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为幻所迷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十一日】

一、修去人心

师父讲:“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觉者执著心无存,静观世人,为幻所迷。”[1]在遇事中,我都会用师父的这段讲法来衡量自己所在的境界。自谓不公、执著自我时,那就没放下自我。如能达到无私无我的境界,那时就不会为幻所迷了。

当同修说我用大法资源买楼,要我“交待”资金的去向时,是去我的利益心。站在师父法像前,我双手合十,对师父说:“师父,您知道就足矣。”当同修说我想要当协调人时,是在去我为名的心,大法弟子是个整体,就是要为同修负责,不让邪恶败坏大法的声誉;丈夫的种种不善的“表演”是在去我的情;沸沸扬扬的流言蜚语竟在神圣的学法小组中端上台面,同修看我眼神怪怪的,是在去我的色心……

回忆往事,我好自私呀!师父那么珍惜弟子,我却在人中痴迷。为幻所迷的是人,决裂人时,我动心,就是人,忘记了对我们寄予无限希望的众生。执著自我,就是人心,有我,就得无条件去修,师父要我们修成无私无我的正觉,兑现神圣的誓约,神的光环可以抛下,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谁说我好不好,仿佛在听别人的故事。

过这些关难的心路历程是:辩解—宽容—正念—慈悲—归正—提高—为他。当然这些都是在大量学法中,不断的向内找的过程中升华上来的。用纯真、纯善的正念归正一言一行,明理后,感谢师父的浩荡洪恩。是慈悲的师父救我出苦海,度人,我一个人就让师父这样操心,在浩瀚的苍穹中,师父要承受多少啊!那是人间语言无法描述的!

师父在早期讲法时,有学员问过这样一个问题:“在这样一个世界中待过的人,心灵能一点痕迹不留下,恢复到最初的纯洁无瑕吗?”[2]

师父回答说:“能,而且能够超过你原来。当然你要想在常人中一下修的那么纯洁,靠你自己的力量还是不行的。在最后那一瞬间的时候,把你残留的任何东西、不好的物质全部去掉。那个情是物质存在,因为你自己得去修它,从你思想上改变你自己,让它不再产生。但最后存留下的一点东西都给你去掉,那个时候你就纯净的非常纯净了。修就是修人的思想,从思想上变过来,你的思想纯净到什么成度,那就是果位。在圆满后,你的思想完全是圆满那一层思维方法了,不再有人的思维方法了。”[2]

二、修炼无小事

发生在今年的一件小事引发的各种表象,让我们懂得修炼中遇事向内找、整体提高的深刻涵义。事情是这样的:乘车时,A(男同修)以一种特殊行为对一女同修,让女同修很不理解。事后传出来,有人认为A修的那么好,不可能。

师父说:“我告诉大家,不管你们修多好,今天,你们只要有常人心在,那就是魔所能利用的东西,自己不注意随时都可以被利用。那么作为大法弟子来讲,那就是尽量的去抑制这些常人的心,尽量的使它不发挥作用,尽量的走正自己的路,尽量的在一切环境中,在一切发生的事情中,能够做的堂堂正正的,宽容大度,能够理解别人,能够尽量的全面思考问题,那么我想很多事情可能都会做的很好。这种表现不是妥协!每个人都可以谈自己的看法,善意的去衡量。”[3]

此事让我听到,就有我要修的因素。同修之间有矛盾,看看师父是怎样讲的。师父说:“没有矛盾就没有提高。有的人觉的这个环境很平和,大家修的觉的挺好。其实我告诉你,那并不好。我就是要给你制造一些矛盾出来,你没有也不行,因为在矛盾当中你才能把那个心显露出来叫你自己看到,也叫别人看到它,然后去掉。那么要没有这个矛盾就去不掉你那个常人的心。所以千万注意,你们无论在任何环境下,特别是你们在常人中修炼,必然是在矛盾中,必然是在心性的干扰下才能提高心性。我在每一次讲法当中都谈到这个问题。当时你们坐这儿听法时都挺明白,但一走出去就不行了,就忘了。”[4]

作为弟子就是要听师父的,不听师父的,用党文化的方法来揭短,错上加错。道理有了,语气、善心还没修出来。这件小事让我再去色心,这方面心性的考验,十多天转瞬即过。

师父看我不悟,点化我:看到自己留着短头发,右半边头上密密麻麻插了好几排针灸的针,舌头上也是如此。同修对我说:针灸要有穴位。对呀!这几天,我在找我空间场不好的物质,有生生世世的败物,还有我这世曾经看的、想的、做的,虽然行为没出轨,思想早已想入非非。那是自己的业呀!都是活的。明白后,对准“穴位”赶紧发正念清理,清理后,天清体透。谢谢师父的慈悲点化。

在切磋中,同修悟到,事情不在大小,师父希望弟子能在法上提高。不维护个人的对错,比学比修,整体提高才是关键。

此文旨在切磋,如有不妥,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