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项目配合中走向成熟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一日】或许是机缘成熟,我加入了一个本地新项目的筹划和运作中。至今,这个项目平稳的走过了四、五年,我在项目配合中渐渐的走向成熟。我非常感激师父给我这样一个环境和机会,从中锤炼自己、熔炼自己。时值大法弟子心得交流的机会,我将这几年的感受和历程与同修交流。

一、时时修自己

所有参与者的修炼状态都会反映到项目的進展与救人力度上。我参与的项目,在这点上反映的尤为突出。项目停滞不前的时候,基本都是我需要在心性上提高的时候。我时刻提醒自己要“向内找”,而且只有找对执著心的时候,项目才会往前推進。

1、面对不同意见

在讨论项目具体实施方案时,小组的同修经常会出现不同的想法。特别是项目初期时,框架没有搭建好,大家的想法都不成熟,需要不断的协商、修改。这个时候也是意见纷呈的时候,如何找到更好的方案,就是我的修炼过程。

刚开始,我只是在这些建议中徘徊,哪条好,哪条欠缺。这样拼接出来的东西,总是感觉缺乏生命力。我知道自己需要在心性上提高,才能看清整个项目的脉络。通过大量认真学法和与小组同修交流,我渐渐明白,大法弟子的项目是为了让世人明白真相,那么就需要从常人的角度去考虑,哪种方案更有利于他们接受真相。师父讲:“讲真相一定要理智的讲,用符合人的理念去讲。如果神来神去的讲,完全不站在人的理念上、不考虑人能不能接受,那你就是在起破坏作用了,那起的作用就是反的。一定要理智的去做,清醒的去做。跟人家讲真相的时候要考虑到别人的接受成度。”[1]

我们在做项目的时候,很容易陷入自己的情感中,觉的这样表达才能让常人重视,那样解读才能让常人了解。其实这样做出的项目,更多的是表达我们自己,而不是常人。而当今的常人,他们信神的底线很低,被现代意识冲击的无暇关注他人。要唤醒他们的良知,就得从他们的角度去考虑,如何抓住他们的眼球,如何让真相在他们的心中产生共鸣。这个时候,我再回头审视同修的建议时,哪些建议更有利于救人,哪些建议出发点存在偏移,就看的非常清楚了,整个项目的框架很快就搭建起来了。

有时候,同修的不同意见其实是师父点化,指出项目存在的缺陷。记得,项目進展到一定成度的时候,我隐隐的感觉有问题,但是找不出问题所在。一天,小组同修婉转的转述了另一同修对项目的评价。评价虽然刺耳,但真的是一针见血,把我迟迟没有找到的问题都说出来了。我心里无比感激师父,针对问题,我做了很大的调整和修改,后来大家都觉的效果挺好。

2、面对阻力

在做项目的时候,小组的同修经常感觉到来自不同层面的阻力。有时反映在工作中,有时反映在家庭中,有时反映在身体上,有时是来自另外空间的重重压力。大家一方面在心性上下功夫,不断纯净自己,另一方面多发正念,清除这些干扰。

有一段时间,我感觉自己走路的时候,腿象有万斤重一般。小组同修说:可能这个项目的救人力度大,压力也会大吧。我开始也认同这样的想法,师父在法中讲过“相生相克”[2]。但是这样的状态,让我总感觉自己需要突破什么。有一天,我突然意识到问题出在自己这,我无形中把这个项目看重了,才招来了这些阻力。

放眼周围的同修,他们都在做救人的事,只是分工不同罢了,没有差别。每个人的特长都是从久远历史就开始奠定了的,如今我有能力、有技术,那也是自己曾发过这样的誓约,扮演了技术人员的角色。那些每天在外讲真相的同修是多么了不起啊,而我却不自觉的把自己所做的项目区别对待,我的人心招来了这些不好的物质,这与项目本身救人的力度和效果没有关系。而且我把“相生相克”的理绝对化了,师父讲:“相生相克是宇宙低层特别是三界内的理。”[3]当我把这颗心放下的时候,只用纯净的平常心态认真对待这个项目时,这些压力都消失了。

3、去除欢喜心与显示心

技术同修一般都有自己的一技之长,有自己的经验,这是优势。但是不站在法的基点上处理问题,这些经验就会成为桎梏,蒙蔽自己的双眼。在这个项目中,我的经验真是少之又少,这一路走来,经常是一边查资料学习技术,一边立即用于项目中。在师父的加持下,我并没有觉的这些技术生僻,却总感觉有一种水到渠成的顺畅。开始的时候,我的欢喜心与显示心并没有显露出来。后来,小组的同修逐渐认可了我的能力时,这些心就渐渐的滋生了。

