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学员从新走回修炼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六月三日】我不到四岁的时候就和妈妈一起学法轮大法了。那时候我的外婆身体虚弱,动不动就感冒头痛,浑身无力,吃不下,睡不好,没有精神,医院查不出具体的病,只是说各个器官都老化了,在医院住着也没有起色。后来外婆听朋友说可以去试试炼法轮功,没想到外婆学了后身体变化很大,以前的各种症状都没有了,人也精神起来了。那时候,妈妈的身体也不是很好,常常失眠,经常生病。外公看到外婆的身体变化,就打电话告诉妈妈也去当地找一找炼功点,学法轮功。

我出生后身体也差,三天两头生病,我记忆中那时经常去医院输液和打针。妈妈得法后,也就带着我一起学了。从此我再也没有去过医院,没有吃过一粒药。我记得那时候每天晚上吃完晚饭,妈妈就领着我去炼功点集体炼功学法。我那时候小,思想很单纯,大人们炼功我就跟着一起炼,大家学法和相互交流修炼心得我就在一边听。妈妈也常常和我说要做一个好孩子,守好心性,事事对照“真、善、忍”。

因为在这样一个修炼的环境里长大,所以我从小到大一直比较听话,也从来不做欺负同龄人的事,别人欺负我的时候我也尽量忍让,不和别人计较。

我刚上小学的时候,谎言铺天盖地的袭来。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集团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听到电视里污蔑法轮功,我心里不解。后来在电视里看到了所谓的“自焚”。幼小的我,被吓了一跳,头脑里满是疑惑:为什么会这样?!这和我们平时学的法完全不是一回事,我身边的学员也都不是这样的啊!“自焚”就能升天?这是什么可怕的歪道理,师父没有这样叫我们做啊!那时的我怎么能懂得,江泽民是为了一己之私,妒忌法轮功如此受民众欢迎,开始编造谎言污蔑法轮功、煽动仇恨。尽管如此,我们始终没有放弃自己的信仰。

迷失在常人中

我上学后,学业日渐繁重,玩心也重,看电视玩电脑,妈妈常提醒我学法炼功,我也不情愿了,只是在生病的时候才知道学法炼功,病一好了,又不坚持了。就是这样,慈悲的师父还管我。在我多次生病的时候,也没有吃一粒药,很快就好了。有一次好几天都没有大便,那天早上肚子痛,但是大便不出来,蹲了一个小时,难受的哭了。妈妈给我请假不去学校,然后先是用肥皂给我润滑,结果没有用,再灌油润滑,还是不行,我胀的难受的不行。妈妈说:“这种情况只能去医院了,要么你还信师父信大法的话,就放下心和我一起学法炼功。”我不想去医院,于是就在家和妈妈炼功学法。神奇的是,后来我再去上厕所的时候一切恢复正常。

这样神奇的事情很多,是大法师父慈悲,替我承受和化解了这些病痛和魔难。可是,在上学期间,我借口每天作业多,学习忙,没有每天坚持学法,虽然心里知道大法好,但是没有时刻对照“真、善、忍”,我慢慢的掉入了常人社会这个大染缸。

在上初中的时候,青春期的我开始叛逆,偷偷谈恋爱,做事拖延,父母管的越严,我就越叛逆,时常和父母争吵,学习压力也大,比较自卑,成绩也不理想。初中毕业后去了澳洲游学,感受了和国内不一样的学习方式和氛围,很是喜欢。在家人的支持下,我选择到了澳洲留学。

初到澳洲,没有了父母的管束,觉的自己象出笼的小鸟一样自由,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了。妈妈还是通过电话时常告诉我要多学法,才能归正自己的言行。我只是偶尔学一学,但都没能坚持。因此我逐渐的被不好的思想观念和行为所带动,常常喜欢八卦别人,说别人的是非,还无意间看了同学硬盘里的色情视频,结果一步一步滑了下去。

上大学的时候,由于经常要使用电脑写作业,慢慢的我开始沉迷在电脑上看各种电视剧和综艺节目,后来又发展到在手机上看,在手机上玩各种社交媒体,浪费了大量的时间,写作业能拖延就拖延。

