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善念救度警察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十四日】记得在迫害初期,大法弟子中流传着这样一个感人的故事:一位同修到北京证实法被抓,在派出所里,警察将她铐住并狠狠的抽打她,这时警察年幼的儿子跑進来看着眼前的一幕,那位同修让警察把他儿子带出去,告诉他不要在孩子面前打妇女,说这样会把孩子教坏的。警察被大法弟子的纯善所感动,不再殴打她了。

前几年,本地有位同修,在警察非法抄家时,她心中发出一念:请师父加持,不要让警察对大法及大法弟子犯罪。当一个警察欲将师父的法像拿走,这位同修双手合十,声音轻缓但语气坚定的对这个警察说:请不要拿师父的法像。警察愣在那里,一时不知所措。这时,站在一旁的国保队长说:尊重她的信仰。

后来,同修被关到洗脑班。她对押送的女警说:“刚才你在众人面前大声训斥我,我没吱声,不是害怕,而是担心你会激动,从而引起血压升高(同修从几个警察的交谈中得知女警患高血压)。”同修接着又说:“我知道你有你的难处,但善恶有报,如影随形,请不要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给自己留下美好的未来。”这名女警很感动,点了点头。

当该女警得知洗脑班不让炼功,就让同修坐在床上盘腿给她看,并大声说:这与练瑜伽一样,没什么事。临走时,她还嘱咐同修:不要硬顶,智慧点。不久,同修就堂堂正正的回家了。

正如师父所讲:“其实慈悲是巨大的能量,是正神的能量。越慈悲这个能量越大,什么不好的东西都能解体掉。这是过去释迦牟尼也好,那些修炼人也好,都没有讲过的。善的最大表现就是慈悲,他是巨大的能量体现。他能够使一切不正确的都解体。”[1]

在迫害刚开始的时候,我对迫害自己的警察恨之入骨,没有善念,完全是用人的方式在抗争。到了修炼后期,通过不断的学法和看明慧网上同修交流文章,我真正的认识到这些警察才是最可怜的生命,他们因为迫害大法弟子而没有未来。当初他们也是怀着对大法的坚信,冒着天胆下到尘世中来。所以大法弟子更应该救度他们,用善念唤醒他们的良知。

慢慢的,我学会了用善来处理问题。比如“诉江”后,面对回访人员问我为什么要“起诉江泽民”时,我就怀着善念告诉他们,“诉江”一方面是为了伸张人间正义,彰显“善恶有报”的天理;另一方面正是为了解脱你们这些被江泽民胁迫的公检法司人员。这些年来,你们因为执行江的迫害政策,在无知中对大法及大法弟子犯了罪,将来这些都是要偿还的,为了你们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大法弟子不惧个人安危,实名起诉江泽民,就是让你们从中解脱出来。希望你们今后不要再参与迫害大法弟子了,因为大法弟子“诉江”后,就是你们自己在犯罪了。

随着修炼境界的不断提高,自身善的能量也越来越大。去年,“两会”期间,市国保和区国保警察又找我谈话。区国保一见面就说:某某最近有没有“窜”啊?家里还有没有法轮功物品啊?我笑着说:你这个问话怀有敌意,什么叫“窜”啊?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你和你朋友在一起也叫“窜”吗?我是个大法修炼者,你说有没有呢?他接着就说:信不信,我马上就能把你再关起来或者送你到“学习班”(其实就是洗脑班)?我还是笑着说:凭你现在的地位和权力,想做什么并不难,但你这样做能改变什么呢?再说你、我之间一没仇二没怨,我想你也不会去做的。我觉的你们长期以来用敌对的方式来对待我们是不合适的,也许我以前对你们有过怨恨,但如今我一点也不恨你们,你们虽然有你们的苦衷,但你们每个人在其中还是可以选择善的。举个例子,上次法院开庭“审判”我的同修,本来我准备去旁听的,这是我的权利,而且和我直接相关。可是开庭那天,你们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到处都是荷枪实弹的武警,好象如临大敌,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为了避免你们再度对大法弟子犯罪,我就没去旁听。你们不是整天想让我们学习、学习嘛,为何有这样的机会却不让我们去呢?听我这么一讲,区国保警察就说法院会安排你去旁听。

由于受邪党迫害,我的户口与居住所在地不在一起,因此我就对区国保说,我现在要把户口迁过来。他说:不行,我们不欢迎你。我说:你这个做法就不对了,我属于正常的迁移户口,你却用职权阻挠。我随即侧过脸,微笑着对市国保说道,你看他现在不让我迁户口,我要向你举报。市国保看看区国保没说话,不一会儿区国保就起身出去了。回来后他对我说:你迁户口的事,我们同意给办了;再有,就是关于你的养老保险,我现在还有点权力,反正给谁都一样,如果你想补交养老保险的话,我可以帮你申请一部份政府补贴(自我失业以来养老保险就中断了,这次从看守所回来,他们曾问过我有关养老保险的事)。对于补交养老保险,我是这样认识的:作为个体来讲我不会主动去交(至今也没交),如果是这个国保警察真的想为大法弟子做点好事,从而弥补他以前参与迫害大法弟子所造下的罪业,我会考虑的(每个人情况不同,请以法为师)。

在修炼中,我越来越体会到善的力量无穷,这种善是修炼人觉悟后本性的体现。因为只有伟大的法才能造就千千万万个以德报怨、用生命实践真、善、忍宇宙大法的修炼人;也只有大法弟子才能在自己承受魔难的同时,还在救度那些迫害他们的警察。其实,真正不可救要的恶警只是少数,大多数警察善念尚存,他们或被利益驱动、或被谎言毒害、或被假相迷惑,干着不该干的事。而这一切,正是旧势力毁灭众生、干扰师父正法的邪恶安排。

师父说:“善是宇宙的特性在不同层次、不同空间的表现,又是大觉者们的基本本性。所以,一个修炼者一定要修善,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2]

我们是助师的法徒,用善念救度更多的警察,解体旧势力的安排,这不正是师父的慈悲、大法的威德在人间的展现吗?!

个人修炼体会,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浅说善〉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