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使我用善化解魔难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九日】一个不修炼的常人,遇到对自己不公时可能就会采取暴力行为报复,造成一定的后果,就有法院等着你;如果不报复、不发泄,怨气太大,憋在心里,就可能会生病,那样医院等着你呢。

一九九六年,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当时才四十来岁。我明白了:人的一切难,包括病痛和人与人之间的恶性关系,都是人自己生生世世造下的业力形成的,其中包括旧势力的邪恶安排。要想使自己真正的获得幸福,没有苦,没有难,就必须按照真善忍的法理做个好人,看淡名利情, 返本归真。

几年前,由村干部出面,为我和邻居调整了宅基地,为的是使宅基地方正,用我的十多平米宅基地换了他两平米。我们当时就给了对方十多平米,等他拆旧房时,再给我们那两平米,他很乐意。

几年后,邻居拆房时,又不给我们两平米宅基地了,还找了“黑社会”的人打了我们,把我们打得很严重,当时我的右眼就被打的失明了。我赶紧坐在地上读大法、背诵大法,化解心中的仇恨怨气,克制自己不冲动,不报复,要善解这件事情。我既不去医院,也不去法院。我读着读着,眼睛就渐渐的复明了。我经过几天的学法炼功,眼睛完全复明了。

邻居找人打了我们,既没有表示歉意,更没有赔偿。几天后,打我们的那帮黑社会人员又来找我们,问我们“打不打”对方,“只要你一句话,我们就去打。”我们说“不许动,不要打”,他们就走了。

后来我们盖房子时,和他要两平米的宅基地,他们说,可以给,但必须出500元钱,理由是他们雇黑社会打了我们,这笔钱得由我们出。我们没计较,就给了他500元钱。

我们以多换少,邻居找黑社会打我们,雇黑社会打了我们,钱还要我们出,我们被严重殴打,没有向他们索要赔偿费,而黑社会主动要帮我们打邻居,我们拒绝。

如果不是修炼法轮大法,我们不可能以多换少,黑社会打我们,我们肯定去法院告他们,追究他们的刑事责任,附带民事责任,把我们打成重伤,我们肯定会去住医院。

真善忍大法化解了我们两家人命关天的大难,我们用实际行动维护了大法,证实了法轮大法的正确和伟大,从法院和医院的制约中走出来了。

现在我们两家处的关系还算不错,他的孩子办喜事,我们也带上钱去祝贺。我们全家发自内心的感谢伟大的师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5/19/大法使我用善化解魔难-3841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