大学期间,我认识了我现在的丈夫。毕业后,我们回国结了婚。回国期间,在家呆的无聊就和丈夫一起下载了现在很流行的一款手机网络游戏,那是一个为了自己能活到最后,尽可能多的搜集枪支弹药和杀掉敌人的第一人称枪战游戏。一开始我内心隐约的知道不好,但是耐不住寂寞和好奇,抱着试试看的心态,结果就上瘾了。一玩起来就是好几个小时,手机没电了就边充电边玩,玩的手指酸痛、眼睛酸胀才罢休。回到澳洲了,也一直玩,玩的饭不想做,家务不想干,觉也不想睡。我知道这个状态不对,可是游戏吸引力太大,自己总是控制不了。后来我睡觉都一直梦见自己在打游戏,休息不好,白天甚至出现了幻觉,听见汽车声就以为是敌人开车来了,看见飞机飞过就觉的是游戏里的物资空降包要来了。到这时我才意识到,我不能继续玩下去了。决定戒掉游戏,可是非常的难。卸载了又下载,一直没能彻底戒掉。

去年,我刚满二十五岁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怀孕了。我特别重视,每天都在查有什么要注意的,有什么要多吃的。可是没过多久就发现有少量出血,接着开始强烈的恶心,从早上一睁眼到晚上闭眼前都是不断的头晕恶心想吐。一直等到孕八周去做B超,结果被告知是部份性葡萄胎,胎心已经没有了,需要人工流产。我当着医生的面就忍不住哭了,回到家又哭了一天,想不到从小到大一直顺顺利利的我会遇上这种事。做完手术后,被告知手术中流了五升的血,需要输铁。

从新走回修炼

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我想起了大法,想起了师父。我开始听大法歌曲,听着听着,我就不自觉的流泪了,想到自己浑浑噩噩的荒废了这么多年的时光,十分后悔。我明白只有大法能改变我的现状。正好在输铁的时候,我出现了过敏症状,全身很痒,医生给我吃了抗过敏的药,然后想继续观察。

我想,既然都过敏了,还输什么呢?我决定出院,医生警告说我出血过多,就这样出院会有晕倒的可能,而且过敏的症状有可能还会继续出现,甚至更严重,如果执意出院,要签字,一切后果自己承担。我没多想,就签字回家了。我就觉的师父不会放弃我的,我要回家好好修炼,真正从新开始修炼,不能再象以前一样每次都是身体不舒服了才想起大法。

回家后在家休息了几天,每天都听师父的讲法,渐渐的我的精力恢复了正常,没有出现医生说的会过敏和晕倒的现象。我继续每天坚持炼功学法,两个月后,医院忽然打电话告诉我说,病理检测的结果显示并没有葡萄胎,只是一个普通的流产,等恢复好了就又可以怀孕了。我此刻明白,是师父管我了。之前检查多次都说是部份性葡萄胎,还是本地最权威的医院诊断的,并且告诉我说这种情况要至少一两年后才能再次怀孕,而且每周都要抽血化验,因为要保证没有继续增生。现在看来,这些都不用担心了,也不用每周去抽血了。经历了这次魔难,我下决心真正走入修炼,不能再错过这个机缘了。

真正走入大法修炼两个月左右,我就发现之前强烈的游戏瘾再也没有出现过,一点也不想碰了,看着丈夫玩,我也没有想玩的心了。现在想想,自己当初因为好奇心和为了追求精神刺激而玩这种暴力的、为了自己游戏中的利益而杀人的游戏,头脑中装满了这种自私、暴力、邪恶的念头,还占用很多宝贵的时间,搞的生活一团糟,是多么的不应该!手机我慢慢用的也少了,以前我吃饭或者去洗手间,总是要用手机刷微博、看视频或者电视剧,手机时刻不离手,现在我也戒掉了这个坏习惯,发自内心的觉的看这些也没什么意思了,不能让手机操控我的人生。并且我以前时不时会冒出的看色情视频的想法再也没有出现过了,不去想了,一想就觉的恶心。

我从高中开始,胸部就能摸到硬块,而且每次来例假胸都会变硬变痛,真正开始修炼后,一次洗澡,我惊喜的发现硬块全都没有了,胸部再也没有肿痛过了。我知道我的这些改变是大法带给我的,是师父给我净化了身心。

从上小学,到我怀孕流产,这么多年,我走了这么长的弯路,再一次回到修炼中,更深刻的体会到了修炼的美好。这么好的大法,我不能不珍惜;这么好的大法,我也不能不告诉世人。如果不是修炼法轮大法,我也许会像现在的很多年轻人一样在手机、电脑、游戏、暴力和色欲中堕落,在忙忙碌碌的生活中迷失方向,在病痛中思考不出生命的意义何在。这样下去,我们的未来会是怎样?

希望我的亲身经历能够带给世人一点思考,能知道法轮大法好,让善良的人们都能明白真相,不要被谎言所蒙蔽。愿大家都能够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