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教师吴国辉被迫流亡 女儿被强行采血样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内蒙古报道)内蒙古巴林左旗小学女教师吴国辉女士二零一一年端午节的前一天买菜的途中被警察绑架、非法判刑三年半,被劫持到内蒙古呼和浩特女子监狱,被迫害得骨瘦如柴、奄奄一息,二零一二年五月保外就医,后被迫流离生活至今。呼和浩特市赛罕公安分局还对吴国辉下了非法通缉令。

二零一九年七月中旬,吴国辉的小女儿接到一个电话,说是呼市女子监狱的,要采吴国辉小女儿和她家亲人的血样,还说跟她小女儿的爸爸和姐姐联系不上了,他们换电话号码了,又向她小女儿要他们的电话号码。

七月下旬的二十三日左右,巴林左旗东石桥子社区人员,给吴国辉的大女婿打电话,说让吴的大女儿去一趟社区。大女儿和女婿他们去了社区后,一个男警察让一个女警察非法采了吴的大女儿的血。

吴国辉大女儿问男警采血干啥,男警说大数据、普查户口用。这个男警其实在骗吴国辉的大女儿,因为社区和当今政府实施的“三实一标”,明确规定的是采每户男主人的血。说是普查户口用,但他们办公桌上放着一张纸,这张纸的题目大致是《内蒙古呼和浩特市监狱失踪(或“在逃”字样)人员亲属联系卡×××档案》。

吴国辉是赤峰市巴林左旗原福山地乡(后又合并到林东镇)的一名小学教师。她从小得的风湿性心脏病、伴随着气管炎、胆囊炎、神经性头痛、风湿病等多种疾病,经常上班时病倒在学校,为了治病,用尽了各种方法,家里穷得靠借钱活命、亲戚帮助。一九九六年五月十三日修炼法轮功后,才四天全身的病全都没了,人从此变得精神乐观,在生活中、工作上处处按真、善、忍要求做好人。

九九年七月中共动用全部国家机器对法轮功迫害后,吴国辉多次被非法关押、勒索钱财;二零零三年三月被非法押到了赤峰市洗脑班,遭受连续八天八夜的罚蹲、罚站、薅头发、扇耳光、踩、搓、拧,连续几小时被十几个人围攻殴打、强迫看恶毒攻击大法的录像等迫害。

二零一一年六月五日(端午节前一天)上午,吴国辉开车和丈夫去菜市场买菜的途中,被巴林左旗公安局非法抓捕、构陷,被非法判刑三年半,于同年十二月十三日被劫持到内蒙古呼和浩特女子监狱,被迫害的“只剩一把骨头”(监狱医院监区长董玉玲亲口说的),于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一日保外就医回家。后来呼市女监肖梅等人员几次到吴国辉家,要将她所谓“收监”;当地公安局国保、司法、社区等人员多少次的骚扰、监视,致使吴国辉一家无法正常生活。吴国辉被迫流离失所,此后她的家人又多次被骚扰和监视。

吴国辉二零一五年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在寄往最高检察院的控告状中说:“历时几年的流离生活,我吃了无尽的苦,身心受到了无尽的摧残,而且公职从一二年被非法开除,没有了工资。没了生活来源,虽在外地也不敢出去打工。连吃顿饱饭、有一个稳定的住处的权利都没有,生命受到另一种变相的威胁。”

那些假以法律之名迫害善良法轮功学员的所有参与者,请静心思考,扪心自问:做好人遭受迫害、讲真话遭受迫害的社会,可不可怕?你愿意你的孩子生活在那样的社会吗?别再人为的制造着无辜善良人被迫害的悲剧,别人牵驴而你们自愿帮别人拔了橛子,未来就还得替别人买单。有位律师在法庭上这样陈述:今天我在这里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申辩,是有充分的法律依据的,为他们维权我理直气壮。我最担心的是:当这一段历史过去,法轮功真相大白于天下、沉冤昭雪的那一天,当参与迫害者(很可能包括您)站在被告席上的时候,有谁、用什么法律来为您辩护?

法轮功是真正佛家高德大法,真善忍是普世的价值。对法轮功迫害,是犯下如天重罪,是真正在迫害自己。常言道:“宁搅千江水,不扰道人心。”古今中外,迫害正信的强权暴政从来没有一个成功过的,所有残害良善的元凶、爪牙没有一个善终的。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