记得有一天晚上,我把自己认为做的很不错的内容发到信箱里时,暗暗的等待着小组同修的赞赏。第二天,我去信箱看是否有留言,反复進去好几次,都没有任何留言信息。这种控制不住的查看信箱的状态,让我惊醒:这不就是显示心和欢喜心在作祟吗?我静下心来,开始清除它们。等到第三天,同修留言直接告诉我,做出来的内容效果并不好,没有内涵。同修的直言,就象一桶清水彻底让我认清了显示心和欢喜心。从那以后,我做项目的时候,都认真审视一下自己,我是在表现我自己呢,还是纯净的在救人。

当项目的效果被许多同修认可的时候,我的内心也不再有什么波动了。我非常清楚这个项目中,是师父赋予我的能力和技术,是同修一起的配合,让我将这一切做好,达到救人的目地。做好本就是应该的,做不好那才是问题。

二、项目中的配合

1、分工不同,相互补充

出于安全考虑,项目不宜对外,参与这个项目的人很少,都是封闭的,有两位同修甚至从未谋面,基本都是通过明慧信箱進行交流。同修A主要负责协调;同修C是这方面的专业人士,经常给大家一些专业上的建议;同修B与我是项目的主要实施者。虽然小组人不多,但是大家都非常配合。我们也出现过几次意见冲突严重的状况,这个时候大家能坦诚的交流,不推诿、不指责,站在大法基点上找出解决的办法。

我与同修B经常会见面交流项目中的想法,他的理性总是让我看到自己在很多方面的不成熟和局限性,他指出的问题基本都是我需要提高的地方。每次交流后,无论是项目的本身,还是心性的提高方面,我都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大家共同精進,共同提高,保证了项目持续稳定的运作,以及项目的质量和救人的效果。

2、体悟“配合”的一层内涵

项目的第一阶段,主要由我负责,同修B辅助。当项目的第二阶段的时候,我和同修B角色换了,我来辅助他。我原以为“配合”就是:你需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有一次,同修B与我商讨的时候,征求我的意见,我谈了谈自己的想法。他说:我觉的你怎么好象在项目之外啊。我回来后,反复琢磨着这句话。我想,可能是我需要主动去做才行,不是被动的被提问。于是我把自己当作创作者来思考这个项目,如果我是负责人,我该如何策划呢?第二次见面的时候,当他问我的意见的时候,我一股脑的把自己的思路全倒出来了。心想:这可是我很认真的思考结果,我可没有置身事外啊。我们协商后,感觉项目还是没有太大的起色。

我回到家,心里隐隐的感觉我还是没有找到“配合”的实质。我回想,项目第一阶段的时候,同修B尽心尽力的全程配合我,项目需要什么,他都想方设法去解决。这次我怎么才能更好的配合呢?“配合”到底是什么心境和状态啊?那几天,我头脑中总是来来回回的想这个问题。

有一天,师父将“配合”两个字打到我的脑子里,字是立体的。师父在刹那间让我感受到“配合”的一层法理,它是暖暖的,是一种绵长、洪大的胸怀,是一种完全放下自己的想法去成全他人的无私状态,无比美好。我知道自己该如何配合了,我将自己的想法全部放下,认真的琢磨同修的策划,将不足的地方弥补和完善,完全没有“我的”、“他的”差别。后来,因多方因素,这个项目又转由我负责,后期效果反馈也还好。

这几年虽然时日不长,在我的修炼路上却是无比珍贵的时光。师父利用各种因素,让我从中看到自己的不足,推着我快速提高。每一次升华,就象打开了一片天,一层一层的。由于项目的需要,经常会有通宵达旦的时候,稍微休息一下就去上班,但是我从来都没有觉的苦。周围的人不知道我在做什么,就是看我每天都非常忙。

师父讲:“你能默默的去完成好你所看到的不足,你能默默的做好你应该做的,你把那件事中不完善的部份自己默默的把它做好,众神佩服的了不得,说这个人太了不得!这才是大法弟子应该做的。”[4]

我总是想:尽最大能力,默默的做好我能做的一切,我就很幸福了,我知道师父赋予我的太多太多。

今生,我能做师父的弟子,是多么荣耀啊!

再次叩谢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为谁而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一》〈北京国际交流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再精進〉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