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公安局十个小时的经历


更新时间: 2020年11月22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二日】事情过去四个月了,我知道早就应该把这段经历写出来,揭露邪恶,曝光它、解体它。可是我一提起笔心就隐隐的痛,因为这次邪党人员抢走了我全套的大法书、师父的法像及所有的大法资料,损失惨重。都是因为自己修炼有漏,才让旧势力钻了空子,造成了这么大的损失。

今年七月中旬,我刚从省城医院看儿子回来,大概上午九点来钟,就听有人大声的敲门,我以为是我亲家母来了。开门一看,来了四个警察(三男一女),说他们是辖区派出所的,其中一人拿出了搜查证,让我签字。我说我看看你们的证件,他掏出了警官证。我念着他的名字,再念他的警号时,他抢走了警官证说,说签字吧。我说,这个字我不能签,因为我炼法轮功是合法的,你们的无理搜查是违法的。我不签是为你们好,不让你们对大法犯罪,将来成为被淘汰的生命。我大声的求师父:师父啊,救救他们吧,别让他们对大法犯罪,让他们在大劫难中留下来吧。

他们一边问我家有几口人,都是干什么的,又问我多大岁数了,一边开始翻找。我阻止他们的无理行为。那个女警把我堵在大屋的沙发上,不让我动。我心里背着师父的法:“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1]。当时没有怕,只想救他们。师父明示:“修好自己,救度众生”[2]。我对师父讲的这一法理有了更深一层的理悟。

虽然他们不让我动,但我能听到他们把佛龛上的书扔到床上的声音。他们又到中屋去翻,我就拉长声的大喊发正念口诀,声音很大,我自己都感到很震撼。

他们全都过到大屋来了。其实这时是我的心态稳了,师父就管了。那个女警一直和我平和的说话,告诉我别激动,冷静点。我一闭眼发正念,她就问我:你没事吧?意思是怕我身体有什么事。我说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十点多钟,他们带着抢走的大法书和资料,让我跟他们去派出所,我心里很坦然,背着师父的法“守住根本”[3],那就是讲真相救人。我换上外衣,堂堂正正的跟他们下楼。

我又一想,我也不能就这样无声无息的跟他们走啊,我得把消息传递出去,我说,我得告诉邻居一声,要不家人不知我去哪了。他们不让,我不得已用脚踹了邻居家的门,马上就有人开门了。我说:派出所让我去一趟,告诉他们,我过一会就回来。我也不知道当时为什么那么说,消息马上就传出去了。

他们直接把我拉到公安局大楼后院,让我坐在铁椅子上,我心里很平静。面对一个个陌生的面孔,我从心底发出一念,救他们,求师父加持弟子,给弟子智慧。

他们把抢来的大法书和资料摆了一地,反复的拍照。然后,开始审问我,我虽然坐在被审的铁椅子上,但是我没把自己当成犯人,也没把大法书和大法资料当作罪证,我把自己定位在这台戏的主角,我要给他们讲真相课、答疑解惑,救度他们。所以,他们问我什么,我就借机讲真相。

比如:他们问我为什么炼法轮功,我就讲自己身体有过很多种病,吃药也不好使,练别的气功也不好使,那时在医院当院长,负责進药,总给自己進好药,進口药也不好使。炼了法轮功无病一身轻,二十多年了从未打过针吃过药。

他们又问你家人反对你炼功吗?我说恰恰相反,全家老少都支持我炼功,因为我炼功后身体好了、脾气好了、什么活都能干了。我原来看不上老公公,不让他上桌吃饭,整天不给他个好脸色。学大法后,知道自己不符合法的要求,马上改正。他病在床上一年,我接屎倒尿,无怨无求的侍奉到天年,他带着对大法的美好和感佩而寿终。

他们又问平时都和谁联系?我说,我是不是有权拒绝回答?他们说可以。其中一个警察说,你们还跟共产党斗,我说它不配,共产党才是真正的邪教,它奉行的是假、恶、斗。他们谁也没吱声。

反过来我问他们,你们知道大瘟疫为什么在全球蔓延吗?你们知道大法为什么在世界洪传吗?他们说不知道。我告诉他们,大瘟疫是来淘汰人的,心存大法不好的生命是第一要淘汰的,再一个淘汰的就是邪党分子,你加入过党团队,发誓为它奋斗终身,你就是它一伙的。只要在心里把那个誓言作废,不为它站队,声明退出加入过的党团队组织,就能平安度过劫难。武汉肺炎有很多感染者有福听到这个真相,退出邪党组织,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闯过来了。你们都入过什么?其中一个说他早就退了,他家有个亲戚也是炼法轮功的,十几年前,就都给他家人退了,我觉的他没撒谎。我对另一个说,人家都平安了,你也退了吧,点头就好使,神佛只看人心,他不语。

