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活了?”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月十日】我的“复活”,在当地引起了很大的反响,很多认识我的人都以为我死了,见到我很惊讶。有一次,大白天的,一个岁数不大的男子,见到我吓得直躲:“不是说你死了吗?你怎么活了?”

我是农村人,今年六十九岁了,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我听说“一人炼功全家受益”[1],我为家人能受益而走入大法修炼。修炼法轮大法第二天,脖子后面长的粉瘤神奇的好了。到第四天,我把家里供的东西都扔了,知道这东西不好,师父给我们清理了家里。丈夫原来身体不好,总好生病,师父清理完后,家里就没有病人了,日子一天比一天好。法轮大法给我家带来了福份,感谢师父。

三年前,因为打工时间紧,一年多没有学法炼功,又做了修炼人不应该做的杀生的事。法轮大法明确指出,修炼人不能杀生,更不能自杀(所谓的“天安门自焚”是栽赃),因此身体开始出现不适,家人带我到县医院检查,拍片说是大叶性肺炎。回家后也没有治疗,又过了四天开始不停的咳嗽,女儿和女婿来看我,看我难受得不行,带我到锦州附属医院检查,说是“肺癌”。一个老中医大夫说,生命时间不多了,多说一个月两个月的,让我家人该给我弄点啥吃就弄点啥吃。于是,我就回到了当地县医院治疗。

家乡的大法弟子知道此事后,到医院看我,有个同修和我说:“你的病哪个医院也治不了,只有师父能。”我说:“那就回家吧。”这样就回到了家里。

回去后,我们地区的同修到我家陪我一起学法、炼功,从周一到周日,大家排成班,两人一组,每天往返七、八十里路,大多数同修需要坐班车,帮我收拾屋子,帮我从修炼上找原因。

前四个星期基本没有什么变化,到第五个星期,据说,脑门上的抬头纹都开了,家里人已经开始为我准备后事了,棺材、装老衣服都准备好了,老伴让原来租放在我家院子里的一辆破车挪走了,担心办丧事地方不够。我们村里还有几个病危的,乡亲们在背地里议论说,我排在第一号。

可是,同修们却没有放弃,一直鼓励我,一定要坚定的活下去,完成我们的历史使命,帮助我发正念。到了后来,连续几天滴水未進的时候,在同修的鼓励下,我硬是喝了一袋牛奶,而且没有吐出来。紧接着同修让我儿媳妇去做小米粥。开始我摇头,感觉真是喝不進去,同修还是鼓励我,说出的话让我感动的流泪,于是我鼓起勇气,双手捧起饭碗,又强迫自己喝下了两碗小米粥。这时头上豆大的汗珠也掉下来了,眼泪也掉在碗里。

在场的人都感叹大法的神奇,一个老太太说:“抬头纹开了还能吃东西,还一口气喝了两碗,怪不得学大法的人个个这么坚定,原来这么神奇啊!”

就这样,在那些日子里,我开始一直咳嗽,上不来气就要喝口水,矿泉水瓶扔了一炕,到后来逐渐能靠着,手放在枕头上炼静功。到后来稍微能站一点,我就扶着炕坚持炼动功,虽然站不站,坐不坐的,动作不能到位,我就是要炼功。这样三天后,我就能完全站起来炼功了,可以出大门送同修了。

三个半月的时间,我又能象以前那样骑电动车带同修去集市等地讲真相了。

到现在,三年过去了,我的身体一直很好,感谢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感谢我身边的同修,我亲身体验到了师父的伟大慈悲和伟大佛法的无边法力。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