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整理法会征稿中修心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一日】一次我们小组切磋写稿的事,一位同修说我今年想放弃,这位同修是往年负责我们小组整理稿件的,有的同修不会写,她都帮着写。同修们你一言,她一语,都说是今年稿件要求的高,都觉得难,不想写,我就说今年要求的高,是叫我们提高啊,我们不但不提高,还要往下掉。这不行呀,修炼就得知难而進,没有困难就不叫修炼了。同修们也觉得不能放弃。

就是那天晚上九点半左右吧,我学法后就想休息,躺在床上又睡不着,我想不能睡呀,我得干点啥,就想上网,打开明慧网,看到一篇文章的题目是《出大车祸 我却安然无恙》,我打开一看,原来是我帮同修写的。这么多年整理稿件,从没看见有发表的,这是师父在鼓励我呢,看来我今天切磋的对了。

说起这篇稿件还有个小故事,同修甲出了车祸,我和同修乙去看她,她说一发正念就犯迷糊,立不起掌来,感觉不好的因素多。我们就一起学法发正念,晚上就住她家,住了两夜。同修甲说我得把这次出车祸的事写出来,报答师恩,要不是师父保护我,后果不堪设想。你给我写吧,一说写文章,我也有点怵。

五·一三世界法轮大法日,我整理了几篇文章,包括给甲同修写的这篇,基本上是她说我写,写好后,我觉得太罗嗦了,可是删掉哪点又感觉不完整,全都是甲同修实实在在的魔难经历与亲人的见证。就给其他同修拿去修改发送。几天后,转了一圈又转到我这来了,一个字没改,但是听到同修说了一句最贴切的话:那篇文章谁写的,写的那么罗嗦!“你在上去那边还是下来这边?”(这是同修甲的女儿找不见同修甲的问话),我看了一会也不知道在哪边,你写路左边还是路右边不就行了!一下子触及了我的爱面子心、虚荣心,我有点不好意思。要是这个同修直接对我说,我肯定不敢承认是我写的,怕同修笑话。我觉得同修说的很好,就按同修说的改了。改好后,我想没有偶然的事,不用叫同修修改了,去去这颗怕写不好的心吧,我就发送了。

学打字 整理稿件

我第一次投稿是二零零八年。奥运会前夕,邪党把我们乡十个同修关在乡政府的一间房子里,我们绝食反迫害,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第三十九天把我们送回家。正赶上法会征稿,我就把被迫害的修炼过程写出来,当法会征稿,那个时候在老家农村,我什么都不会,把写好的稿件送给县城同修时,已经离征稿结束的时间只剩两天了。送走稿件后,喜悦的心情无法表达,我参加法会了!有一种回家的感觉,从那时起每年都要投稿。

二零零八年秋天被迫害回家后,我怕心很重,觉得修炼提高不上去,想叫同修带带,就到县城住。现在才发现想叫同修带带的心到现在都没去,特别是面对面讲真相依赖同修的心很严重,我得把这颗心去掉,走出自己的路来。到县城后,学了不少东西。到了法会投稿时,会打字的同修都很忙,往往是稿件都堆到法会征稿快结束的时候。我想自己的事情自己做,走出自己的路来。

我就学打字,让儿子教我,儿子告诉我用拼音打字的基本操作。我就一个字一个字的打,一篇字得打到半夜。好不容易把一篇稿件打完了,不知碰了哪个键,一个字都没有了。再重新打。有一回打完后不知道把文件保存到哪去了,拿上电脑让同修找。有一回把文章打好后,不知碰了那个键,字都跑到左半面,怎么也弄不好,拿去让同修的女儿教,想跟人家学学,同修的女儿弄了好大一会,我也没看清是怎么弄出来的。有时无意中把文字推了好几行,有时不知咋弄的,隔几行就出现一行字稀稀拉拉只有几个字,反正是各种各样的问题,自己解决不了了,就去找同修的女儿,我女儿回来也问。总想学点经验,有时人家都不知咋弄出来的。慢慢的我就自己弄,不管出现什么现象,把文章弄成什么样子,只要静下心来,想办法弄好,师父就给我开智开慧,不知碰了那个键就弄好了。修去依赖心,静心、用心就能做好。渐渐的也就成熟了。

修去怕整理不好的心、怕耽误同修的心

把自己的稿件打好后,装到优盘里给同修拿去。后来同修就拿来稿件让我帮着整理,我有点为难,怕整理不好,但我又不能说不行,因为修炼人没有偶然的事,不能让负面因素干扰,我又想为同修分担一点。我就尽量用心做好。

开始是我打好后由同修修改发送,后来同修就让我发送,我很为难,因为我不知道我整理出来的稿件行不行,还有的同修写的不多,怎么办?发送吧是给明慧同修增加工作量,不发送吧,同修好不容易写了这么点东西,想参加法会。两头为难,问协调同修怎么办,同修也没说发不发。最后还是发送了。给明慧同修增加了不少麻烦,请同修原谅。现在想来,其实都不在法上,如果我们把这件事情协调好,去掉怕麻烦的心、去掉做事心、去掉只想参与怕落下的心、去掉糊弄事的心,把这些狡猾的私心去掉。用一颗虔诚的心参加神圣的法会,把自己的修炼历程好好总结一下,又能发现好多不足,真正的起到提高升华的作用,就能把稿件写好,这就是修炼。这才是师父要的。

