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重塑生命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月十八日】

一、得法二十一天全身疾病不治而愈

修炼法轮大法前我是个争强好胜、处处不甘人后的人。把自己的身体搞得一身糟。患有肝病、胃病、肾结石、失眠等十几种病症,真是苦不堪言,六年多的时间跑了好几家医院,也没多大效果。和妻子的关系搞的也很紧张。

一九九六年,我在上海公园有幸得法,正式走入法轮大法修炼。第一次炼功的当晚,我就睡的很香,伴随我多年的失眠症就消失了,身体发生了奇迹般的变化,二十一天全身疾病不治而愈,走路象生风一样,健步如飞。

学法后我逐渐学会了用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工作中勤勤恳恳,不贪不占,也很少参加客户的请客吃饭,得到全公司上上下下的认可,并被评为先進工作者;在家里和妻子有了矛盾时,我也学会了向内找,主动承认自己的错误,夫妻之间也变的融洽了,家庭也和睦了;在村里,我时常接济乡亲们,有一次我把领导发给我的奖金全部分给村里的困难户,乡亲们都很感动,和我接触过的人都公认我是一个好人。

二、坚决退出这个只能入不能出的邪党组织

一九九九年七月,也就是我得法三年后,法轮功蒙上了千古奇冤。我和同修们一起到省政府上访,想为大法讨个公道,不让世人被谎言蒙蔽和欺骗。回来后我就向村里提出退党。村支书不准,并将此事上报到镇政府、县组织部。

共产党的组织历来都是只能加入,没有退出之理,因此退党这事对我们当地真的是影响很大。县组织部部长、镇书记找到家里来问我:“为什么要退党,多少人走后门想入还入不了呢,你却要退?”我说:“以前我不了解这个组织,现在我清楚了,这个党利用媒体、利用电视、报纸造谣宣传,说法轮功怎么不好,我觉的不符合事实,我是受益者。法轮功是祛病健身、教人行善做好人的。我觉的这个党抹黑法轮功,这个组织不好,所以我要退掉。”他们说:“你只是个小人物,你不知道法轮功上层有政治图谋。”我反问道:“法轮功里有什么样的高层人物?哪一本书里写的有政治图谋?”他们回答不上来。我们在一起聊了很长时间,我把自身修炼后身体的疾病很快就好了的事讲给他们听,讲法轮功重德行善、教人做好人的道理,他们见说不服我,就走了。后来我坚决不再交党费,也不参加他们的任何会议和活动,彻底把这个党退掉了。

三、从新修大法 放下仇恨心

二零零零年的一天,我出去发真相资料遭人恶告被绑架,后被诬判九年。在监狱里,恶警为了逼迫我放弃信仰,惩罚我面壁坐小凳,不让上厕所,不让喝热水,指使犯人毒打等手段,并且每天从事十几个小时的高强度劳动。

由于长时间遭受高强度的奴役和“转化”洗脑,再加上被告知妻子有了外遇,我真如五雷轰顶,痛苦的无以言表。在生不如死的日子里,有天晚上在似睡非睡的状态下,我的元神离体了,停在半空中。我感觉自己没有身体的束缚轻飘飘的非常美妙,我还看到自己的肉体在床上躺着,还看到同屋的十几个犯人在睡觉。我觉的人世间太苦了:身陷牢笼遭受各种刑法,妻子又背叛自己跟了别人,这个世上真的没有什么可留恋的了,脱离这个肉身真是一种解脱呀。转念又一想:不对!如果我就这样走了,世人还以为我死了呢。我不能给大法抹黑。我要堂堂正正的走出去。就这样一想,元神又回到身体上了。

二零零七年,我出狱回到家里,才得知妻子早就将几十万元的存款赌的精光,还没和我办离婚手续就和他人生了小孩。当时我痛苦的心情简直无法用语言形容,那段日子里真的感到是百苦一齐降,整日里脑子里昏昏沉沉,多年的牢狱生活,使我远离了大法,完全把自己混同于常人,想的就是复仇、杀人,杀死那对狗男女。

说来奇怪,每每要去报仇时,双腿膝盖疼痛的就无法走路。我没有静下心来好好想想这是为什么:为什么一想去杀人就腿疼的走不了路?一想去做坏事就去不了呢?一看到空荡荡、一贫如洗的家,我就充满了仇恨,儿子也懒的管,一门心思想的就是报仇:把腿治好了,走路利索了就去复仇。

后来去医院做了右腿的手术。出院后,同修劝我放下怨恨心,好好学法炼功。当我学到《转法轮》〈第七讲〉“杀生问题”这一节时,大法点悟我,杀生就是犯罪,杀生会造下很大的业力。渐渐的我放下了复仇的想法,并在痛苦中与妻子办了离婚手续,成全了他们。

随着大量学法和心性的提高,我的仇恨心、怨恨心等逐渐的放淡了。对妻子的怨恨由开始的仇恨到后来的可怜、同情直到现在的理解包容,我逐渐明白了退一步海阔天空、万事皆有因缘的道理,我们夫妻之间的缘份既然已尽,就应该放下、应该看淡,不应象常人那样以牙还牙。修炼人和常人是不一样的,只有得了法的生命才是超脱的。逐渐的,同样疼痛的左腿没经治疗却好了起来,而做了手术的右腿疼了好几年才好。

