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劳教所黑窝里炼功、洪扬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三日】二零零三年八月我被当地派出所绑架到市劳教所遭受迫害,失去了人身自由。劳教所每天给我们上政治课,進行洗脑宣传。

讲真相

我当时就是觉得委屈,就向劳教人员洪扬大法的美好,讲大法祛病健身有奇效的实例,讲自己通过修炼后无病一身轻的美好感受,他们都很愿意听。警察也听了,并说:“你得遵守院规队纪”。我说:宪法讲人权,讲信仰自由,我们属于信仰问题。你不让我讲,你不把我的人权剥夺了吗?你们首先是违法行为,是触犯宪法,应受法律制裁。警察说那你找江泽民去。我心里想:不能跟警察斗,不能触及他们恶的一面,得善意的去讲,所以每天有机会我就找警察讲,到警察办公室讲。

有一天,大队长刘某某对我说:“你能说,你跟院长去讲,看他能不能让你回家。”我说行。刘说那就星期六。到了星期六,刘把我领到院长的办公室。一進门,院长就说,你就是某某某吗?我说是。“申诉书是你写的吗?”我说是啊。妻子来看我时,我把申诉书给妻子,让同修上网了,看来他们也看了。这时一个中年女子说,那你就给背一遍吧。我就开始背:我们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迫害,我们是冤枉的,法轮大法是千古奇冤,应还法轮大法师父清白与公道,法轮大法传播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受到世界人民的喜爱,法轮大法教人做好人,炼功祛病健身,福益社会。不是好人越多越好吗?坏人越少越好吗?对我们的绑架关押是不道德的,不文明的。中国是四大文明古国之一,对我们的非法关押是给中华民族抹黑,是人类的耻辱。希望警察明辨是非,悬崖勒马,给自己留条后路,不做江泽民打人的棍子,不做替罪羊。善恶有报是天理,历史上任何对正信的迫害都没有成功过,任何对好人的迫害都是可悲的,希望你们都能做一个好人,好人一生平安。

院长说:得了,你今年多大?我说四十二,院长说你也就十八,你多高文化?我说高中毕业,院长说你有大学水平。院长说那你要我做什么?我说无条件释放。院长又说我做不了主。我说上有政策,下有对策。院长说你回去吧。

回去后,我继续讲真相和炼功,包夹也跟着炼。中队长王某某知道后,把我叫到办公室,说你炼功了,还教包夹炼啊!我说炼功了。王说这不是你的家,再炼就处分你。我说那你就给我放回去。他伸手打了我两个耳光,并拳打脚踢,我没有害怕,只受了些皮肉之苦。跟我学炼功的那位劳教人员也被叫到办公室,也被暴打了一顿。他回来跟我说的,他还说法轮功好,他信法轮功,电台、电视台是说谎,它们抹黑法轮功。不久他被转到锦州去了。后来他的伙伴跟我说,他到那三个月就回家了。

在办公室炼功

再说我被王某某暴打后,我就绝食抗议。他们就给我插管灌食,我就往下拔管,他们再插,我就再拔。就这样,大队长刘某某就允许我一个人炼功,别人不让炼,后来别的同修也跟着炼,大队长就把我叫到办公室炼。我平时静功只能炼四十五分钟,在队长办公室炼两个半小时,三个小时,我知道是师父加持我。

就这样我炼了一星期。他们受不了了,有一个警察说这不行啊,院方要知道了,咱们不得受处分吗?副大队长说他都炼好几年了,功夫老深了。大队长说给我点面子,你先别炼了,我求求你。我没有作答。

被抽血

一天,从楼下上来一帮人,大队长刘某某说法轮功的都过来站好,市医院来给你们验血,检查你们的健康状况,关心你们。过几天又有313部队医院来抽血,还有沈阳的一个医院也来抽血,抽血放在试管里,每次最少5毫升,有的抽两管,重点的还要多抽,(就是他们看不上的),并贴上被抽血人的名字。当时并不知道是跟活摘器官有关。直到有一天,我清晰的听到一个警察在楼下跟大队长说,怎么没把某某某(指我)弄走,刘某某说他是某型血,配不上。

