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新修大法 眼睛恢复正常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月十八日】

一、左眼睁不开了 无能为力

我的婆婆今年八十五岁了,前两年她和公公一起单住。

去年春季的一天,婆婆的左眼上眼皮总是向下耷拉,公公带着她到社区医保站去看病,后来小儿子又咨询省城大医院的专家,专家给开了些营养神经及消炎的药,婆婆就天天在社区医保站里打针。婆婆年龄偏大,曾患有腰椎间盘突出,腿疼又没有劲儿,拄着个拐棍,每天由公公开着电三轮带她去打针,下车后一步一步慢慢的走着。一天一天的,社区医保站的医生和护士都认识他们了。

医生专家让她打针的同时再戴上一个眼罩,以锻练左眼的视力功能。我选购了几种不同样式的眼罩,眼罩的布料很柔软,颜色有黑色的、蓝色的、花色的等,让婆婆哪个合适就戴哪个。这样,婆婆平时在家里做家务、吃饭时就带着一个眼罩,就象电影电视里演的那个独眼龙坏人一样,但婆婆似乎并未觉的太难看。公公喜欢照相,婆婆喜欢花,他们自己或和家人一起出去游玩时,也戴着眼罩,照样照相,似乎并不在意什么。婆婆的一些照片就是戴着一个眼罩这样的。

治疗一段时间,没见什么改進,婆婆左眼上眼皮越来越下垂了,渐渐的左眼就睁不开了。

家人不甘心,又带着老人去大医院做全面检查,希望能治好老人的病。我和丈夫陪着公公婆婆一起到医院,脑CT片子取出来了,结果却让人感到绝望:医生说是因为老人的脑子里长了一个瘤子,正好压迫到视神经,得开颅取瘤才能治疗,但成功率不能保证。考虑到年龄问题,兄弟姊妹几个商量后觉的不适合做手术,没办法,只好回家了。

当时我心里感到很悲凉,想到丈夫跟我说的他头天晚上做的一个梦:一只小狗蔫蔫的依在他的脚旁边,那样子快要死了。我不敢跟谁说什么,心里隐隐的感到不好。

二、听同修谈自己的修炼经历

我修炼法轮大法已经二十多年了,深知大法的美好与威力无边。在一九九九年邪恶迫害大法之前,婆婆曾经学过法轮大法,打坐中曾经看到过很美好的景象,但当时她求治病的心很重。师父讲过:“我这里不讲治病,我们也不治病。但是真正修炼的人,你带着有病的身体,你是修炼不了的。我要给你净化身体。净化身体只局限在真正来学功的人,真正来学法的人。我们强调一点:你放不下那个心,你放不下那个病,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对你无能为力。”[1]婆婆曾说:“别人的病都炼好了,我的腿怎么还不好啊?”加上害怕邪恶的迫害,她就不炼了,很可惜。

我曾经劝婆婆从新走回修炼,但她还是半听半不听。一次我在与同修学完法后切磋时,谈到了婆婆的状况,觉的婆婆很可怜,说着眼泪就不自觉的流下来了。一位同修听后说:“唯一能救你婆婆的就是大法了,得空我跟她聊聊?”我说行。回去跟婆婆说了,婆婆很痛快的答应了。

于是在约好的一天下午,我和同修一起来到婆婆家。公公婆婆提前将家里收拾干净,俩人坐在客厅里等着我们。同修落座简单寒暄后,很自然的讲起了自己得法修炼身心受益、乳腺癌消失的经历,还有因她一人炼功使她全家人受益的真实事例。公公和婆婆都听得很认真,对于发生在同修及其家人身上的神奇事也很感叹,但是因之前婆婆公公被中共搞运动整怕了,对被戴的“富农”和“臭老九”的帽子印象太深了,内心存有着深深的恐惧,他们说不能跟所谓的上级对着干啊。同修说:那不是对着干,是因为我们受到冤枉和迫害,我们向人们讲清真相,为的是揭露迫害制止迫害。聊了一大会儿后,天色将晚,同修说要回去给家人做饭,便告辞走了。

三、从新走入修炼 学法好专注

对于婆婆是否能从新修炼,我没抱太多想法,只是觉的自己该这样做,这样对婆婆好。婆婆当时也没有明确表态说是不是要真正开始修炼。但后来再去婆婆家,我发现婆婆变了,婆婆说:“人家都能修的那么好,我也要好好修呀。”

晚上,公公看电视,婆婆就在旁边看大法书《转法轮》。婆婆没有上过学,在一九九九年前曾经跟大家集体学法时认得一些字。她就边看书边问旁边的公公。公公是中学的退休语文教师,脾气很好,婆婆问字,他就告诉,婆婆再问字,他就再告诉,但是搁不住老问老问,公公就告诉婆婆一个使他自己可以解脱点儿的窍门:“字形相似的字,读音就按偏旁部首的读音来读。”所以当公公忙着看电视顾不上时,婆婆就自己认字,也就认了许多的错别字。即便如此,婆婆想学法的心是强烈又纯正的,她常常是坐在沙发上一个字一个字的读,慢慢的出声的读,一读就是两、三个小时,常常是忘记了时间,旁边的人干什么与她毫无关系。

