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苗的玉米高产了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三十日】我是一九九八年七月得法的大法弟子,今年七十一岁。修炼前我患有心脏病、腰腿痛、脑动脉硬化、轻微脑震荡、结肠炎、妇科病、痔疮等多种疾病,修炼法轮大法不到一个月,折磨我多年的这些疾病全部痊愈。

家人看到我修炼后的巨大变化,都非常支持我修炼,因此我们全家都在大法中受益。下面讲几件发生在我家的神奇事。

小偷偷牛牛不走

在二零零二、零三年左右,当时我家住在农村,那年春耕时,家人们去地里干活,我因在家孵小鹅就没去。

因那段时间白天停水,我把水龙头打开后忘关了,来水的时候我不知道,结果水漾了一地。家人下地都很累,我就一个人一盆一盆的淘水,淘完水都半夜十点多了。然后我又烧了白开水给家人们准备上。我们跟小叔子一家住一起,算是东西屋吧,烧完水我问小叔子媳妇:暖壶在哪里?我给你把水灌上。我这一喊把小叔子媳妇喊醒了。

收拾完快十一点了,我就坐下发正念。反正孵小鹅两、三个小时就得摸一次,十二点之前不会睡觉的。我正发着正念,被我叫醒的小叔子媳妇,听到后园子有动静,趴窗户看了一眼就喊我:“二嫂,老牛咋上后园子了呢?”我说:“那就招呼老六(我家小叔子)弄回来吧。”这时弟媳妇起身趴窗户仔细看了看,喊道:“不好了!你还发正念呢,咱家来小偷偷牛了。”

弟媳妇这么一喊,我向后园子望去,只见两个小偷,一个在前面牵着牛,一个在后面拿着棍子打牛,后园子的栅栏都被小偷拔掉了。可是任由小偷怎么折腾,老牛就是不走。那两个小偷听到我弟媳妇这么一喊,吓的撇下老牛拔腿就跑。我们看到老牛也没被偷走也就没去追赶。过了五天,那头怀孕的老牛就产下小牛。当时那头牛价值一万多元钱,这可是我们家当时大部份家产啊。

我家老牛没被偷走全都因为师尊保护,因为我修炼大法会处处为别人着想,给小叔子媳妇灌水将她叫醒了,牛才没被偷走啊!

缺苗的玉米高产了

二零一八年春天特别旱,我家玉米种浅了,偌大一片地,稀稀拉拉没几棵苗,别人家种的深,远远望去绿油油的一片。儿媳说:咱们补种吧。我说:不了,就这样吧,有多少算多少,收多少算多少。当时我家已经搬到城里住,我家是学法点,如果补种玉米就得住农村几天,耽误同修们学法。

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有师在有法在,不会让我们饿着,把心放下,就交给师父吧。

第二天早晨,我发完正念就上地了,从地的这头走到那头,边走边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师父帮助。在地里转了一圈我就回家了。神奇的是当天就下雨了。过了几天再去时,我家地里的苗全出来了,但没有别人家的苗大。可是秋收的时候,我家的玉米却比别人家的产量高。我家两垧七亩地产玉米三万七千多斤,而我亲家的苗长的可好了,他家一垧地才打了九千多斤玉米。他们都感到诧异,我趁机说这都是我修大法的福报,儿媳高兴的说:咱家地可真神了啊!

家人们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非常相信大法。

老伴儿身上的神奇事

二零零五年至二零零七年间,我因修炼法轮功遭受中共邪党的迫害,我和老伴儿被迫远走他乡,来到浙江台州打工。那个时候我打两份工,再卖点废品,一个月能赚个一千多元钱。在农村从来没赚过钱的我被利益诱惑,觉的那样的生活还挺好,就不想回来了。修炼也不精進,每天只看《转法轮》。

没想到老伴儿突然得了病,左面肝脏长个血管瘤,右面肝脏肝硬化。老伴儿的大哥就是五十九岁得肝癌去世的,我老伴儿怕是家族遗传,闹着要回家,说死也要死在家里。无奈我只好陪着老伴儿回到家乡。回来后我就溶入到整体的正法洪流中,而老伴儿也没吃药、也没打针,不到一个月肝病就好了,上医大二院去检查啥病没有。都说肝病不能喝酒,老伴儿天天喝,啥事没有,红光满面的。原来老伴儿的病都是假相,为的是让我回来走好修炼路啊。

二零零九年的一天,老伴儿上农村儿子家,半夜突然出现脑血栓的症状,半个身子不好使,他马上想到了师父,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念一宿。第二天早上起来身体恢复了正常。老伴儿兴奋的给我打电话说:昨晚好悬,差点得脑血栓,我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念了一宿,早晨起来啥事没有,好了。白天我老伴儿满屯子蹓跶,见人就讲他的经历,告诉人家你们也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看我都念好了。

老伴儿之所以能在大法中受益,是因为他非常支持我学法修炼,能善待大法弟子,哪个同修来我家一定热情邀请吃饭。哪个同修几天不来了还总念叨,谁谁咋不来了呢?二零零三年迫害非常严重时,我们地区同修“五·一三”时想组织一次交流,可是好多同修家都不敢让去,我听说后告诉他们上我家吧。那天晚上,老伴儿在院子里放哨一直到半夜十一点多,他一点怨言都没有。老伴儿对大法的正念得到大法给予的一次又一次的福报。

