韭菜,我卖谁呀?”那个妇女瞅了我一眼,说:“卖她。”说完就走了。老太太瞅了我一眼,没好意思直接说卖我,问了我一句:“你要吗?”我说:“行,装上吧。”我想修炼人不就是明明白白吃亏吗?我给她一元钱,老太太摸了半天也找不出来五毛钱,我说:“算了,没有就别找了。”老太太就不找了。老爷子急了:“快点找。”老太太找出五毛钱给了我。老太太说明天卖菜,一定给我补上。“补啥?我本来也不缺菜,我买完了,你好早点回家。多点少点能咋的?”老太太说:“都像你这样多好。”我给老太太讲真相,她特别接受,爽快的退出了团、队组织。

有一次,我从一个老头儿那里买西红柿,全称了,差两角不到两元,我给他两元钱,他要添把香菜,我说:“算了,缺点就缺点吧。”他有点不好意思的说:“本来就是挑剩下的,还缺点。”我说:“没事,不差那点。”他要给我拿袋装,我说:“我这有袋。”我从包里拿出自备的塑料袋,又把多余的几个塑料袋给了他。他高兴的说:“你这人怎么这么好啊,尽为别人着想。”我笑了:“这多大个事呀?”他说:“事不在大小,你人好。”我又笑了:“你说我人好,我就告诉一件好事吧。”“啥好事?”我告诉他:我是炼法轮功的,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现在在救度世人。

于是,我给他讲了贵州藏字石,讲了共产党坏事干尽,老天要淘汰它,讲了法轮功基本真相,最后讲了保命秘诀: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三退保平安。劝他三退。他高兴的退出了少先队。我给了他一个护身符,又给了他几本真相小册子,让他看完传给亲朋好友,把自己听到的告诉别人,让他们都得救。他都点头答应。

旁边有一个人也跟着听,我也给他劝退了,也给了他护身符和真相小册子,告诉他看完传给别人。我刚想走,那个卖西红柿的人喊住我说:“你是好人,求你件事,刚才我这旁边的把秤落这了,我家离这远,明天还不一定来,你今天保管一下,明天给他送过来,行不行?他在这卖葱,你拿秤从这一走,他就能认去。别人我还信不着呢。”我说:“行。”我拿秤刚想走,那个丢秤的人开车回来找了。那个卖西红柿的人指着我说:“这是个好人,我让她给你保管呢,明早上送来。”那个丢秤的人谢过我们之后就要走。我说:“等一下,大家都是好人,我告诉你一件好事。”于是,我把他和车上坐着的那个人也劝退了。他俩高兴的退出了团、队。我说:“你看,你这不是因祸得福吗?你不是来找秤的,你是来得救的。”他大笑,我们几个人都跟着笑起来。得救的生命就是很阳光。

得救世人的感恩

一天早上,我看到一个五十多岁的女子在卖菜。我走到她跟前问她:“知道三退保平安的事吗?”她立即给我双手合十行大礼。我忙扶住她:“你认错人了吧?”她拿出真相护身符说:“你咋忘了呢?在立交桥底下。”她一说地点,我一下子想起来了。她告诉我,她得到护身符后不久,被一辆小轿车撞了,她的自行车压在自己身上,车圈都压扁了,不能骑了,可人一点事都没有。

她说:“我也没跟车主讲条件,他主动给了我一百元钱,让我修车,晚上又到我家来看我。我想,这不是护身符保护了我吗?真要好好谢谢你呀!”说完就要给我青菜,又要给我花生米,我婉言谢绝了,告诉她:“你不要谢我,你谢谢大法师父吧!是大法师父保护了你。”

在一条路上与一个大二女学生相遇。我给她讲老天要灭中共的真相后,又告诉她“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神力,念动可除瘟疫。她退出了邪党的党、团、队。我给了她一个真相护身符和破网软件,她说:“我记住‘九字真言’了。”临走时,她嘱咐我要注意安全,然后双手合十向我行了九十度的礼。我告诉她:“要谢,就谢谢大法师父。”她点点头,走了十几米,又回过头来,双手合十行个大礼,走出几步,又回头双手合十行礼。我的泪水再也忍不住了,大法弟子救人是多神圣的事啊!

