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色欲心的体悟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十日】去色欲心很难,每个真正修炼大法的弟子一定都深有体会。在修去色欲心的过程中,我总感觉自己时好时坏,有时甚至更糟了,有种越修好象色欲心越重的感觉。最近才发现,在色欲上迟迟去不干净,很大一个原因是自身变异的观念没被认识和去掉所造成的。

这次除夕播出的二零一九年神韵晚会中有一个节目很好的诠释了什么是人正确的爱情观。在不带着变异的观念去观看这个节目时,我觉的看懂了其所讲的故事:

笃信神佛的年轻人在雕刻一尊神的塑像,一个女孩看见了,她被这位年轻人对神虔诚的信仰触动而对他一见钟情。可是女孩的父亲不同意他们的结合。在经历了一场魔难之后,神显现出来,让女孩起死回生,最终有情人终成眷属。

我对这个节目的理解是这样:男孩和女孩都是真正的信神,他们的爱情是在对神坚定的信仰之中产生的,是纯洁和神圣的,是神所授意的。在这个过程中,哪怕是女孩的父亲不同意他们的婚姻、甚至是死亡也阻碍不了他们,因为他们的感情是被神认可的!所以神让女孩死而复生,最终和男孩结合。

现代人没有机会接触到神传给人的正确的爱情观和婚姻观,是因为旧势力利用共产邪灵这个魔鬼在一百多年的铺垫中,让人逐渐形成的错误的爱情和婚姻观,与神对人的要求背道而驰。

《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一书中写道:

“马克思死后,恩格斯完成了马克思关于家庭的论述《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进一步阐述马克思主义的婚姻观。书中指出,“历史上一夫一妻制的出现,并不是个人性爱的结果,而是为了保存和继承私有财产产生的。这是一夫一妻制产生的最主要目的。”恩格斯称这种“一夫一妻制”是基于财产的“古典”模式。他认为财产公有化之后一种“崭新”的纯粹基于爱情的“婚姻”模式将会出现。没有财产的束缚,基于纯爱慕之心的婚姻,听起来多么的高尚!

但是,马克思、恩格斯的辩解在共产主义的实践者那里显得苍白无力。感情是靠不住的。今天爱这个,明天爱那个,这不就等于是在鼓励性乱吗?前苏联和中共政权建立之后的乱性(见下一节),正是马克思主义实践的结果。

夫妻之间的情感不会永远一帆风顺,而传统婚姻的誓言“至死不再分离”既是对神的誓约,其本身也表明了双方在婚姻之始就准备着未来的情感可能会遇到困境,以及双方共同应对这种困境的决心。维系婚姻的不仅仅是情感,更是责任,对另一方、对孩子、家庭的体贴照顾,把夫妻双方变成了有道德责任感的成熟男人和女人。”

旧势力恰恰非常清楚神给人留下的传统婚姻观念,它就是要混淆和搞乱人,把邪恶的观念装饰成纯洁高尚的样子,让人分不清是非,从而一步步走向深渊。

其实师父早在十几年前就给我们讲过关于婚姻的法:“现在的人哪,把情看的很重,可是情是个最不可靠的东西。你对我好了我就高兴,你对我不好了情就没了,这东西能可靠吗?能用情来维持人的婚姻吗?人哪,除了讲道义之外,夫妻之间还有一个恩呢。作为女人来讲,她的一生都交给你了,男人就应该想到这个女人一生交给我了,我得对她负责任。夫妻之恩,这个东西现在人不懂得了,也不讲”[1]

这段法我看了很多次,由于变异的观念的阻挡,从根本上并没有悟到师父所说的法的涵义。

师父说:“人都是因为自己这个观念不对,心不正招来的麻烦。”[2]当我意识到自己那种观念是变异的、是旧势力毁人的手段时,色欲物质好象就去掉了很多。我明白是师父看到我心性提高上来了,就帮我拿走了。之后当色欲再冒出来时,我瞬间就能意识到它是错误的。当然,已经形成的习惯和思想业力肯定还是要在日后靠不断的修炼去掉的,就象灵体被拿掉了,黑气还在,还是要靠自己去修的。

其实,去掉魔鬼给我们造成的变异观念,不论常人还是大法弟子都是必要的。只是对大法弟子来说,去掉变异的观念才能救了人,才能修成神;对常人来说,去掉变异的观念才能得救。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