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去为私 修出为他


更新时间: 2020年10月15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十四日】我是二零一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弟子,在师父正法的最后时刻被师父捞起来,觉的自己是宇宙中最幸运的生命了。弟子叩谢慈悲伟大师尊的再造之恩!

(一)除去为私 修出为他

作为一个修炼人,心里知道要把人的根子“私”除去,才能返出真我,返本归真。才能意识到“私”这个东西,再抓住它,然后一层一层慢慢修去私。现在把我所在层次认识到的私的表现,又如何修的总结出来,与同修交流。

曾几何时,我不太愿意把自己本就不够用的业余时间分出来一部份,管孩子的学习,怕耽误自己学法。身在大陆的人都知道,在重学业而不重人品的教育体制下,现在的学生真的很可怜,而且家长还需经常配合做一些涂脂抹粉的形式上的杂事,我觉的这些就象现在的人看“大跃進”一样觉的无聊又可笑,所以就不愿意花太多的精力去兼管,只是嘴上督促一下自认为应该做的作业,然后平时在做人方面再给他多加指引,孩子几乎就是随其自然。

想当然的以为这就是把对孩子的情放下了,还美其名曰:修炼人应该顺其自然,是你的不丢,不是你的也强求不来,早就安排好了。殊不知,孩子在我对教育体制抱怨愤恨的影响中,又怎能摆正自己的位置呢?所以对学习也就不能端正态度了,甚至有时得过且过了。

然而,我又不能容忍他的这种不认真、不负责任,就会马上又去指责他,十二岁年龄的孩子自我又很强,结果是我时常守不住心性,对他发火,矛盾也就尖锐了。

作为炼功人,知道这肯定是自己的问题,但怎么处理呢?也知道自己归正了,孩子就归正了,可是我到底该怎么做呢?只做到表面的忍,岂不是和稀泥,也并不解决问题啊,很苦恼。师父看我不悟,在一次交流中,借同修的嘴告诉我,你这是私呀,你说的都是你自己。我如梦方醒,第一次明白了:原来这也是私的表现,就是怕占用自己的时间的这种想法,本身就是私,而老想去维护这个想法的观念还是私,私私相护嘛。

从那天开始我认识到了,私不只是为了自己多得点利益。师父讲:“但是我们讲的失不是这么小范围的,我们人在修炼过程当中,作为一个炼功的人要舍弃的心太多了,显示心、妒嫉心、争斗心、欢喜心,很多很多的各种执著心都得把它去掉。我们所讲的失是一个广义的,在整个修炼过程中,应该失去常人所有的那种执著,各种欲望。”[1]师父讲的是法理,体会到私应该也是广义的,也是各种各样的表现,行为私,是因为思想私,思想指导行为,它有时就是一个念头,自然到你根本意识不到。

在这过程中,还暴露出另外一个观念:喜欢把自己的观念强加给别人,就是认为学生的课本党文化太重、不想让孩子过多的接触、甚至去背诵、就想通过少学、淡化、挡着的方式去处理的观念,这不就是彻头彻尾的在党文化中反党文化吗?还强硬的让孩子接受,不接受,就发脾气,这是以恶治恶呀,孩子又怎么能端正呢?我换了一种方法,告诉他要多读一些真实的历史,兼听则明、史可明鉴,这样做不但能很好的完成学业,更能看清课本是怎样毒害青少年的,还能增强孩子的分辨能力。过了一段时间,孩子也发生了一些变化。

接下来一段时间,发现自己偶尔能抓住哪一个念头是私,就想这都是人的东西,就是这个念头对应着人壳中的一种物质,而由各种败物形成的人壳把由真善忍形成的真我包裹在里面,认清了之后,我就不要它,它不是我,我要修去的就是这个壳儿,这个假我,我想象它就是另外空间的一种不好的物质或者需要归正的生命,我要除去你,纯净你。

又一次,学校里要求孩子暑假读《西游记》,之前家里有一本完整版的,可是孩子说,文句太难懂了,想要一本适合他读的,就重新选购了一套,其实字号排版不同而已,可是因为第一本是自己反复比较选购的,嘴上就说了好几次,就是最早的那个好,孩子说是一样的,我就不信,非要摆一起仔细的比较一下,于是师父又借孩子的嘴说:你这个顽固的思想什么时候能去啊。我震惊了,原来这是顽固思想啊,对,它就叫先入为主,已经自然到我根本意识不到了,感悟真是一思一念都有它的影子。那人的思想观念千千万、万万千,得有多少这种“自我(私)”的维护啊,太可怕了,这样我就更得仔细的时时刻刻审视这个思想观念了。

