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奇缘


更新时间: 2020年11月23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出生于充斥着欺诈与谎言、崇拜進化论与无神论的中国大陆,自幼便本能地在等待和寻找着什么,由此显得与同龄人格格不入。这份期待和盼寻?或许是妄念,亦或许是机缘未到。

五岁那年,父亲买回家很多书籍,其中之一的系列丛书有五百本,分别为世界名人的传记与其代表作和主要成就的介绍,涉及宗教、哲学、科学、人文、诗歌、传统、艺术、历史等不同领域。而我阅读了绝大多数,除了遗失和被借不还的以外,我几乎全部阅读了。

通过阅读,体验性地参与和旁观如此多的世界名人的人生,发现了他们之前存在一些相似之处和规律。似乎古往今来,在社会上取得一定成就、知名度和世人领域的专业度、并一定程度影响社会主流文化价值观的人士,他们或是从小便是纯粹的基督徒,或是信奉其它宗教或神明。而且他们之中的绝大多数的科学领域者,穷其一生的科研研究,却最终发现科学发展到一定程度,竟渺小和悲哀地无路可走,对其更无精神寄托可言,所以很多大科学家的晚年走入了宗教。

如今量子物理学也印证了二千五百多年前释迦牟尼佛所言的三千大千世界理论。而以唯物主义理论为基础,打着为了提高人类生活品质和环境的旗号的实证科学,带来了短浅的生活便利,却蛊惑着人们渐渐抛弃传统文化和传统价值观,放纵道德约束,无节制的追求享受,破坏着人类赖以生存的环境。邪恶至极的進化论,更是鼓吹人是猴子或动物演变進化而成,迷惑人们放大兽性和解绑欲望,将人们推向了堕落的深渊。

全世界所有的民族和他们世世代代口口相传的神话,都描述了当人类发生劫难的时候,神会再次到来。而且还发现东西方很多预言都说,当人类出现败坏的时候,“救世主”、“弥赛亚”、“基督”、“紫薇圣人”会下世,救度世人,说的都是同一个人,只是不同民族和不同宗教说的名字不一样而已。然而在各个民族的神话时代,他们之间是没有联系交流的,他们之间被大海、高山或沙漠所隔离,也就是说,他们不约而同的预言和对大洪水相同的历史记忆,说明有更高层次的神秘力量在指引和庇护着人类,而我相信祂一定是佛道神。因为也确实是所有的民族的历史都说是神用泥土造了人,而我相信这一切,这比相信科学更具备信心和力量。我将不会停止寻找和憧憬。

渐渐的一定程度阅读佛教、道教的经典,使得我知晓人的生命可不是只有一世,有过去世、现在世和未来世,过去成就现在,启发未来,而这之间行的善或恶会触发不同善恶因果。此刻的我坚信在人类秩序和法则之上有更高的法,如若领悟,可以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通晓人从哪来,要到哪去,生命、天体、宇宙的一定奥秘,至少那时可以知晓人类这层空间法则的一切。

二零一四年~二零一六年之间,我在网上寻找修炼的法门,意外获得了一个云分享资源,转存到我的云空间里了。虽然保存了,但却从来没有打开过。

也是奇妙,二零一七年年后几个月,我命中注定般地打开了从未解压的一个压缩包,它是一个叫自由门的软件,双击一下,它就自动翻墙出去了,动态网自动弹出来了。我随意阅览了一下,就打开了法轮大法网站。求法已久饱受苦楚的我,大脑一片空白地打开法轮大法教功视频,满心欢喜地学了起来。

计算机摆放的太高了,跟着学第五套神通加持法,视线不好,于是我把吃饭的饭桌搬过来,坐在桌子上,与计算机桌齐高,跟视频上学神通加持法。

我一连跟着学炼五套功法。第二套的时候,头前抱轮,感觉双臂特别沉重,炼完之后,却有轻松感,和教功视频上说的一模一样。当时就觉的这个功法很好啊,很高深。

随后,通过了解,光炼功法还不够,就找李洪志师父的著作《转法轮》阅读。我发现书里讲的特别好,根本就不是中共宣传的那样,中共它完全是污蔑法轮大法的。不知道是另外空间的因素,还是怎么回事,我感觉有无数双眼睛都不眨一下地每时每刻盯着我看,我心跳的很快,身体止不住的颤抖和发冷,是那种冷入骨髓的冷。