抵制劳动遭暴打,警察遭报应

一次在挖树坑栽树时,中队长王某某说每个人都拿铁锹和镐,我没拿。王说你怎么没拿。我说我要拿不就承认你们迫害我们是对的了吗?王随之把我推到一个黑屋内一顿暴打,鲜血湿透了我的衣服,脸肿了。类似这样的暴打我已经记不清多少次了。中队长王某某叫劳教人员把我衣服给换了。

第二天王某某没上班,大约十五天后王上班了,到我跟前说:对不起,我以后不打你了,打完你之后我就上医院了,现在胸还疼呢。不打我之后,后来就把我调到二大队去了。

继续洪扬大法和炼功

到了二大队,我依然冒着被打的压力继续洪扬大法和炼功,给二大队警察写真相信,到警察值班室讲,跟劳教人员讲。有的普教和警察同情,心知肚明。一天,一个劳教人员向值班警察汇报说我炼功,我听见警察说:“我管不了,别跟我说,回去。”警察在背后议论说,他愿意咋炼就咋炼,不出事,稳当儿的得了。就这样又把我调到四大队。

到了四大队,我还象以往那样,讲大法的美好,大法祛病健身有奇效,提升人的道德,我们没有罪。一天我正在抱轮,一个包夹推我说大队长来了,我没在乎继续炼,大队长在屋里走了一圈,到我跟前没吱声,象没看见一样出去了。

绝食抗议、出黑窝

一天,四大队队长赵某给上政治课,進行洗脑宣传,说大家注意听,听完写心得体会。别人都注意听,我低头背大法经文《论语》,赵看我低头,走到我跟前说,我刚才说啥来的,你重复一遍。我说不知道,赵说那你干啥呢?我说背法。赵说你得遵守院规队纪。我说宪法第三十五条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的权利,你们不剥夺了我们信仰自由的权利了吗?你们首先违反宪法和法律,应受法律制裁。赵回到办公室,叫来五个警察,拿布衫蒙上我的头,拿警棍和狼牙棒一顿暴打,打的我头晕目眩,衣服被鲜血染透,昏死过去。警察端来一盆凉水把我浇醒,醒来后发现一同修在我身边对我说,你的头都变形了。我满口牙都活动了,不能吃东西,胸部还疼。每到吃饭时,也端不起饭碗,吃不了,这样十八天滴水未進,但我头脑非常清醒,我知道是慈悲的师父在加持我。

十八天后警察发现我躺床上起不来了,就问包夹:“他多少天不吃饭了?”包夹说很长时间了。警察说明天赶紧插管灌食。第二天,警察带五名普教到市中心医院给我插管灌食,每次80元。有按头的,两个按胳膊的,两个按脚的,因为长期绝食,胃里带绿色血液的液体喷到插管大夫身上,大夫说不能插了,他的胃破了,还有炎症。回来后让院医给我打吊针,找不到血管。这天是星期五,星期六和星期日是双休日。星期一有司法局,“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院长一同到中心医院给我抽血化验,做心电彩超,花了一千五百元钱,血还是抽不出来。因为血管瘪了,找不着血管,又回来了。大队长跟我说,你的血抽不出来,你回不了家,你得喝水。晚上包夹看着我,让我喝水,我梦中看到院长对大队长说,他喝一口水,吃一口饭都不能回家。

第二天又到市医院检查抽血,我想得让他抽两滴,四个血科大夫,只有一个勉强找到一根血管,才抽两滴,抽血时我想:心脏病和病毒都在抽出的两滴血的试管里,验去吧。化验结果是:心脏病,还有好几种病,这回大队长低头不语。院长,“610”,司法局,劳教局研究开会,院长庞某某让院医连夜将我的病历整理出来。

回来后,警察在办公室开会,因办公室就在我的隔壁,他们的谈话我听的非常清楚,大队长说所有干警必须同意释放回家,如果有一个人不同意也回不了家,大家必须表态,其中有一名干警就真的没表态,不同意释放。大队长崔晓东说你不同意那我就撤你的职,让你回家。某某某,(指我)他走过三个大队了,所有普教都被他说服了,还炼功,各大队都成炼功点了,院方要知道了,我们月奖,年终奖都没了,我们还得受处分,你说能不让他回家吗?还有警察说他脸都走像了,瞳孔都散了,还好几样病。最后一致同意释放我回家。

这段不堪回首的经历已经过去十六年了,如今在伟大师尊的慈悲保护下,我依然走在助师正法、返本归真的路上。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