有位男士,五十多岁,以前互有耳闻,但并不熟悉。在市场里给他讲真相时,我还不知道是他,他认出了我,但并没有挑明,只是让我注意安全。之后的一天他在早市买菜,主动和我说话,这回我认出他来了,我又给他详细的讲了很多真相,法轮大法在国际上洪传的盛况。他跟我要真相资料,我给了他几本真相小册子,又给了他一个真相U盘。他看后,彻底明白了。

再次遇到他时,他要我的电话号码,说以后要什么真相资料时方便联系,他把我的电话号码注的名字叫作“王姐正义”,注完让我看,我知道这是他对法轮大法的认可。有一次他对我说:“王姐,你在那讲三退,我在这看着。一旦有找你麻烦的,我就去拉架,告诉他别为难老太太。王姐,你就大胆的讲吧,我保护你。”我说:“谢谢你的好意。不用担心,我有师父保护,什么都不怕。”我笑了,他也笑了。

在面对面讲真相的过程中,我的体会是:就像云游。师尊讲:“云游是相当苦的,在社会中走,要饭吃,遇到各种人,讥笑他,辱骂他,欺侮他,什么样的事情都能遇到。”[8]实际上,这也是个修心去执的好机会。不管遇到什么情况。都不被带动。就是一个心思的讲真相,救世人。在讲真相中,去掉了自己的好多人心,比如爱面子心,不让人说的心,急躁心等。

除了面对面讲真相之外,为了更多的救人,我还在小区的整个楼群发放真相资料,隔一段时间再发放一次;贴真相粘贴,发破网软件,制作和用真相币。这一年来,我共劝退近三千人。我的最深的体会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8]一切都是师尊在做。师尊告诉我们:“修炼是根本,救人是我们的责任,这两者都得做好。”[9]

大法神奇不断显现

虽然我做的距法的要求还差的很远,可师尊却给我很大的鼓励,大法神奇不断显现:有一次,我在广场门口给一对老夫妻讲真相。老俩口都很接受,都三退了。但给护身符的时候,老太太不敢要,说怕别人看见。老头儿问放哪儿,我说放衣兜里就行。老头儿接过去,说:“这怕啥?”就放在上衣兜里。然后,到旁边溜达去了。我和老太太继续讲真相。

一会老头儿回来了,问我:“这东西真灵啊?”“不灵给你干啥?”他看我没明白,着急的跟老太太说:“你看我耳鸣多长时间了?吃多少药啊?也没好。可刚才就好了。”又问我:“这是真的是假的?”我笑了:“你耳鸣我也不知道啊。你好没好,我也不知道。只有你自己知道。”他一跺脚:“好了,真好了,耳朵里清清楚楚的。”他高兴得无法形容,再三谢我。我告诉他:谢大法师父吧,是大法师父在救你。

还有一对在路边等车的四十多岁的夫妻,我给他们讲完真相,他们都答应三退了。那个男的突然说:“我的脑袋怎么突然清楚了?”他跟我解释,之前正好想到医院去检查,本来后脑很堵,刷一下就清楚了。他们俩口子很高兴,谢过师尊和我之后,还是要到医院去检查。我告诉他们把受益的情况告诉身边人,让大家都知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都三退得救。他们笑着点头答应。

这样的事情还有,在此,我仅举两例,足以证实大法的神奇。有一次我到县城讲真相回来,下午五点多钟,天阴的很沉。我骑着自行车,黑云就在我头顶翻滚,雨眼看就要下起来。我想没事,要下也得我到家下。我加快速度,骑着飞车,刚到家门口,雨就像憋不住了似的,“哗、哗”的下起来。弟子对师尊的感恩无以言表。

在今后助师正法的路上,我要走的更坚定,更踏实。守住修炼人的心性,保持修炼人的状态,坚如磐石,不被世间任何乱象带动,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跟随师父回家。

叩拜师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在新唐人电视讨论会上的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经文:《致日本法会》
[6]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大觉〉
[7] 李洪志师父经文:《致法国法会》
[8]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9]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

明慧网第十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