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三次神奇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四日】

慈悲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我出生在皖南山区极穷苦人家,环境脏乱,穿着破旧,一年大半时间里赤着双脚,没鞋穿。晚间幼小的我刚入睡就觉的自己在一个黑洞里往下掉,惊醒时见老母亲在昏暗的油灯下纺纱才安心入睡。中共邪党的人祸造成的三年大饥荒,我饿的皮包骨头却神奇般活下来。一个注定要得法的生命,神自有安排,家庭的贫苦既是为我吃苦消业,也是奠定我今后修炼所要的善良忍耐的品格。

很小我就渴望上学读书,由于“文化大革命”,我十六岁那年才正式读中学。为了能缴纳学费,能买点饭菜票,我上山采药草,下河捡石子卖,艰苦中魔炼出我能吃苦耐劳的品格。我读完了初中及高中,以优秀成绩留校当代课教师,月资二十八元,大大改善了父母及我四位哥嫂各家生活。一九七七年恢复高考制度,当年十一月中旬首届开考,我以四十多个夜晚攻学努力获首届金榜题名。

我的婚姻不顺,在无可奈何中,我带着幼小的儿子选择过单亲家庭生活,那时我才三十岁出头。摆脱了婚姻的魔难,另种魔难随之而来:我工作单位是三线军工企业,学校隶属于国企教育部门。我单位国企子弟学校校长及更小的官都是由关系或钱换得,这些“官爷”不懂教学,整天是吃喝捞钱。我没有请“官爷”们吃喝,又无钱给“官爷”们送礼,更是我天生具堂堂正正做人的骨气,于是我在单位工作被排挤打压,整日我的心太累太伤。

就在我每天挣扎活着的时候,一九九六年,我有幸喜得法轮大法。那天,我得到了宝书《转法轮》,一口气看完了,在这一天我忘记了买菜做饭,让儿子吃剩的,自己没吃饭也没感到饿。从此我走上了修炼的路,我明白了人生苦难的根源,再也不想在人世间的苦海里沉沦,返本归真,在大法中修炼,跟师父回家,心情天天快乐舒畅,因为我有师父了。不怕“官爷”们对我欺辱了,不怕势利人对我这没有父爱的儿子的歧视欺负了,快乐的心情,简单的饭菜也吃的很香。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风云突变,以大魔头江泽民为首对我们以“真、善、忍”做好人的修炼者残酷打击,铺天盖地的对宇宙大法和伟大的师父造谣污蔑。在巨难中我更加坚信师父,做好人没错,“真、善、忍”没有错。下面仅举我紧随师父救度众生的几个片段。

一双毛皮鞋助我走出邪恶的包围圈

二零零零年元旦零点,新世纪开始。在邪党污蔑大法和师父、迫害大法弟子的艰难时刻,同修们一致认为,此时我们不能倒下,应该走出来证实法。我们有六十多位大法弟子于省市繁华区集体炼功。此时正是各大商场物品降价,潮水般的购物市民很远就能听到响彻云霄的炼功音乐。走近就看到十几米长的“法轮大法好”的横幅。这次我炼功状态特好,法轮旋的我似乎要飘起来。

当我们炼完一小时动功,我睁开眼才发现警察们已将我们层层包围,一个头目声嘶力竭对我们吼:“你们谁是头?”一个女同修铿锵答道:“没有头,没有尾!”警察吼叫:“站好,站好,照相。”见站在我侧面的一位男同修抬头挺胸,见拎录音机挂横幅的两位男同修平静如水,如泰山岿然不动,警察的照相机如探照灯从我们每位大法弟子脸上扫过。此时我突然想到不能被抓去,儿子天不亮就得骑自行车去十几里路外学校读高中,每天很晚到家,不能影响孩子读书,我要回家!

