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在印度——班加罗洪法行(一)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2月1日】一个功友从印度回来说:“印度洪法需要会英语的学员。”听到这话,我想:为了发挥大法粒子的作用,我应该尽自己所能去洪法和证实大法。我会英语,假期也快到了,应该去。另外一个只会几句英语的学员也愿意去,她根本不知道我们要去哪个城市,也不在乎为她订的返程机票比我晚一天,只是说:“有师父安排,不用担心,我不怕。”出发前,各种常人的执著心都上来干扰,我有点担心在印度到底会遇到什么情况呢?我最怕和人讲话了,到时候人生地不熟,用英语去介绍行吗?我想呆在家里舒服地享受假期,又想完成学车的课程,又想去其他地方参加法会看看师父会不会到场,同时又希望来点什么事使我名正言顺地取消这次洪法之行。但是,我心深处清醒地认识到:这是自私的执著的干扰,我要排除它们。

坚定了决心,我们提着大包小包的资料和用具,深夜飞到了印度南部有着“印度硅谷”之称的班加罗(Bangalore)市。我们此行主要是为了开办前面学员已经为我们安排好的三个九天班,一个是清晨在一个印度朋友家里,用电脑放老师讲法VCD,另两个分别是十一点半和晚上五点半开始,是在两个新学员的家,主要由她们的邻居和朋友参加。早上来参加班的只有一对老夫妇,他们的英语并不好,可是却能够静静地听师父的英语讲法带,并认真地向我们学炼。另外两个班共有四十来人,最初以家庭妇女和自由职业的人士居多,他们大多数人都炼过许多种功法,对修炼很感兴趣。我们在这三处地方来回跑,看到班上有新来的人便送上几种不同版本的英语简介和心得体会摘选,在空闲时与他们谈心,回答他们的问题。起初,我们是观看VCD和教功,后来由于有不少新来的人士不了解这是什么功法,加上许多人听不懂英语翻译,我们就加多了介绍,并改为教功和读英语转法轮,计划等他们有了一定的理解后再组织正式的九天讲法班。新学员大多对炼动作非常感兴趣,而且许多人一上来就感到了能量、热,感到放松和舒适,因此非常愿意来一起炼。我们一方面为此高兴,感到了大法的威力,一方面每天都要反复强调学法的重要性,和他们一起读《转法轮》,并建议他们去当地书店购书。

九天下来,新学员们大多都有非常深的感受。有的人说:“我接触过许多其他功法,无非是两个功效:教人治病和健身,而且许多都要收一千多卢比。而法轮功更深,免费,是完全不同的,我想一直炼下去。”有一位五十出头的太太患气喘病三十年,要依靠喷剂,却在早晚炼功两星期后摆脱了药物,令其他人感到震撼。还有几个十一二岁的小学员,动作标准优美,天天坚持炼功,同时也注意学法。其中一个叫尼达的小女孩一次炼完功后走过来问我:“我可不可以在学校介绍法轮大法?”我真没想到一个十二岁的小孩会说出这话,我高兴地搂住她说:“当然可以,这是最好的事了。”我给了她一些简介和大法的气球,后来她说她第二天就向五个同学介绍了,并且向校长表示想在学校全面介绍。

在办班之余,我们也进行了其他方面的洪法工作,比如在当地朋友的热心联络下,当地最有影响的报纸“印度时报”副报“班加罗时报”的记者采访了我们,连续发表了两篇介绍法轮功和我们这次教功活动的简讯,两次短文要点突出而又简单明了,充分介绍了大法的独到之处。报纸一出,我们的手机就响个不停,不断有人来询问情况和表示愿意来参加班。我们便把他们介绍到那两处住家,与我们一起炼功学法。这样,每天都有新人前来。我们感觉表面看上去是我们和记者在做,实际这一切都是师父的安排和大法的威力。

为了扩大影响面,我们从第三天开始住进了市中心的一个小旅馆,每天清晨六点半到八点半去附近的一个大公园炼功,旁边挂着横幅和大法气球,摆放简介。我们一人炼功,另一人发简介和回答问题。在公园里锻炼的人非常多,他们好奇地看着我们,微笑地接过简介,问:“这是什么?”也有许多人不由自主地停下来走到简介架前,主动拿起简介认真地阅读,还有的人立即表示要学功。有一个年轻的电影导演在看了当天的报纸之后就骑着摩托车到公园里来找我们,由于公园太大,有五六个入口,他开了半小时才来到大法的横幅前停下,他说:“我想净化我的心灵。”我们庆幸他在我们即将离开的一分钟前到来,同时在心里感谢师父的安排,正如师父所讲:‘法度有缘人’。

这期间,我们还在一位德里来的功友的帮助下,非常意外地在班加罗市的国立精神健康和神经学院的神经学系为该系的所有职员和学生开办了一个法轮功介绍班。这个学院是全印度同类学院中最有名的。我们想:向这些科技界医学界的人士宣传大法是很有意义的,他们可以在认识大法修炼的过程中用科技来证实大法。他们也是众生,介绍班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在系主任的通知下,共有近四十名教授和副教授职员和研究生出席了介绍班。他们热情地帮助我们挂洪法图片和横幅,并非常高兴地接过了一个又一个大法气球。我们向每人分发了大法简介和心得体会汇编,用英语概括介绍了法轮大法的特点和在全世界的洪传,然后播放老师教功的英语VCD,接下来由学员展示五套功法,最后回答了听众的问题。

我们是大法的一个粒子,我们的一言一行代表着大法,也影响着周围的人。在班加罗市的十天里,我们经常租用一部出租车,便自然地与司机有了接触。有时候看到他在外面等候我们许久,我们就为他买饭和水,后来干脆让他一起来参加班,向他介绍功法。他非常感动,他说他感到我们的功法与其他功法不同,说我们是非常好的人。在后来的活动中,他帮我们提资料袋,主动向行人发简介,比我们还要积极,并用方言介绍大法。我送给他‘法轮功’的英语本和普度音乐,希望他努力学法。一天傍晚,我们上了出租车,由于白天的奔走感到有点疲惫,车子开了,车内忽然响起了‘普度’的音乐,我才意识到是司机在播放我给他的录音带。优美的音乐回荡在车内,疲劳顿时消散。我听着美妙的旋律,望着窗外:尘土,人流,车流和嘈杂。茫茫尘世,人们在为何而忙碌奔波呢?生命的意义何在?这个城市终于迎来了大法的清流。还有多少善良的人们在等待着大法。只有大法才能荡尽世间的尘埃,才能荡尽心灵的污垢。在普度的音乐声中,我感到轻松美妙,我感到大法的伟大和师父的慈悲,我想起了世界各地在用不同方式洪法证实法的同修。我心潮起伏,却又难以用语言形容。我也想起了一位加拿大白人学员在发言时说过:‘我们应该遍布世界各地’。是的,这时我才真正理解了这句话。这需要我们的共同努力。

(新加坡法轮大法弟子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