中午吃饭时,他们问我饿不饿,我说不饿,他们还是给我买了一份盒饭,我没吃。在这之前,问我渴不渴,我要了一瓶水,我说水钱我付,他们笑了说不用。气氛一直比较平和,没人大声的呵斥我,我也一直乐呵呵的讲着真相。

我说,我给你们背一首大法师父的诗词:“善恶有报天理明 满天神佛观人行 迫害法徒罪滔天 现世就报灵不灵”[4]。我背了两遍。

他们问我恨不恨他们?我坦诚的说,刚开始迫害的时候,恨警察、怕警察,现在早已不恨了,因为你们也是被迫害的,只是和我们被迫害的形式不一样。

看他们的表情很愕然,我说:不是吗?你我互不相识,无冤无仇,平白无故你们到我家把我绑架到这来,你们都于心不忍,可是你们还得这么做,这不也是利用你们的工作绑架你们迫害大法弟子吗,这不也是迫害吗?将来法正人间时,你们怎么办?他们说这是他们的工作,我就给他们讲了枪口抬高一厘米的道理。

这时又来人采集指纹,我还是不配合,他们上来三个人,抓胳膊的,抓手的,我抗议这是侵犯人权。那个男的累得满头大汗,我说对不起,我不是针对你个人。他给我行了个抱拳礼走了,遗憾的是没给他讲真相。

因为我心里惦记着给那个女警讲三退,于是我要求上厕所,没人的时候,我问她,我讲的三退,你听明白了吗?把加入的团队退了吧,她看看四周,我说点头就行,她郑重的点了点头,用奇缘这个化名行吗?她说行。当时我心里很高兴,不停的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五点多钟,负责的警察拿一沓打印的材料,让我签字。我说,我看看写的什么,他说不用看,都是你说的。我说,我必须看写了什么。看完后,我说:不签字,有两个原因:一是不让你们对大法犯罪,二是我说的共产党是最大的邪教,你没写上,十四种邪教里没有法轮功,你也没写上。

他们一看我不签,就来软的,说大姨你看我们对你多好,给你买饭,买水的。别人都下班了,你就忍心让我们挨饿呀,签了吧,签了就放你回家,你就配合一下吧。我说,我怎么配合呀,我在家好好的,你们把我绑架来,又抢了我的大法书,还让我配合,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其中一个说:要不,上拘留所呆几天?我笑着看着他,心里说,你说了不算,大法师父说了算。他们又骗我说,某某都签字了,(和我同时被绑架的)都放了。我不为所动,我要以法为师。师父说:“最难的路都走过来了,最后别在臭水沟里翻了船。”[5]我不自觉的背出了声,警察问:你说什么?我说:是说我自己。

具体的办事人员都出去了,進来一个矮个年轻的警察,笑呵呵的坐在我对面,问了我一些自然情况。直觉告诉我,他是来听真相得救的,我问他你了解法轮功吗?他说听说过,我就给他讲了“四二五”怎么回事,讲“天安门自焚”怎么回事,讲了善恶有报的实例。当确认他是否同意三退时,他笑而不语,我知道他有顾虑。我说,看你这个小孩挺面善的,我用善缘这个名字给退了吧,保平安,你点头同意,就好使。他笑呵呵点了点头,没来得及问入没入党,就有人来了。

那个女警家里有事要先走,特意来看看我,嘱咐我好好的,让我签字,就回家了。我说我知道怎么做,你今后可别再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事了,会遭报应的。屋里没人的时候,我就发正念,“正念法力捣妖穴”[6]。

那个没三退的警察進来,看我立掌,问我干什么呢?我说炼功。他一听就火了,说炼什么炼?别炼了,字也不签,害的我们这时候下不了班。我笑着叫着他的名字说:别急眼。他说,你不签字,交不了差。我借机说:你们所现在谁是所长啊?让你们干这么大的蠢事,迫害法轮功,这不是让你们往枪口上撞吗?!别人躲还来不及呢,谁不怕瘟疫找上门哪?!真是昏了头了。

我又给他背了一遍《洪吟四》〈灵不灵〉,接着讲了历史“三武一宗”灭佛的下场。我再给他讲三退时,他说,你要签字,我就退。我说,你不是真心的,也不好使。

这期间,国保队长来了,我没签,又来一个大个彪悍的男警,我也没签。我心里挺平静的,知道师父就在我身边。我在心里跟师父说:“师父,弟子平时三件事做的不好,这次一定不给师父丢脸。”

八点多钟,他们让我们回家了,书也没给。经历了十个小时的正邪之战,在师父的慈悲看护下,我和同修堂堂正正的闯出魔窟。

写出此经历是为了证实大法。过程中,有很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如:利用常人的法律条文记不准,真相讲的不透,如果平时要象这十个小时这样精進,邪恶因素敢找我吗?它跑都来不及。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理性》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四》〈灵不灵〉
[5] 李洪志师父经文:《再棒喝》
[6]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围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1/22/在公安局十个小时的经历-4154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