我开始忙于生意上的事情,开始承包工程。施工期间,我对工程的质量要求很严,从不偷工减料、敷衍塞责;甲方给的我们工程款数量有限时,我就全部用来买材料以及给工人们发工资,从不拖欠班组的工资。在世风日下、三角债普遍,拖欠农民工血汗钱已成常态的今天,能做到这点实属不易。我的言行为我赢得了良好的口碑,上上下下对我都比较认可。十几年来,我的事业逐渐发展起来,陆续又接了几个活,开了几个工地,经济上也有了丰厚的回报。我知道这都是大法给我带来的福份,我会更加珍惜,善待自己、善待他人,包括我的前妻。

四、讲真相救人中的几个实例

1、“黑老大”夫妇双双做了三退

一次工作中接触到一个黑社会老大,熟悉之后我就开始给他讲法轮功真相、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平塘县掌布乡“藏字石”等故事。他不太认可,说我想造反。我说:“我苦口婆心的给你讲这些都是为你好,将来灾难来时可保命,哪点是造反了?这年头有骗吃骗喝的,哪有骗人平安的?你回家好好想想是不是这个理。”

过了几天这个人找到我跟我说要三退,我惊讶他怎么变的这么快?他说回家后跟他老婆一说,他老婆很认可。认为我说的都是真的,叫他不要错过这个机会赶紧来找我。黑老大让我帮他和他老婆都做了三退,并接受了真相资料。后来他多次找我要真相期刊和传单帮我散发,并常对人说大法好。同时这个黑老大改掉了身上的许多陋习。

2、工人明真相得福报

一次休息时,我给一个工人讲大法的美好,大法如何教人做好人、祛病健身有奇效的故事,并把我自己修炼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十几种疾病都好了的真实经历讲给他听,并讲中共邪党如何迫害法轮功学员。这个工人很认同,很相信,当时就做了三退,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三个月后,这个工人回来见到我时,诚恳的对我说谢谢。我一愣,问他为什么要谢我?他说,他原来患有多年的类风湿、腰椎间盘突出等疾病,吃了许多中西药、去了几家医院都不见好。自从我让他做了三退以后,他这些病全好了。他非常感谢我,我说这是大法师父和大法创造的神奇,你要谢谢大法,不用谢我。

有一次,办公室里很多人在聊天,我给大家讲起这件事,大家都不信。恰好此时这个人到办公室来开工资。我就让他自己给大家讲讲。他就讲起了自己三退后诚心敬念大法好,一身疾病全好了的真实经历,办公室的人听的目瞪口呆,见证了大法的超常和神奇。

3、三个警察明真相

一天早晨我在吃早餐,村里的书记和主任看到我后说:“你回来了?派出所正在找你呢。”边说边拿起电话给派出所打电话让警察赶到这里。当时我什么也没想就给书记和主任讲起真相来。当时书记默不作声,主任听了一会儿自语道:看来不能说法轮功不好啊。我说:善待大法你会有福报的。

我的早餐还没有吃完,三个警察就赶了过来,让我跟他们到派出所走一趟。我心想,去哪都一样,都得让他们明白真相才是最重要的。我在警车里就给警察讲起了我修炼大法后无病一身轻的神奇故事。我说法轮功是教人做好人的,对社会对家庭对每个人都是百利而无一害的。这三个警察听后说:原来法轮功这么好啊。并分别说起了各自的病症,让我教他们怎么炼功。

他们开着警车把我带到一户人家的园子里,让我给他们演示五套功法的动作。三个警察明白真相后,让其中的一人开车把我送了回来。

4、等着听真相的两个车老板

一天,两个搞运输的车老板说要给我介绍业务。我想给他们讲真相,怕他们不接受会影响我们的业务关系,就没有讲。可聊了半天业务也谈的不太顺利。

回来的路上,我们几人坐在车里,看到他们的车里挂着的毛魔头像我就问:“挂这个起什么作用?”他们说崇拜毛魔头,保佑自己平安。我觉的是时候了,就开始讲中共搞得历次政治运动:三反五反害死了全国几千万同胞,包括一些当地知名的地主资本家,并讲起了我的父亲以前也是做生意的,生意做的很大,非常富有,但被公私合营收走了;中共“六四”又害死了近万名大学生;九九年又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使无数人家妻离子散。

其中有个老板说,他爷爷兄弟五个,有三个是党员都被中共整死了,剩下的两个也被害得很惨。我问道:“那你还把害你爷爷的魔头挂在车上?他能保护你吗?管用吗?把一个死人像挂在车上吉利吗?”我又讲了贵州藏字石“中国共产党亡”六个大字的来历。我说:这是天意,人不灭天灭。法轮功是教人向善做好人的高德大法,共产党是讲假恶暴的。

二人明白真相后,一个车老板抓起毛魔头的像,可是因为贴的太牢了,他费了很大的劲才把上面的像抓起来踩在脚下。另一位说把他扔到大江里吧。当车开到桥边时,另一位把像扔到大江里了。同时二人也做了三退,我真为二位车老板的明智选择感到高兴。

我修的不太好,与其他精進的同修相比差距很大。与师父的要求差距更大,今后我会在有限的时间里做好三件事,精進实修跟师父回家。

这是我第一次投稿,只是个人修炼中的一点体会,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