此念一出,我大步流星的向邪恶包围圈外走去,我脚上穿的是高跟旧毛皮鞋,这双旧毛皮鞋平时走路是咚咚响,可当我向警察走去,它却毫无声音,觉的双脚不是走在坚硬的水泥地上,好象走在软软的地毯上,在我走到警察的包围圈时,两个警察侧身主动让道。当我走出了包围圈,走到安全处时,毛皮鞋又发出咚咚响声。天快亮时我安全回到家。我那几十位同修被绑架到看守所,后来有的被关到洗脑班,有的被非法劳教。

“这辆大客车为你而开”

二零零八年暑期,我带上真相资料、《九评共产党》、真相光碟去了几百里外的故乡,大别山区,我也希望故乡的亲人明白真相,得到救度。当我将《九评共产党》送给老乡们,一些经过“文化大革命”的老乡们吓得不敢要,长期被邪党谣言蛊惑宣传,暴力统治使亲友们吓的不敢让我在老家呆,于是我用“无影无踪”的方式将真相发到每家每户。

转眼是二零零九年暑期,我再次备上一包真相资料、《九评共产党》、光碟等,还去故乡发真相资料。乘坐约一个小时的公交车到达长途客运站,买好车票,正准备上开往皖南方向的长途客车,突然被安检员拦下,要我放下肩上的包,将包放入安检机检查。我立即意念回应:“这包怎能让你们检查!”正念一出,安检员突然面带微笑,猛力将我一推,我一个踉跄差点跌倒,连人带包被顺利推过了安检处。仅一分钟时间过了这一关,内心是何等感激师父对弟子的保护啊!

经过几个小时的长途,又一次到了皖南故乡,考虑到不给家乡亲人添麻烦,我暂时躲在没有人住的破旧屋,在屋后排水沟里等待,周边都是杂草树木遮隐。我发正念、背法、背《洪吟》,等到夜深人静的时间。大约夜晚十一时,我开始将包里的真相资料、《九评共产党》、光碟、真相护身符等发到每家每户。很快就将真相资料顺利发完。我想到天亮他们开门时,就能看到真相资料,希望他们明白真相,不再听信邪党的谎言宣传,为自己的未来做严肃选择。

当晚我迅速徒步返回,大山里夜晚很难有车,我一个女人深夜走在山间,顺着盘山公路前行,没有丝毫的害怕。我深信师父就在我的身边,高山上不时传来野兽的吼叫声,我也不害怕,坚信野兽不敢靠近大法弟子,有时迎面相遇当地公安巡逻车,我们互不冒犯,各行各路。大山的路高低起伏,我的双腿渐渐酸痛,为了赶时间,我坚持着,心里背着师父的法:“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1]。我一边赶路,一边不停的发正念。走了约三十里,出了大山,到达另一个集镇,我就地坐下休息等天亮。

天刚发白,我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找客车,刚走几步就见一辆开往省城的大客车,驾驶员已经站在车门口等候。我爬上车付了乘车费,正准备坐下睡觉,突然车内来了位男青年,他边吃着香喷喷的油条,边看着我笑眯眯的说:“你看,你多么伟大,这辆大客车为你一人而开。”当时我很疲累,没有悟到这是师父用常人的嘴来鼓励我,出于礼貌我回答:“谢谢!车到前面会有旅客的。”说着此人不见了,大客车只载着我一人向着省城疾驰,我抱起自己疼痛的双腿坐着睡着了。一声长鸣将我从熟睡中惊醒,车到了目地地。我睁开双眼见车内坐满了旅客。这次故乡行来回二十个小时,虽然身体累了点,脚上磨出了血泡,十个脚趾盖全磨青了,可我心里是久久愉悦。

否定迫害 成功“调转”

二零零二年底,邪党政府下达文件:国有企业子弟学校与企业脱离,子弟学校及教职工划转为社会公办学校,简称“调转”。我市政府落实、出台文件,其中有一条:“受过惩罚的教师不予调转。”此规定实质是剥夺了法轮功学员的工作。这完全是旧势力利用坏人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师父说:“在面对无理的伤害、在面对对大法的迫害、在面对强加给我们的不公时,是不能象以往个人修炼那样对待、一概的接受,因为大法弟子目前处在正法时期。如果不是我们个人的执著与错误而出现的问题,那一定是邪恶在干扰、在干坏事。”[2]

师父的话坚定了我的正念,坚决否定旧势力参与迫害。校领导幸灾乐祸扬言:市政府文件能改吗?

