闯病业关中去人心、坚定正念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五日】前几天,我经历一次病业关,在这过程中有一些心得体会,和同修交流一下,希望能给病业中的同修一点启发。

几天前早上,突然感到左上边补的大牙有点痛,我也没在意,心想着正是天气变换的时期有点火气。就这常人的一念,招致邪恶的迫害。到了晚上上牙突然剧烈疼痛,做完饭,牙齿痛的别说吃饭,喝水都痛的直打哆嗦,上下牙都不能碰上。我马上意识到这是邪恶的迫害,不承认它,发正念清除。

可是疼痛一直持续,最后连眼睛疼的都睁不开了,左边的太阳穴要裂开了,看书看不了,听法都不能静下心来听。我向内找自己的执著心,平时不注意修口,总想发表一下个人的观点,对孩子要求过高,也无非是显示心、争斗心、自以为是的心,喜欢看常人的东西,尤其是韩国的综艺,沉浸在常人的搞笑之中,三件事也在做,但经常是杂念一堆,尤其发正念,经常被杂念干扰,不能彻底清除邪恶,助师正法。我要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

但我心里非常清楚,我虽然有这些执著,但有师父管,我会向内找修掉它,不承认邪恶的迫害,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包括旧势力本身与它所有的机制以及一切败物。我持续发正念,疼痛时好时坏。发正念时候想起师父为我们承受的一切,泪水直流,自己就这点痛都这么难承受,那巨大的业力师父为我们承受,师父啊!谢谢您,您辛苦了!就这样一夜未合眼。

第二天早上做好饭送孩子上学后,心里有点不想出去炼功,我马上醒悟这是邪恶不想我去,这个炼功点就我一个人,我不去就可能错过有缘的人。我坚定正念去炼功,表现上没有任何异样,沉静在炼功中,也不那么疼了。

但是到了第二天晚上,情况更加糟糕,左边的上牙和下牙好象都开始疼了,疼痛连成了一片,那种钻心的疼痛,连一刻都不能安静。脑中甚至闪念:“牙疼不是病,疼起来要了命。”我一惊这是常人的理,我是大法弟子,不承认它,它只对常人有用,对炼功人无效。我持续发正念,但没有缓解,想起师父的法:“发正念是非常管用的!一灭成片成片的就灭掉了,可是它很多,宇宙多大啊,这个东西,而且宇宙的层次很多,你灭完了,不一会,时间不长,它又渗透过来,它又来,你再灭。就是不断的这样发正念,要坚持一段时间,才能够明显见效。不要觉的发完正念了,感觉好一阵,又不行了,你就失去信心了。我告诉你,它们就是用这个办法在耗你,耗你的坚定信念,大家要注意这些事。”[1]我心里虽然清楚大量的邪恶已经被清除了,但败物、虫子、细菌乱七八糟的东西也是一层一层的来,不知何时是个头,心里产生了无奈的感觉。师父法理讲的再清楚,有些难还是自己要过。牙疼就象盘腿消业一样,痛一阵好过一点,一会儿又剧烈的疼痛。疼的好像一秒都坚持不住了。

到第三天晚上,已经发展到左边的脸都疼痛,左边脖颈发僵,三天来一口饭没吃,喝水都疼。感到自己疼的实在坚持不下去了,决定天亮炼完功去牙科诊所。

到了牙科诊所,医生说要针管治疗,比较贵,我说我不治了,忍着。医生说你忍不了,我说:“没问题,我忍的了”。就这样回来了。可能就这坚定的一念,回到家后,发现牙不那么疼了,靠在沙发上,闭上眼睛就感觉疼痛的大牙里面象大树被连根拔起,感觉牙根有丝丝的疼痛,但那是一种被治愈的疼,很舒服。我知道师父帮我把旧势力的根连根拔起,眼泪不由夺眶而出,谢谢师父。师父一直看护着我。我更加坚定正念,发正念,清除一切邪恶。

发正念的时候,突然发觉原来疼、麻、酸、胀、饿、热、冷、累等等这些原来只是人的感觉,也是控制人这一层的因素,我发正念的时候好象能静静的观察它们,我不感受它们的时候,就对我干扰不大,你越感受它们,它们本身的那种感受越强烈,越能控制你。这个只是我的一点感受。

同时,我发现牙齿有些微微的辣味,前几天因为剧烈的疼痛没有发现,我悟到我执著辣味的心,以前我一直觉的我对食物没有执著心,吃什么填饱肚子都行,但吃饭重口味,有辣才觉的有味,不知不觉中形成了对辣的执著,喜欢就是执著。明白古人为什么讲粗茶淡饭,重的口味也会引起人的执著,修的要无一漏,这也是执著。“食而不味 口断执著”[2]。

我写这些,是想和过关中的同修说,日常中一些不正的观念、人的理,出现就要发正念及时清除,不能放任它。不管什么时候都要信师信法,千万不要失去信心。

以上是我闯过病业关的一点体会,如有悟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再次感恩慈悲伟大的师尊对弟子的呵护!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道中〉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