能抓住这样的念头、观念,当然是好事,可是怎么这么多,为什么念头一起的时候总是抓不住,念头过去了马上又意识到了,每次都好像没修一样,怎么就严格不起来呢?怎么就做不到呢?为什么这个“为他”的意识就是出不来呢。师父说:“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所以你炼功要按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1]突然明白了,不修“为他”就修不出善来,不能严格的高标准要求自己,就做不到。只明白法理而没做到,就是没同化大法,就不能提高。

也想起来几件小事,体会到师父讲的“比学比修”[2]的一层涵义:在整个社会的大环境中,不只是要跟同修比,也要跟常人比,当然这个比就是要去发现人性的闪光点,而这个发现的过程也是一个修善的过程,因为你只去看别人的好,那么即便是坏人(不包括为迫害大法而存在的恶首及少数不可救要者)也有可取之处,自然怨恨就会少,宽容也就出来了;同时找自己——怎么还赶不上一个常人做的好呢,那就向常人学习,也做好。

这个体会缘起先生的一个善举:那天陪外地朋友去海边玩时,他抓到一只小螃蟹,几个小时后,大家要离开的时候,我问这只孤零零的小螃蟹怎么办?他很自然的说放生吧,然后往海边走了几步,就放了,然后可能觉的这个位置离海水还是有点远,就又捡起来往前走了走,才放掉。他做的太好了。我只是觉的螃蟹可怜,怎么就没想到把它放生呢?觉的自己作为一个修炼人竟然善心如此不够,深挖自己发现就是没有站在螃蟹的角度去考虑问题。难怪先生有时候说我是假善,真是惭愧!

于是,我又开始学着站在别人的角度上想问题,可是发现并不是那么容易,矛盾总是突然出现,那个从自己角度出发考虑问题的思维模式太难剥离了。我是做电脑生意的,前几天有个小伙子想折价一半出售他只使用了四个多月的笔记本,不是主流品牌,觉的跟市场上出售的二手笔记本比起来,价格还是偏高,但先生有意向,我就急了,插了两句嘴,但觉的作为修炼人插嘴就是看不上他的决定,这是不符合法的,就用人的思想想:自己也不是很懂,还是不说吧,随他去吧。不过后来意识到自己为什么就不会站在客户的角度想问题呢?当时自己心里不但嫌人家出价高,还嫌人家败家。后来真我说为他的想法应该是:他可能遇到什么难处了,急着用钱吧。

今后我要更仔细的审查一思一念,判断的标准就是:是不是为他的,如不是为他的,我一定要坚定的去拔除它。

(二)冲破顾虑 给先生的朋友讲基本真相

为我的安全和孩子的前途考虑,先生总不愿意我跟别人讲真相,在家堂堂正正的炼功也好,为大法做点在他看来没有什么太大风险的事情也好,他也能接受,我知道他其实也在为我的修炼承受着压力,所以我认为只要能为自己开创一个真正修炼的环境,至于生活、工作方面有什么问题,也就不愿计较了,三界都是为正法而存在,还有什么事能比这个更重要呢,而一个常人能做到这样也不容易,要想他能更大程度的支持大法,只有我再做得更好,而现阶段我的修为还不够,所以讲基本真相也都是避开他的。一直以来,为了证实大法也只是尽量让自己做好。

他省城的几个要好的同学都没间断每年暑期带家人来玩的惯例,在今年疫情这么严峻的形势下,仍如约而至,我想这绝不是偶然的,因为我没给他们讲真相,正法已经到最后的最后了,他们明白的那面能不着急吗?好在之前曾在他们面前证实过大法,都知道我是修炼人,那么这次一定是为得救来的,于是晚上在家聚餐时,我就当着先生的面说,我给他们每人请了一个真相护身符,他们可开心了,一个朋友说这个一定要要,马上就装入口袋了,先生本想阻止我,还没等他开口,另一个朋友马上说,有信仰好,法轮大法就是修真善忍,挺好的,还讲了一些他知道的真相,我顺着话就讲了“天安门自焚”伪案,另一位女士说,我没口袋,放哪儿啊,另一位女士说,她知道一个大法弟子被车撞了之后,说没事,让司机走了,认为大法弟子都是好人,然后我还简单演示了一下五套功法的动作。谢谢伟大的师尊,众生明白真相得救了,弟子只需要动动嘴就行了。而先生也从朋友对大法的态度上,又从新认识了大法。

当然,由于在配合中接触到的老年大法弟子比较多,看到他们都很精進,有很多同修真的是在用神念行事,感觉自己的差距真是太大了,离师父的要求还远去了,比如安逸心就迟迟不去,虽然每天能炼功,但不能保证每天都有二到三个小时;讲真相时还是有顾虑,只讲基本真相,很少讲三退,这些都是我要提高的。

不管怎样,千万年的等待中,师父为我接上了这个缘,我就是要去做好,修去怕心、修去各种执着、努力的去做好,不负师父的苦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实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