今年五月初,在大连上大学的外孙女要回家住几天,我老伴儿对她说:你别回来了,我去你那里玩。于是女儿就跟我商量,让我陪着老伴儿去。我很不情愿,怕耽误学法、救人,但考虑到老伴儿去了没人照顾,外孙女还小,两个人有点啥事咋整啊?还是陪着去吧。

一天,我们三个去大连的星海公园,快要到公园时,我在前面走,老伴儿和外孙女在我后面跟着,这时迎面突然出现一辆灰色小轿车,奔着我们冲了过来,那车刮了我兜子一下后继续往前冲,我心想这车要肇事,刚想到这,只听“妈呀”一声惨叫,我回头一瞅,只见两女一男直挺挺的躺在地上,口吐血沫,我老伴儿和外孙女不见踪影。当时我脑子一片空白,定下神来想:没事。赶快发正念清除迫害我家人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求师父救救他们,我家人没事。我四处寻找,只见外孙女躺在前方马路上,一动不动,我老伴儿在我左前方的草坪上躺着,也一动不动。我先跑到外孙女那,叫着她的名字,不一会外孙女醒了过来,慢慢的站起来,没啥大事,我告诉她:赶快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只有师父能救你。外孙女点点头,说:姥姥我知道了,你快去看看我姥爷吧。这功夫警察已经来了,看着我老伴儿躺那一动不动,说这老头完了。问我怎么样,我说没事,警察都说:“这老太太哪辈子积的德啊,有福啊!”

我招呼着老伴儿,叫了半天,老伴儿缓过来了,只见他的脸毫无血色,煞白,一个七十二岁的老人经历此劫难有多少能挺过来的呢?我说:你赶紧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老伴儿示意他明白。这时救护车到了,老伴儿一路念着大法好,到了医院一检查,老伴儿啥事没有。外孙女有一只胳膊有一处骨裂,医生要给手术,我心想三天后在我家开交流会,外孙女住院我回不去,交流会不得取消吗?说来特别神奇,医生再次检查后说:不用手术了,打上石膏养养就好了。

老伴儿在那住了三天院我们就回来了。回家后老伴儿做了全面检查,结果是从头到脚啥毛病都没有,非常健康。现在他已经到地里干活去了。外孙女的胳膊养了一段时间也康复了。

而那三个躺在地上的人,一个脊梁骨骨折,一个牙全没了,一个被摔成严重脑震荡,要经历三次手术。老伴儿看到他们那样子,感慨的说:“多亏李老师保护,要不是你修大法,我们就完了。”他说当时在救护车上往医院走的时候,肋骨那儿还疼,念着念着“法轮大法好”,到医院就不疼了。老伴儿这次是彻彻底底的信服了大法,以前也有不解的地方说些怀疑的话,从那以后再不说了。

外孙女小时候天真无邪,每到逢年过节跟我孙子抢着给师父上香磕头,可是上大学后名利心越来越重,被社会这个大染缸给污染,一周前因为没入党而没竞争上学生会主席而大哭,一周后经历了这次生死劫,算是彻底醒悟了,她说:“姥姥啊,当多大官、有多少钱都不重要,有命才重要,一瞬间命就没了。”家人们也都更加的敬重大法和师父了。

女儿的故事

我女儿非常支持我修炼,每到发正念的时间,女儿总是提醒我:妈,到发正念时间了,我炒菜你去发正念。她也愿意看《明慧周刊》,做人做事也用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女儿是一所农村学校的老师,女婿年年挣不来钱,都是女儿养着,换作别人可能早就离婚了,可女儿懂得了人与人之间的因缘关系,安于天命,没有离婚,使得孩子有个完整的家。

有一次,他们学校周一早上升旗,女儿看过《明慧周刊》上同修交流说发正念邪党旗就升不上去,她就想我也试试,然后心里默念发正念口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1]果然播放红歌的音箱坏了,邪党旗升一半掉下来了,那次升旗仪式就不了了之了。

二零一六年,我女儿学校晋升中级职称,三个名额有四、五个人竞争。在中国学校要想晋升职称不贿赂学校老师和领导就很难晋升上,民主测评这块份量很重,几乎决定成败。参加晋级的人中有一个是校长妹妹,我女儿很没自信,回家跟我叨咕说想给学校老师、领导送送礼。我就用大法的法理开导她,师父讲:“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2]晚上女儿就做个梦,说她站在河边,看到河面上飘过去三张百元钞票。醒来后女儿跟我说:“妈,我不送礼了,师父都点化我了,送礼钱等于打水漂了。”女儿悟性好,师父一点就透,我也很高兴。那天她给师父买了供果上供。结果评职称时抽取的评委心明眼亮,知道参评人员有弄虚作假的,没给高分,结果我女儿一分钱没花成功晋级。

我们全家多年来沐浴在师父的浩荡佛恩中,在此感谢师父的保护和救度,弟子唯有做好三件事,证实大法,以报师恩!还望那些不尊重大法的世人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得到神佛的护佑。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发正念两种手印〉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