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暗花明一念间


更新时间: 2020年09月29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八日】在近二十年的修炼路上,因抱着执著、观念不放,我有时感到修炼真的很难,在现实社会与自己对法理的理解中,经常因无法摆正自己的位置而纠结、痛苦。当真正从内心坚定自己是法轮大法修炼人,信师信法,想到自己的使命时,马上就体会到其实这难与不难就在自己的这一念之中。

一次公司要搞大型合唱比赛庆祝中共窃权多少周年。有关人员通知每个部门都要组织合唱,参加比赛,人数少的要加入其他部门一起参加。如果有员工不参加,就在比赛中扣减分数,扣分的比例还蛮高。看到通知后,我心里想:我不参加,扣分我也不参加。现在单位年轻人较多,个性普遍都挺强,需要相互配合时,经常出现各自为政,使事情难以推進。部门领导人想借这次组织合唱的机会,增强员工的凝聚力和荣誉感,使本部门环境得到改善,便指定了部门的小李负责这次合唱的组织、排练、服装、请外援等,并提出一定要在比赛中拿奖。

排练大多是在下班之后,我下班就回家了。但有时在工作时间排练,在办公室里排练,我就坐在办公桌边做我的工作,努力排斥外来的干扰。随着比赛时间的临近,工作时间排练的次数也越来越多,同事们起劲的唱,想在比赛中拿名次的愿望越来越强烈。在这种环境中,我会觉的不自在、不舒服,有时尴尬,有时也会想:同事们会怎么看我?会不会觉的我怪怪的,会不会因此对大法弟子有不好的看法从而对大法产生影响?想的多了就觉的挺难过,真的怕自己的这种处理方式会给大法带来不好的影响。

距离比赛还有三、四天,小李和我说:“你不想唱这些歌我理解,可是如果你不参加这次活动,对咱部门的比赛成绩会造成影响,我和公司商量了,你不用参加合唱,你就作为现场工作人员到场就行,那样也不会扣我们的分。”

小李的安排,既是为我着想,也为部门的集体荣誉着想,是费了一番心思想出的办法,且已经和举办此次活动的公司的总负责人说清楚了。我不同意的话,感觉有点不合常理,人家都为我着想,同事们都在努力,我再拒绝,是不是明知道要扣分还要坚持自己的做法,就是不为别人着想呢?我感到难以做出选择,就告诉小李我考虑考虑再给她回话。

回家学法,找同修交流,想找出解决问题的办法,是去现场还是不去?我自己并没有确切的结论去还是不去。小李打电话催,说部门领导也是为我想了办法了,既不想为难我,也不想影响我部门这次活动的成绩,让我快点决定,公司让上报名单呢。我在纠结中同意到活动现场充数。

这个决定让我感到好难受,放下电话后,心里象是堵着一块东西。我知道这个决定是错的,不然我不会这么难受,这一定是与法拧劲了。我想集中精力的学法,而这个难受不时的往外冒,堵的我直流泪。我静下来梳理自己的思路:我不参加这个活动是对的,大法弟子不能为邪恶歌功颂德欺骗世人的活动助威,我的领导与同事们大多都了解真相,但是他们都只是限于知道大法好,知道大法弟子是好人,所以他们对于我不愿做的事情不想为难我,他们不知道邪党的真实面目,他们更不知道这所谓的活动对他们以及其他人的伤害有多可怕,他们认为他们都已经尽力帮我了,而我要是参与其中,那我不是在助恶为虐吗?可是现实是这样的,我怎么选择呢?……想着想着,忽然意识到,从知道这个活动后发出的第一念,以至在这其中的每一个念头,都是围绕着“我”而发出的,“我不参加”、“同事们在维护我,我不能与同事们对立”、“我如何能既不参与,又能让同事们理解我”,所有的想法,都是围绕着“我”,而小李的做法,也正是围绕着“我”的这些想法,在帮“我”实现这样的安排。这些思想与师父的法都是背道而驰的。

师父说:“我还要告诉你们,其实你们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础上的,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所以你们今后做什么说什么也得为别人,以至为后人着想啊!为大法的永世不变着想啊!”[1]

我怎么没有想到同事们的处境呢?虽然他们大多数都三退了,但对真相知道的还是很少,有的劝退了团却又申请入邪党,平时也没有什么机会经常和他们讲真相,多数同事还是处在对大法真相漠不关心的状态。现在面临的这件事情,出现了这样的矛盾,不正是给同事進一步讲真相的好机会吗?并且还有几个新调来的公司领导,我没有给他们讲过真相,他们都是这次活动的评委,平时难有机会和他们讲真相,这不就是个大好机会吗?把大法的真相告诉众生,这才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来世的真正目地呀!

我看清了,那些围绕着“我”的想法,都不是真正的我,而是旧势力对我安排的考验。而我习惯性的把这种思维当成了自己,在迷的环境中忘记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想到此,我豁然开朗,堵在心口的东西一下子荡然无存,也知道该怎么做了。

第二天,我找到公司此次活动的总负责人,和她進一步讲了真相,在我理解的层次上和她讲了这种活动对人们的伤害,希望她能对比赛评分办法做调整。她说活动是领导们确定要搞的,评分办法也都是领导们一起定的,还有几天就要比赛了,让她现在调整什么没有可能。当时办公室有四个人,其中有两个是新入职的年轻人,我讲的真相他们都听到了。我计划再去找公司领导,可想想这样不行,我一个一个去找来不及了。

这时我想到了给他们写信。我用电脑写了一封信,写信时,我感到单位领导和同事真的都是为大法而来的生命,他们在人世中轮回,就在等待大法开传的今天。我站在他们能理解的角度,讲了我得法的经过,讲了大法的真相,讲了邪党对大法弟子的迫害,讲了邪党历次运动对中国人民的迫害,讲了大法弟子不参与这种活动的原因。考虑到他们的时间、阅读习惯和可能的外来干扰,我把信整理成三页,对字体、字号与格式做了精心的调整。下班时我先把信给了我们部门负责活动的小李,说上班时间忙,有些话也不是一句半句能说清的,所以写封信让她回去看一看。第二天我找到小李,想告诉她我不去现场参加活动,我还没开口,小李说:“信我看了,我理解了,要是我,我也不参加。我给想办法吧。”

在合唱比赛前一天,除了本部门的两个同事因故未来得及外,我把信递给每一位同事和几位公司领导的手中。我到公司总经理办公室,总经理问我有事吗?我说:“有些话总想和您说说,不知道您是否有时间,就给您写了封信,请抽空看看。”我双手递过信,他双手接过,没看内容先放到办公桌上,双手抱拳表示感谢。这可能是他生命明白的一面的反应吧。

回首修炼路上所遇到的魔难,当自己忘记自己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时,真是过的很艰难,甚至过不去,而用常人的方法绕过去;当找到真正的自己时,柳暗花明就在一念之间。

弟子感恩师尊的慈悲苦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