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及我心灵的两件事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我今年六十九岁,修炼法轮大法已二十多年,在师尊的慈悲保护下摔摔绊绊走到今天,与精進的同修有很大的差距。这里说今年七月份发生的使我难忘的两件事。

七月五日下午两点多,我骑着电瓶车去与同修见面,办完事回来时天下起了小雨。心想一会就到家了,所以也没下来避雨。雨越下越大,这时就发现一辆灰色轿车从我左侧驶来,躲也来不及了,只听到砰的一声响,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失去了知觉。过了一会儿,觉的雨水打在我脸上凉凉的,我有了意识,可是眼睛睁不开,心里明白我被车撞了。但马上就想“我是修炼人我没事,请师尊救我”。我想站起来,第一次没起来,我又想请师父救我,第二次也没起来,第三次我就喊:“师父救我!”我一下睁开了眼睛,试了一下,胳膊腿都能动也不疼,就后脑勺有些疼,用手一摸撞了一个很大的包。

这时,从撞我的车上下来两个男人,年轻的问我:大姨怎么样,我打120吧!我说:“不用,我没事,我是学法轮大法的,有大法师父保护,你们也不用怕。”这时回头一看,我被撞出三米多远,我的电瓶车离我三米多远,车筐里的东西更远,他们想保护现场,我说:“不用保护现场了,我不会讹你们,把车给我扶起来,东西帮我捡回来吧。”那位年龄大一点的说:大姐你是好人啊,你命可真大呀!你真没事吗?

我走了几步说:“我没事儿,挺好的,但你们俩等一会再走,我给你俩说个事。”当时我想既然师父让我们在这种情况下结缘,师父把我救了,我一定要把法轮大法的美好告诉他们,让他们得救。我说:“现在全国各地天灾不断,疫情并没有结束,谁都想平安,你俩听说过三退保平安吗?”年轻的说没听过,我和他说上小学时入过少先队吧,中学时入过团吧,他说入过。对那位年纪大一点的我说您是党员吧?他点了一下头,我又说:你们从心里想一下退出党团队,然后我再帮你们用化名退出邪党组织就可以不用花一分钱保平安,心到佛知。大难来了神佛才能保护你,他俩都同意了,我问了他们的姓氏并帮他俩做了“三退”,我又说你们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他们说:记住了,大姐你真是好人,你慢点骑啊!

在回家的路上我就想今天是师父救了我否则我就没命了,师父为我承受的太多了,一边慢慢骑车一边失声痛哭,雨水泪水交织在一起。到家换完衣服马上给师父上香,给师父磕了九个头,又忍不住失声痛哭,这一哭我老伴儿吓了一跳,我把事情和他一说,我说:我如果不学法轮大法,没有大法师父的保护,你今天就见不到我了。我简单的叙述了一下经过。

我看了一下身体情况,后脑勺撞了一个大包、腿有擦伤,但这些我并没有在意。照常学法炼功做好三件事,大概一周左右头上的包就没有了,身体又恢复了正常,还感觉精力更充沛。正如师父在新经文中说的:“你们的每一刻都在修炼的路上,每一刻都是我在管着你们。”[1]这真是“当头棒喝”也敲醒了我,我静下心来向内找,这段时间觉的提高很慢,很多人心泛滥还没去掉。由于安逸心和惰性有时不能坚持抱轮一小时,还有爱面子心、求回报心、怨恨心、争斗心、看不起别人的心、显示心、妒嫉心等等,我深挖着自己,坚定的排斥、消灭这些私心。

就在我努力去掉这些私心的过程中,又有一件触及人心的事情发生了。

七月二十五日晚五点多,我老伴儿(未修炼大法)说腰有点痛,腿有点不好使,我就告诉他念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第二天早上他说手有点不好使,我抬头一看他的嘴有点歪。他说:还是去医院吧。我想他是常人要去医院那就去吧。我们到了医院做完CT,化验血尿等。医生说:是脑梗,肾结石,血糖偏高,需要住院治疗。

我老伴儿听医生说完病情就害怕了。我心想:“一人炼功全家受益”[2],何况老伴儿也知大法好,有时也力所能及的帮我做一些大法的事,老伴不会有事的。也许是去我哪颗心,师父说:“在亲朋好友遭受痛苦时,你动不动心,你怎么样去衡量,作为一个炼功人就这么难!”[3]说一点心没动是假的,我就和老伴儿说:别害怕没事,你该打针打针该吃药吃药,但也要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肯定的说“念”!听语气我感到老伴是真心的。

医生当时说你这病昨晚来就好了,今天来已超过了十二小时,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只能保守治疗,从现在的状态不发展就不错了。当时我心想:“你说的不算数,大法师父说的算。”住院第二天早上老伴儿高兴的跟我说我的腿通了,昨晚这腿就像过电一样酥酥的三次,他起来一走我看嘴也不歪了,腿也明显好转,主任早上查房说:你好的太快了,我心里明白是师父帮助了我老伴儿。

住院第四天主治医生和我说:你老伴儿血糖偏高,你俩都是退休职工,如果确诊是糖尿病可办慢性病每年给补助六千元医药费,但血糖必须是饭后两小时超13,你老伴儿是11,明天早上让你老伴儿喝一瓶含糖高的饮料,血糖上去了,就可以办慢性病了。

当时我就想,这是利用老伴儿的病考验我,在给我提高心性呢。我想我是大法弟子不能有贪财贪利的心,肯定不会叫老伴这么做的。我就问老伴儿这事你怎么想的?我老伴儿说:不够就不办,宁可不要那六千元钱,也不能要糖尿病啊。我说“对,咱不要钱咱也不要那病”。

本来两个疗程十四天,到第十天老伴儿说:不想住了,不想打针了咱出院吧。我们就办理了出院。当时和我们一起入院的其他人什么起色都没有。

出院第二天我问老伴儿:“糖尿病这事你怎么看?”他说:“我想我没有这病。”我就马上给他测了一下血糖,餐前58餐后88是正常值,血糖根本不高,当然也不是糖尿病了。我老伴儿回来后有的邻居说:你这不挺好的吗?也不是脑血栓。老伴现在走路基本看不出来了,他现在时常听师父讲法,看新唐人节目。出去蹓跶时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师父说:“世上的人都是我的亲人”[4]、“人又都是为法而来的”[5]。师尊利用这件事帮我提高了心性,并引导我老伴儿步入了大法的门。谢谢师尊的慈悲苦度!

在这值千金值万金的时间里,弟子要放下所有的人心做好三件事,修好自己,不负师恩,早日回到自己真正的家园。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再棒喝》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