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不放下执着两重天


更新时间: 2020年11月22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五日】师父明示:“我们强调一点:你放不下那个心,你放不下那个病,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对你无能为力。”[1]师父说:“放下执著轻舟快 人心凡重难过洋”[2]。这一年来,我对师父讲的这些法有了進一步的理解。有两件事让我深深体会到:只要你放下执着,师父就会给我们安排最好的。

去年七月,经人介绍孩子的对像基本是处成了,我们双方家长、孩子和介绍人见个面,介绍人把女方家要的彩礼交给了女方,我们高兴的简单的吃了个饭,这就算是订婚饭了。可是隔了一天,两个孩子就闹翻了,彩礼也给退回来了,孩子给我打电话,我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有些懵了。

怎么回事呀,事先没一点征兆啊?孩子说的也有些笼统,我也听得稀里糊涂。既然关难来了,就正确对待吧。我边安慰着孩子,边想究竟差哪了呢?我想可能也是好事,因为本身我和我丈夫就不太同意,女孩不仅长得有些丑,而且她的父母对我们家也很挑剔,换句话说就是有些嫌弃我家穷,为了孩子结婚,孩子买房子的首付和彩礼钱都是借的。我已经尽力了,你们家还想怎么样啊?况且结婚的宴席我还不知去哪凑呢!这下好了,啥也不用想了,我的心反而一下轻松了。

看到孩子痛苦的样子,我很是心疼,就劝儿子,不要太伤心,没有一下就黄彻底的,我只是那么一说,想安慰他一下,孩子看到了希望,就坦诚和我说,女孩说是因为你才提出和我分手的。我更是惊讶的不得了,怎么会是因为我呢?这是哪和哪呀?不满的情绪油然而生,心里愤愤不平的,完全不是修炼人的状态,陷在情中,没有想一想都指向自己了,还是向外看,想起女孩怎么怎么不好,因为不太喜欢,所以也不怎么搭理孩子,只是礼节性的叫女孩来家里吃了几顿饭而已,然后以不打扰他们为由就躲开了。试想有谁愿意上这样的家庭一起生活呢?

过了几天,孩子要求我去跟女孩家去沟通沟通。我有些不情愿,为了孩子我硬着头皮还是去了,我告诉儿子到她家不许哭,如果你哭我就不去,孩子答应了。我心里盘算着怎么说呢?是成是黄是缘份使然,我也明白这个理。其实我是奔黄去的。到了女孩家,互相寒暄之后,女孩说了自己的诉求,她觉的我不关心她,心里有些凉……所以思前想后就不干了,基本和孩子说的差不多。我虽然压着火气,但也是一股脑把压抑我心里的话,全都发泄出来,要不是因为你,我能买你喜欢地段的房子吗?你知道那房子多贵呀?连装修房子的钱都花進去了……开始教训起来,说的女方家一言不发,脸阴沉着,说完之后,我跟女孩说给你一星期时间考虑,有想法我们再谈,之后我和孩子就走了,孩子也觉的出了口气,心情也好多了,事情就这样过去了。

一个月后,我问孩子有没有音讯,孩子摇头,情绪比以前好多了。我说天下何处无芳草呀,以后再碰吧,孩子点点头。我说你俩没戏了,我把借来的钱还了,孩子同意了,我也就把彩礼钱都还了。可是没过几天,孩子就跟我说他们和好了,惊讶之余,我想可能是缘份,尽量使自己的心放下。可是丈夫不干了,非让我好好跟孩子谈谈,想阻止他们和好。我也是忐忑不安,不知如何是好。我也试着劝孩子,可是孩子不买账,还用我的话堵我的嘴,我无语。

转眼间快到年底了,女方家长又要与我见面,还让孩子捎信,彩礼不变,两家合伙装房子,因为我有别的事,也没与她家长见面,也没明确答应他们家的要求。等我的事情忙完了,我约女方的妈妈见了面。我说我有两处旧房子,卖哪处房子都行,卖了一处彩礼装修就够了,我现在没钱,只能这样了,出乎意料的是这次女方家长没有过激的语言,而是表示理解。

就这样孩子的婚事解决了,在常人看来不可思议,怎么就解决了呢?怎么说女方家也得闹腾闹腾呀?不合常理呀?那当然了常人不理解,可是我们是修炼人,都能明白是我们的执著心放下了呀,师父就给我们安排最好的。还有常人不理解的呢,过了年“武汉肺炎”疫情严重,各地封城,我们这也不例外。到了三月,孩子就把我住的房子挂到网上出售,让人不可思议的是没挂几天,就有人打听房子,一下就相中了,交了定金,房子就算卖成了。要知道疫情期间,全国经济都不景气,哪还有闲钱买房子呀,况且这栋房子我已经贴出去一年了,只有问价的,没有还价的,怎么说卖就卖成了呢?而且还是老式的房子,地段又不好,没人愿意来的地方,还卖了个不错的价钱,常人理解不了,简直不可思议。