我冲破校领导的重重阻力,骑上自行车去找各级领导。先找绑架我的公安局某科长,我说:“二零零零年底,你们绑架我将我关押進看守所拘留,今天国企学校划转公立,可市政府文件规定被惩罚的教师不予调转。我工作没了,你们要给我解决。”他说:“市政府这条文件不是对你们法轮功的。”我说:“市政府的文件没有这么说嘛。”他想了想问我说:“我去将拘留里的卷宗调出来销毁掉。行不行?”我坚决回答:“不行!法轮功学员是以真、善、忍标准做人,销毁拘留我的卷宗不仅不真,也是销毁了你们迫害我的证据,法轮功迟早有一天会平反的。”于是他拿起电话打给“六一零”,他先说了我反映的情况,接下说:“这麻烦是你们搞的,问题你们解决。”对方说:“某某老师的厂领导真好,已来反映了情况,我们正在向上级写报告反映。”这公安科长坚定的说:“你们以后再要我们抓法轮功,我们是不干的。”

我骑自行车又去找“六一零”,他们见到我很紧张,给我倒水、让座,说话客气了许多,发自内心认可我是位合格的深受学生及学生家长喜爱的老师,且将我厂领导及他们给上级的报告拿给我看。我说:“不仅我个人是个好人,凡是炼法轮功的都是社会上真正的好人!”他们从内心是承认的。

接下来我到市政府、市教委找相关领导反映。分管教育的市长我难以找到她,我就写真相信寄给她。见到市教委主任,他态度很好,认真听了我的反映,最后回答说:“一定会给你正确解决。”

这期间我做了个清晰的梦:一个污浊的水沟,我整个身体悬在水沟中,为了不让自己掉入污浊的水沟,我身体后背紧靠沟一侧土坝,双脚蹬在沟的另一侧土坝,见一位同事站在一旁很慈悲的看着我。我伸右手让她拉我起来,可她毫无力气,拉不动我;突然见到另一旁站着一位男士,约三十几岁样子,穿着西服,很严肃且很慈悲的看着我,我将左手伸向他,望他拉我起来,他没有拉我的手,瞬间站在我身边,将我肩上衣服用手向上提了一下,于是我有救了,自己用力挣起来了,脱离了污浊的水沟。醒来后悟到:是师父帮弟子了,这难我很快能闯过去了。

接下来我更有正念再次去市教委,主任见面就说:“没有问题,你的调转是没问题的。”且对我的工作及品德给了很好的评价。时隔几日,市政府对我单位及相关领导会上通知:对某厂炼法轮功的某某教师给予调转,且尽快办理好交接手续。我校的教师们听此通知,激动的掌声震耳。

这期间,我厂领导及本市同学及办理接转工作人员都为我向上级反映问题,一致认同炼法轮功的我是好教师。厂领导在那一周内,白天奔向各级政府,晚间回办公室给各级政府写报告,反映炼法轮功的我是好人、是优秀教师,强烈要求给予调转。我的一位女友事后告诉我说:“法轮功真神!我请一天假做准备,为你调转的事,找那些领导,刚走進市教委办公室,需我找的领导象开会般陆续来了,原本一天时间都难以说到的事,结果不到两小时全都说到了。”

我自一九九六年十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至今,已修炼二十三年,这二十三年的修炼故事太多太多,想与同修交流的事很多。修炼的路虽然坎坷,但是有师父看护,正念足,没有过不去的关难,我坚信自己一定能跟师父走到底。

一次同修问我,什么执著心去的最难,我说:怨恨心。我时常对给我制造魔难的人怨恨。师父告诉弟子:“修炼人没有敌人”[3]。修炼大法的我,要放下自我,应善待那些给我制造魔难的人,要让他们感受到大法弟子的善良。我一定听师父话,要修掉怨恨心。

请伟大的师父放心,弟子我时时是您的弟子,永远是您的弟子,做好师父交给弟子的三件事,精進,再精進。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正念正行〉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正法与修炼〉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向世间转轮〉

明慧网第十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