我帮着整理了几年稿件,也没见有发表的,又生出了怕误事的心,本来挺好的题材,经我整理后,没起到作用,我怕给耽误了,就不想参与了。可到时候又是好多稿件给我拿来了,又没处推,我就尽量做好,但是过程中带了很多人心,有很强的执著发表的心,带着这么多的人心效果是可想而知的。二零一八年五·一三法会征稿时,我正好有时间,就帮着整理了一些,我想不管稿件能不能发表,过程中我用心做好,遇到问题修自己,尽一份微薄之力。

去掉怕吃苦受累、想清闲的心,去掉情

整理稿件的过程就是一个修心的过程。二零一七年五·一三世界法轮大法日征稿最后一天,我觉得今年稿件都整理发送完了,不用忙活了,如卸重负。就在我晚上九点多下班回家,一位同修大姐正在家等着,拿了一沓稿件要我打字,我脱口而出:早干啥了?现在弄不出来了。同修大姐说是她们那乡下同修的,今天才拿来。我觉得我话太冲了,让大姐受委屈了,人家对我那么好,我怎么对人家这样!真是对不起同修。就是说不出口来,这是党文化,我得修掉它。其实感觉到对不起同修大姐的最大一个原因是情,因为我到县城后,有一段时间住的是同修大姐女儿的房子,大姐教我做资料,我们配合的很好,大姐没少帮了我。我怎么这样对人家?我认识到同修情也得去,师父告诉我们:“情是常人中的东西,常人就是为情而活着。”[1]“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1]放下情,用纯净的心态,做神圣的事情,才是最好的。

一下午干活,忙的我不可开交,好不容易下班了,轻松一下,突然又要我加班打字,我有点不情愿,没经思考就冲同修来了。说完就后悔了,能有偶然的事吗?都有我修炼的因素在里边,怎么去埋怨同修呢!去掉抱怨心、怕吃苦受累的心,想轻闲的心,不愿承认错误的心。我们又找了俩个同修分开做,我拿了一份最长的,我一边打字一边整理,人心又出来了,埋怨同修写的太多,面面俱到,有点乱。五·一三征稿是向世人证实大法的,同修写了一部份交流切磋体会,世人理解不了,整理起来太费劲。转念又一想,同修写了这么多,多不容易啊,这都是同修走过的修炼路呀,同修做的很好啊,搁给我能做到吗?有些同修分不清五·一三征稿和法会征稿,这是没切磋清楚。观念转变了,为同修着想的心出来了,抱怨心没了,心情也顺了,整理起稿件来也就快了。十二点以前我们顺利的把稿件发送完了。

这是师父给我安排的一件好事,让我去人心,修炼提高的,谢谢师父的巧妙安排!谢谢同修!

去掉抱怨心、妒嫉心

在整理稿件中,最严重的一颗心就是抱怨心。

去年在整理法会征稿的后两天,感觉小肚子发胀,持续了好几天,找不到原因。今年整理五·一三稿件又牙疼,我想整理稿件应该是好事呀,怎么会出现这些不正确状态呢?第二天早上听明慧广播,同修交流的是抱怨心。我恍然大悟,原来是抱怨心在作怪。比如这篇文章写的太短了;那篇文章写得太多了,太乱了;怎么都不写题目呀?都让我给编题目,我也编不来呀,等等。这么强的抱怨心不去,还觉得自己挺对。还有妒嫉心、嫌弃同修的心、羡慕同修的心。师父讲:“人在修炼当中,妒嫉心要不去是不得正果的,绝对不得正果的。”“今天我跟炼功人讲,你可不要这样执迷不悟,你想要达到的目地是往更高层次上修炼,妒嫉心必须要去掉。所以我们把它拿出来单讲。”[1]认识到这些人心后,就注意修掉这个妒嫉心、抱怨心。再有同修拿来文章,这些心就很弱了,甚至同修抱怨,我也很平静了。

去掉怕麻烦的心

我每年都要回老家和家乡的同修切磋投稿,并帮助他们写稿,整理稿件,最让我发怵的是同修丙的文章。同修丙修炼上很精進,每年早早就把文章写好拿来了,可是修改她的文章比写文章都累,满篇的错字、白字,一句话都说不通,前后顺序颠倒,必须按照她讲述的一字一句的修改。就是这样的文章,是同修一个字一个字从电脑上抠出来的,就是她的这份精神我很佩服,我不能嫌麻烦,我每次都是鼓励她。

有一次县城同修要开法会,协调人告诉同修丙写修炼体会,然后让指定的同修把关。这下我可轻松了,有人帮助修改了。我如卸重负似的,全推了。可是法会上就没有我们乡同修发言,也许是把关同修看不懂丙同修写的文章,都是我这颗怕麻烦的心、安逸心给误事了。从那以后我再也不敢偷懒了,把难题推给别人就是私心,该我做的事再难也不能往外推,去掉自私心、怕麻烦的心,修出替别人着想的心。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