公公婆婆住的是小儿子的房子。去年十月份,丈夫的弟弟说要接他岳父岳母来住,于是公公婆婆就搬到我家来住了,我和婆婆就能较多的一起学法交流了,我感到这也是师父的安排,使婆婆能有更好的修炼环境。我和婆婆一起学法时我感到了自己的差距。婆婆思想单纯直接,想学就学,学法非常的专注。一起学法时我就让婆婆读,我听。因为我读的话,婆婆跟不上。婆婆读的很慢,常常字词断句都不对,句子与句子之间有标点也不停顿,我就一个一个的纠正,同时准备着一个本子,将她不认识的字或读错的字都记下来,学完法后再让她认一遍。

白天,我们去上班后,婆婆在家有空就自己学法。学法时,外面的什么都影响不了她。婆婆的两个女儿也很孝顺,有时让公公婆婆去她们那里小住两天,婆婆去的时候是一定要带上《转法轮》的。哪怕忘记带上吃饭必用的假牙,也不会忘记带上大法书的。

随着学法的继续,有一天,婆婆告诉我们说,当她学法学得好时,也就是当能够正确读出书上的文字、并且能明白文字表面的一层意思时,《转法轮》里面的字下面就发光,有时是黄光,有时是蓝光,有时看到象米粒大小的小灯泡在字下面很快的转着,这些更增添了她学法的信心和意志。

还有一次,婆婆学法累了后,靠着床上的被子休息时,感到腰部有一个东西环着腰从一边向另一边在旋,她心想,这后面有被子挡着,可转不过来吧。没想到,人家依旧转过去了,她感到很神奇。

四、精進修炼 师父鼓励见奇迹

婆婆挺能吃苦,开始炼功时腿没有劲儿。五套功法,前四套是动功,需站着炼。她站着炼时,必须将膝盖抵靠着床边才能站稳。第二套功法是法轮桩法,有四个抱轮动作,开始炼时,每个抱轮动作炼不到两分钟就累的直冒汗,腿和胳膊也哆嗦,她不管这些,还是慢慢坚持。有时她心里跟师父说:“师父您看着,您让我炼多长时间我就炼多长时间,我会越炼越舒服,腿不累。”结果一点一点的,婆婆炼下来了,真的不那么累了。

第五套功法是静功,需要盘腿打坐。婆婆开始炼时,坐不到二十分钟,就疼的很,她心里想:“反正也疼不死,疼是消业呢,是好事。”她就尽量多盘坐一会儿。炼完后拿下腿往往发现里面的衣服都湿透了,但是她感到炼完功后全身很轻松很舒服。

师父讲:“因为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难。”[1]“因为造了业就得消业,就得吃苦。”[1] 婆婆明白了修炼的意义。知道了人得病都是因为业力所致。每当说起不管怎么疼自己还是要尽量忍着坚持时,婆婆时常感叹道:“自己业力真大啊!” 她原来求治病的心不见了。

婆婆炼功每天坚持不断。现在她炼法轮桩法能炼到三十分钟以上,盘腿打坐能坐七、八十分钟了。

婆婆从新走回修炼大约三个月后,令我们全家欣喜的是,她的左眼睛慢慢的又睁开了。由小到大,越来越接近正常了。她说师父在帮她清理身体呢。问她怎么知道?她说一段时间来,她左侧的鼻孔常常有一些鼻涕堵塞,还带着血丝,右侧的鼻孔啥事儿也没有,这是之前从来没有过的事。看来,婆婆的悟性还不错哩。

五、信

一次,我问婆婆:您这次从新修炼大法,与一九九九年之前相比,有什么不同?婆婆明确有力的说了一个字:“信!”

是啊,婆婆不是简单重复的象上次那样为治病而炼,而是站在一个新的起点上真正开始修炼了。信师父所讲,按师父法中要求去做,这才是真正修炼啊!

师父讲过:“人修炼,自始至终贯穿着一个悟,在迷中修。西方讲信,自始至终就讲信,不信啥也没有。只要你讲信,他才让你感应到。”[2] 看来,婆婆的悟性这次真是提高上来了。

在修心去执著方面,我也看到了婆婆的变化。婆婆是个爱说话的人,家人一起聊天时,婆婆往往是主说。随着学法的深入,她慢慢意识到有些话不能随便说,比如有时抱怨公公做事不给力啦,有时在背后议论亲戚朋友中一些人的短处和不是啦等等。有的时候说完一些话后她就觉的不该说,有时候刚想说她就意识到不该说。她说自己要注意修口,不能说不好的话,得按大法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婆婆现在身体感到舒服有力,高兴的时候呢就亲自上灶台,给家人改善改善,蒸些她拿手的包子啦什么的。

家里的君子兰花开了,我给婆婆在花前拍了一张照片,婆婆安详喜乐很精神,当然再没有戴一个什么眼罩了。

师父讲:“一个人在你的生命中本没有修炼,现在你想修炼了,那么就要从新给你安排以后的路”[1]我想之前丈夫所做的梦中的意境那将是过去了的一个历史片段了。接下来的,婆婆所走的路将是一条崭新的修炼之路。

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愿世上的有缘人都能得这万古不遇的高德大法。

感恩师父!

谢谢同修!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卷二)》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