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净化心灵 师父慈悲看护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十三日】那是二十年前的一天,我在街上遇到一位身着西服的中年男士,他脸上透出与众不同的慈悲,对我微笑,我高兴的笑脸相迎,我好象见到了多年不见的最亲的亲人,我依依不舍,一步三回头的与他惜别。那美好的情景,就象昨天一样,永远印入我的脑海。百日后,我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了,翻开宝书一看,啊,师父!三个月前我就见过您了。

初修炼,悟性真差,放不下有病的想法,还上医院证实一下自己的身体状况。去抽血化验,可血怎么也抽不出来。最后才明白,哦,我是修炼人,我得到的是法轮大法,师父给了我最超常、最好的物质,我的身体已经不是常人的身体了,分子细胞已经发生很大的变化,怎么还能用超常的物质来证实常人的状态呢?

修炼后,使我一筹莫展的病脸变的红润、漂亮,一身的轻松愉悦,仿佛年轻了几十岁。有一天,我看到慈悲伟大的师父来到了我们家,领着我们学法,师父是那样的慈祥、和蔼可亲!我是多么的幸运啊!今生能得大法,我一定好好的修,不辜负伟大师父的慈悲苦度。

由于生命本质的改变,神奇的事也就不断的出现。我看到在炼功点抱轮时,另外空间的高级生命,也和我们一起炼功。天龙八部等护法神,站成排列整齐的方块阵,炼功、站岗。天空中七彩异香的花瓣飘落下来,洒在炼功场上,那场景真是壮观、殊胜。

刚开始,由于大法书较缺,就自己抄。有一天,正在抄法,突然看见《转法轮》乎乎冒火,我赶紧叫老伴来看,他一看高兴的说,啊,这是法轮呀!还在转呢。我定睛一看,书里的字都是法轮和金光闪闪的佛。我激动万分,感谢师父鼓励弟子虔诚的抄写宝书,让弟子看到宝书后面的真正内涵。

从我家到炼功点要走十五分钟的路,但是,每天都是差十五分钟,耳边就响起了炼功音乐。我在走路过程中,每个细胞都沐浴在大法的能量里,我真幸福。有一天炼功时,突然没电了,机器已停止了工作,可炼功音乐却一直在响,直到炼完全部功法。

那时,我们每天在炼功点上炼完功,就集体学法。我也有被干扰的时候。有一次,同修正在读师父的经文《转法轮法解》,我却不自觉的在讲小话。耳边响起师父严肃的声音,提醒我“听讲,听讲”。从那次以后,我学法就很认真了。

师父的新经文《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发表了,我认真学完,就开始抄法。用了三只笔,可感觉只是一眨眼的工夫就抄完了,真是神奇呀!

邪恶的迫害发生后,我们建了资料点,向世人传播真相。我们资料点这朵小花开的很好,有一次,我看到师父的法身,亲自带着弟子做正法之事,看护着弟子。有三个同修在家做资料,我和其他同修去发送资料,师父的法身就在资料点门口打坐保护着弟子。

我经常与师父的法身沟通,不经意间,产生了欢喜心。师父奇妙的帮我去掉执着,归正自己。有一次在梦中看到师父的法身领着许多大法弟子在学法,却安排我与另一同修去做饭,我不太乐意,心想,学法多重要啊!转念一想,师父不就是要我去掉不好的执着心吗?我无条件的服从师父的安排,向内修正自己,才是我应该做的。再后来,看到同修们排队领考试卷,我却在办公室里帮忙,没有我的试卷,我多么羡慕有试卷的同修。但我想到,我就是一个烧火做饭的小和尚,我也是师父的弟子,照样要好好的修,去掉一切执着,归正自己!

我在大法中修炼,受益太多太多,连我的小孙子也没例外。刚刚会走路的小孙子,在床上拿电热毯,被电线一跘,整个身体在床上飞往空中,一个三百六十度大转圈后,扑通一声摔在地上,哭了几声,毫发未损,什么事也没有。

而我自己,修炼前已有四十多年的咳嗽史。可我炼功一星期,咳嗽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在这半年之前,我的喉咙被鱼刺卡住,多次去医院都没法解决。医生反倒说我精神病,我忍受着鱼刺卡喉咙的痛苦与医生的嘲讽。那段日子真是有刺吐不出,有医不能求,啥时是尽头啊!就在我修炼法轮功三个月后,师父帮我清理喉咙,连续清理出三根鱼刺,一根足有一寸长,另外两根有半寸长。家人眼睁睁的看着,卡在我喉咙里长达半年之久的鱼刺,奇迹般的出来,都惊呆了,深感大法的神奇真是一点都不虚!

一九九九年,邪恶开始了对大法与大法弟子的迫害。在严峻的考验中,我坚定的保持着对师父、对大法的正念。可是,我们太想师父了。我与几个同修一起在某地集体叩拜师父,我们发自内心的想念师父,请师父保重,并请师父放心:我们一定坚定不移的跟师父回家。在回来的路上,突然眼前出现了天国世界的景象,里边有大人、有小孩,地是金的、树是金的、连鸟都是金的,太美妙了。师父知道弟子太想师父了,告诉我们好好修炼,师父随时都在我们身边。

我学好法,三件事做的好的那段时间,师父就鼓励我,让我看到另外空间的宫殿、亭台楼阁等各种美妙的景象。有时没做好的时候,师父就以严肃的场景点悟我。让我看到天上的门都关着,跟不上就会掉下来,无路可走。

我白天在家忙,晚上送经文、发资料。一次,我在前面边走边发资料,后面的人就盯上了。我走路生风般快捷,他们年轻力壮却追不上我,无奈,只有拿起电话追踪。我从接电话人的身边经过,清清楚楚的听见电话里的声音说:“跟上,跟上。”接电话的人问是哪个?打电话的人又说:穿红毛衣的那个。他又问,在哪儿、在哪儿?他们的对话我都听见了,可他们就是看不到我。

有一天夜里发资料,被公安发现,鸣着警笛跟着我。我急中生智,一步跨進一栋楼房,在三楼过道里等了十来分钟。可能他们误认为我家就在这里,已经线索在握,放心的开车走了,我也在师父的保护下平安回到家。

在发资料的过程中,被跟踪、盯梢的险情经常出现。因为我是去救人,是做最正的事,任何邪恶都不配干扰我,也动不了我。所以每次都能在师父的保护下,化险为夷,机智巧妙的甩开邪恶,完成使命。

大法净化了我的心灵,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慈悲的师父点化我、鼓励我投稿,让我看到大法书变成赤、橙、黄、绿、青、蓝、紫、有色、无色的字闪闪发光。我悟到了,不管我在哪个层次,不管我修的怎样,而我要坚修大法,随师回家,这是我的初衷和愿望。师父辛苦度我,为我承受的太多太多,给予我的是无以言表的美好。我虔诚的把二十年的心里话,由衷的告诉师父,并向师父汇报,借此感恩师父的慈悲救度之恩。终于,我拿起了笔,在同修的帮助下,完成了我的心愿。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