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巨难之后法中修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四日】

尊敬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算起来,到今天,我得法已有八千个日日夜夜,其中的苦辣酸甜,感悟很多。下面把我刻骨铭心的经历写出来,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

巨难之中 师尊护

二零一一年夏日的一天清晨,我和同修配合骑摩托车去农村发真相资料。大约六点半钟左右要发完时,被不明真相的世人举报,遭警车追赶,同修被绑架。而我脑袋一片空白,疾驶中,人和摩托车被重重的甩了出去,当时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这个情景被另一组也在附近发资料的同修看到,据同修说,我当时摔的非常严重,地上一滩血,面目皆非,她们拦了几辆出租车司机都不拉,说这个人没救了,医院到不了就得完。后来还是花高价雇了一辆车,司机才同意把我抬上车。

途中我醒来,思维飘渺,第一反应是:“哦,人死是这样的啊!”这时我听到车里的收音机播放出一句话:“你们是经过风雨的,你们是有基础的……”我觉的是师父在鼓励我,心中升起了正念:一定要坚持住,我不会有事的。

看到同修A抱着我,不停的用什么东西擦我口中流出的血,然后,我又什么都不知道了。再次醒来时脑中出现个念头:去B家。B是我熟悉的一位同修。我就对身边的同修说了,就在此时我眼睛的余光看到B正推个车子在路边走,我用手推了A一下,手指着B,就又昏了过去。

几小时后当我再度醒来时,发现我已被抬上楼,是B家。我一眼就看到了同修家墙上挂着的师父法像,心里想:回家了,回到师父身边了,我没事了。又看到A同修家的孩子在我身边发正念。他们看我醒来,问我咋样,我说:“没事。”

说到这里,补充一下我当时的状况:脑袋肿胀,比正常时的我的脑袋要大很多,满脸是血和沙土,右眼上眉处的肉往外翻着,鼻子和上嘴唇之间被豁开,肉也翻着,下嘴唇和牙床之间的筋断开,舌头从中间裂开,两颗下门牙也不见了,眼睛不能睁,一睁开,整个房顶和墙都在不停的转。可以说整个面部几乎分不清五官,而且还不断吐血。

和我很熟的一个同修回忆说:“当时我一看到你,吓坏了,那哪是你啊,面目一点都没有人脸样了,浑身都是血,躺那里一动不动。我去的比较早,当时就我自己,我眼盯着你,不敢上你身边去,不知道你还有没有气。仔细看,还有一点微弱的呼吸,我知道你还活着。”

到上午十点半左右,我想去趟厕所,同修问:你能去吗?我点头。我自己晃晃荡荡的進了厕所就出不来了。同修扶着我出来的时候,我吐了一袋子黑血。估计内脏摔坏了,但我感觉不到疼。这时我就敢睁开眼睛了。

当时B同修安排很多同修排班给我发正念。来了很多同修,床上、地上都坐满了,都是老年的同修,年轻的需要去营救被绑架的那个同修。整体的状态非常好。

第二天早晨,B问我能不能炼功?我说能。因为没劲儿,只炼了第一套。B始终没有用人情对待我,什么事我能做的尽量要我自己做,我也这样要求自己,自己做米糊,强迫自己吃,哪怕吃一口,尽量不要别人帮助。一开始,由同修读法我听,坐的时间长挺不住,就躺下;自己能读法时,就读。一周后,我就能读法半个小时了。

半个月后,状态基本稳定,我回到自己家。在家经历了一个恢复过程。

当时右腮肿的非常厉害,很硬,从嘴里不断流出脓血,带着臭味,非常难受。后来一同修帮我发正念说:让脏物从外部排出,不要从嘴里排。真是神奇,腮部就开始破皮,脓血就从外边流出来了。

我加强了学法和发正念,状态明显的越来越好。大概两个月的时间,除了容貌尚需恢复外,其它部位都基本正常了。十个月左右,我的容貌恢复如初。而且因我的舌头在车祸中裂开,导致我开始一段时间说话大舌头,吐词不清,舌头也没知觉,慢慢都正常了。

我能走过这个生死劫,人们都觉的太不可思议了,那时不修炼的家人、亲友几乎都认为我死定了。但是,在法中,我获得了重生。我深深的知道,我这条命是师父给的,师父一路精心的安排、保护和承受,我心里明明白白。