还有更不可思议的事呢,女方家居然不让我们家装修了,还把我之前拿的两万装修款退了回来,他们家全都代劳了,要求把孩子的彩礼给了就行,剩下的钱,让我自己支配,这下皆大欢喜了,两个孩子也是欢天喜地的。

通过这件事我悟到有三:第一,刚开始我没有把孩子的女朋友当成自己的孩子来看待,不真诚,还是带着常人的有色眼镜看待孩子的对像,认为女孩长得不如我儿子,而且她家里还挑三拣四的,心里不平衡就不同意。都知道修炼人要修心,向内找,可是我却如常人,没有按照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造成孩子的婚事搁浅。第二,那么矛盾真的来了,不能按师父要求的去做,遇到矛盾,向外求,都是对方的错,没有修炼人慈悲的胸怀,不能保持一颗祥和的心态,修炼不扎实,不能理解包容别人。第三,当女孩后悔和好时,我不是替儿子高兴,反而,心里不舒服,认为女孩还要那些彩礼,没有站在为他的基点看问题,是为私的,是妒嫉,是利益之心,没有想想现在社会上的人都是互相攀比,孩子们的心里也是压抑不好受。当明白修炼人该怎么做时,心里就释然了,也能在剜心透骨中坦然放下了。那么,事情就有了转机,师父就帮弟子化解了这次危机了,但前提是要按师父的法要求去做,要“无求而自得”[3]。

师父说:“你们知道吗?只要你是一个修炼的人,无论在任何环境、任何情况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烦和不高兴的事,甚至于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们认为再好的事、再神圣的事,我都会利用来去你们的执著心,暴露你们的魔性,去掉它。”[4]

当然,如果你的心跟人拧着劲,在常人这里都是不对的。修炼人要充分理解别人,按照师父的法去做,那才是顺应宇宙“真、善、忍”特性的好人,那干什么事情都会是顺利的,师父当然就给你安排最好的。放不下执著心师父就对我们当然就无能为力啦。

第二件事是:去年中国新年前,国家有一个提高乡村在职教师待遇,中学一级在乡村十年的教师,可以直接晋级中学高级的政策。我正在线内,可是有一点,毕业证书必须是师范类的才可以,我的毕业专业是师范类,却被本校认定不是。我很苦恼,为此我忐忑不安,心里很不是滋味。这可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有的同事给我出主意,让我找人,托托关系,你家有人。这下提醒了我,对呀,我是修炼人,怎么还找人呢?把心放下吧,就像师父说的:“我们修炼人讲随其自然,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1]我把心放下了,让它随风去吧!可是峰回路转,经学校研究决定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参评,这是让谁都没想到的事。我填好了表,交了上去。久久没有音讯,心里又开始波动起来,这时师父的一段法打到我脑子里来:“你想多了就是执著心。你想重了,你不就是执著追求了吗?”[1]我意识到我又执著了,一切都是师父说了算,师父一定给我安排最好的,我还执著什么呢!这还不算完,没过几天,我的一位很有能力的姐姐听说了此事,专程来我家询问,大包大揽要帮我解决,我一听又来关了,开始我说谢谢,到哪卡壳再说吧,我意识到不对,马上改口说,谢谢姐姐的关心!一切随其自然吧。姐姐说有事找她,之后就走了。

回想起刚来农村工作那年,认为农村条件待遇不好,心里还很不是滋味。可是现在看来一切都不是偶然的,正象师父说的那样:“可是,你现在说它不好,等十天半个月后回头再一看:哎呀,这件事情做的这么好!”[1]其实都是师父早就安排好的,给弟子也都是最好的。

我家是个家庭资料点,以前我处同修比较年轻时,资料的需求比较多,有时还有一些偏远地方所需的真相资料,也是我给提供,现在这里的同修年龄有些偏大,有的长期被病业假相控制着,我就做些资料自己去发。疫情期间,市区村都被迫隔离,出入都得有出门证,很是不方便,我就制作真相贴,自己去贴,制作真相资料与比较年轻一点的同修配合发。那段时间,没有发现不要真相资料的。

比较偏远地方所需的资料我得自己亲自送,每个村子的路口都有监控,那时出入村子人员比较少,来去很是不方便,得尽量躲着监控去送资料,有的路口还被封死了,只有一个人能通过,我就过去了。还有的地方是大坡,特别不好走,在师父的加持下,我也通过了。有时经过村与村相接的路口时,人们好像都被定住了,一点反应都没有,很顺利的就通过了,非常的神奇!

修炼人都知道,师父早就把路给铺好了,只要我们放下执著心,师父就帮助我们,就等我们动动嘴,跑跑腿。师父给我们安排的都是最好的。其实每位真修的大法弟子都有亲身经历和体验,只要是信师信法,放下执着心,师父就给我们安排最好的。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心自明 〉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再认识〉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