明慧网上,我了解到中共流氓集团集古今中外的邪恶手段,迫害只想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感到无比震惊和恐怖。那几天,我寝食难安,就是那么一种滋味,心里藏着这个我才刚刚发现的一个天大的真相,却不知道和谁述说。

一个星期左右,我不停的拉黑色的血块,特别特别的黑,渐渐的由黑变暗红,再由暗红变成鲜红,看着很吓人的,我以为我肠胃有什么恶性晚期的疾病,当时都有点吓懵了。再随着看书,才明白是李洪志师父在帮我清理身体呢。我虽然没见过他,但是师父已经开始管我了。当时就是觉的我终于有师父了,虽然看不见,那就以法为师吧!在明慧网,看到师父的照片,我感觉很亲切,师父特别善,特别包容。

我在很多地方上班,跟关系好的同事渐渐的讲大法真相,不被人理解,反复的离职又从新找工作。

二零一八年上半年的时候,我在北京的一个家具公司上班,我和同事下班了去吃饭,一辆红色的小汽车驶过来,撞了我的左腿后,直接开走了,等我缓过神来,车已经行驶到了远处的红绿灯,停在那里了。我就很诧异,我怎么一点事都没有,我知道是师父救了我。

二零一八年下半年,我在老家上班,我连续做噩梦,每次都梦到不同的场景,不同的人啊鬼啊兽的什么东西,追着我要杀我,基本每次将我逼至绝境的时候,就梦醒了。还有几次我从视野中,看到恐怖的东西已经把我杀了。我坚持发正念,就没有再做噩梦了。

我感到内心很沉很重,我觉的应该把大法真相告诉别人。从小内向的性格,让我不知道如何开口,于是我在QQ上面发真相数据,很多QQ群把我踢出群聊了。但是我有一次在一个群里发真相资料,被一个同修看到了,私下来加我QQ和我聊天。我跟一个女网友讲大法真相,帮她三退了,陪伴她很长的时间,跟她讲我的心路历程和分享修炼的心得,给她看《九评》,给她看大法书,她现在也走入大法修炼了。因为我深知求法而不得法的苦,所以很用心的帮助她。

在一个农业公司,我教三个同事炼功,有一个同事静不下心,只炼了一次,有一个炼的最多,当我跟他讲真相的时候,他接受不了,没走下去,还有一个已经走入大法修炼了。

在故乡的餐饮公司,我跟同事讲真相,帮他们做了三退。

有一次,在北京的一个公司。睡觉时,听到很大声、很深沉的钟声,把我耳朵和身体都震开了一下,共响了三次,一次比一次刻骨铭心。然后,我的身体往上飘,带着被子悬浮在空中,降下来,再升起来,就这么来回着。最后一次升起来,我心想,老这样不行啊,把睡在我旁边的哥哥惊醒了怎么办呢?就降下来,不再往上升了。看大法书,我明白是大周天开了。

有一次,在家里睡觉,看到师父的法身金光灿灿,头上发出一环接着一环的智慧的光,慈悲的微笑着。我想看的更真切的时候,用了肉眼,就看不到了。后来才知道,这是师父在点化和鼓励我,只可惜当时没有明白,没有产生修炼的勇猛精進心。

还有一次,在厂里干活,父亲开着叉车,没熄火,叫我去叉车两个叉齿的底下,把枕木拿开。当时我是背对着叉车蹲下,拿起枕木,起身的时候,叉车突然剎车失灵,很尖的叉齿向我的后背撞击过来,而我背对着叉车,完全不知晓,更不知躲避。一股力量控制着我的身体,轻巧地使我半躬身直立起来,一个躲闪,躲开了叉车叉齿的冲击,叉齿将我的绿羽绒服的大臂处擦了一道脏印。我知道师父又救了我。

现在,我也在厂里面跟人讲大法真相,做三退。我还买了打印机,打印真相资料,送给有缘人。我知道我还做得不够,所以还需要做的更多、更好。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