在家庭魔难中实修

我知道自己是因坚定的信师信法才走过了这个生死大关的,也认识到了此劫的根源是自己平时不注意修自己,积攒的人心和观念造成的。深刻的教训让我认识到了修炼的严肃和实修的重要性。

我丈夫未修炼,心眼小、疑心重、好磨叽、能喝酒,喝起酒来,那话就没完没了,感到他和谁相处蛮困难,也是因为大家对他的评价都不高,导致我更看不上他、挑他的毛病。由于我俩谁都看不上谁,他离开家过,我也曾离家另租房住过。长期的积怨达到了几乎要离婚的地步,只是为了孩子勉强维持着。在出车祸之前,那时我对他的怨恨心、妒嫉心、争强好胜的心都极其强烈。

师父说:“还有一个问题,你们是在常人社会中修炼嘛,面对不修炼的家人这个问题,一直处理不好。当然还是那句话,冰冻三尺可能非一日之寒,开始没处理好积怨太深,久而久之造成了一种间隔,好象根本处理不了。这些问题会给大法弟子在证实法中造成困难。是凡出现这些问题的,还是错在大法弟子,是开始没做好才使其变成这样。其实很多事情你能够协调好、安排好的话,不会耽误做大法的事情。就是因为自己没有做好,忽略了这一点。”[1]

我就是典型的这种情况,所以这场车祸虽然摔醒了我,但长期积攒的东西,要修掉它们真是很艰难,一会儿做好了,一会儿又反复。我自己的思想误区就是认为自己做的是“正事”,把大法之外的其它事都视为“干扰”,这样就把很多修炼的机会推了出去。这都不符合师父的法,根本上就是法没学好,没把家庭环境当作修炼环境。

渐渐的,我由强忍到他拿话羞辱我、冤枉我时,我能守住了一点心性。他有时有意“歪人”,我就在心里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时我也能主动的去关心他。有时师父利用他的嘴鼓励我:“你今天挺好。”他也看到了我的变化。

有一次,他想买车,鉴于他爱喝酒,我就建议他戒酒,他就不高兴了,孩子也不同意他买车,怕他酒后驾车出事。后来,我想到法中要求大法弟子要为他人着想,就想那就成全他的愿望,支持他买车。当我坦诚的和他沟通时,他很理解的说:“我年龄大了,加上爱喝酒,不想买车了。”

我体会到了修炼的玄妙,也知道自己在家庭关中还有许多需要修正的地方,我有信心会越做越好。

同修之间在法上修

原来对同修要求自己做的事,尤其态度上很挑剔,我总有种排斥心理,没反过来看自己的问题。当我注意在法中归正自己时,变的心情愉悦,我知道这是升华的表现。

一次,我们要把给民众写的真相信往住户门口贴,同修看到后提出来,封面上的小标签怎么贴、里面的信怎么折、封口如何处理。对这三个小问题,当时我想同修也是为了更好的达到救人的效果,就没有任何想法的接受了。学法时看到师父说:“作为大法弟子来讲,正念来自法,修的不是你人的主意怎么好、你人的办法怎么高明,修的是你在对待问题时是否用正念。”[2] 我豁然开朗。后来我和该同修说起,她也很受启发。要是在以前,我会嫌对方多事儿,人的想法就会冒出来。

这个事虽小,但对我的触动很大,知道没有偶然的事情,一切都是师父有序的安排,不能向外找,从而错失师父给安排的提高机会。现在我找到问题之后,发自内心的谢师父,谢同修。

有一位同修,表面上做事出尔反尔,不象个修炼人的表现,在和她配合时,我没有被带动,想到让我看到也有我要修的,师父是让我找到我的问题,我把她人的一面和她的本质分开,我的心态变了,她也有了好的表现。因为在同修中,该同修的行为让其他同修产生了负面想法,觉的她这个人怎样怎样,她现在也有了变化,同修们都为她高兴。这就是修炼,是大法改变了她。

后记

我始终认为自己修的不好,也就从未动笔向明慧网举办的大陆大法弟子历年的法会投稿。这次我发自内心的想向师父表达由衷的感恩!感谢师父的救命之恩,感谢师父的重塑之恩!同时我也想将这次盛会作为我更加精進的起点!

谢谢师父的慈悲苦度!
谢谢同修对我的帮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再精進〉

(明慧网第十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