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乡村医生的得法修炼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二日】我今年七十多岁。二十多年的大法修炼,既短暂,又漫长。回首自己的修炼路,在师父的精心看护下,很平稳的走到今天,既幸福又羞愧:幸福的是今生能得法,有伟大的师父看护,身心健康,在大法中受益良多;羞愧的是自己修不好,不严格要求自己,有时明知是错,在执著心的驱使下我行我素,忘记师尊的教诲,对不起师父。

修大法获新生

我出生在农村的贫苦家庭里。家中弟妹七人,我是老二。小时候家里很穷,父母总是忙碌,很少管我们,但无论怎么忙,依然贫穷,有很多时候吃不饱,同学老师都歧视我。我性格内向,小小年纪就厌世,但我喜欢神话故事,总看一些《封神演义》、《奇门遁甲》之类的书,心中似有一种渴望、期盼,象正在等待什么。十九岁,父母安排我的终身大事。我有一种皮肤病俗称蛇皮身,所以找了一个比自己大九岁的丈夫,他从小没妈,家更穷,九岁了都穿不上一双鞋。丈夫不学无术,不好好过日子。娘家穷婆家穷,我心更穷,厌世、烦躁,无缘无故就骂人,成了个地地道道的泼妇,我越来越穷。

我是村里的乡村医生,医术是祖辈上流传下来的。为了挣钱,我利用医生的便利条件,做了很多不道德的事。我低价买進杜冷丁高价卖给病人,可是这样挣来的钱,全都留不住,总是这来那走,最后还是一贫如洗。我育有三子一女,三个儿子成了远近闻名的人渣,都進过监狱,村里人都说我三个儿子一个也娶不上媳妇。这样的生活简直度日如年,我快承受不住了,眼看要崩溃了。

一九九七年五月十九日,我抱着孙女去姑表弟家等车,见他家墙上挂着一副大照片像,两边有法轮图形。我看到照片上的人感觉就象见到失散多年的亲人一样,控制不住的流泪了。弟媳问我:“你怎么了?”我说:“没怎么。”我指着照片上的人问:“这位是谁?”弟媳说,那是法轮功的师父,而且她开始学法轮功了。我就迫不及待的说:“我也学,怎么个学法?”她说有五套功法和一本书——《转法轮》。我说你也给我请一本吧。

第二天,弟媳就送给我一本《转法轮》。我拿起书就看,越看越爱看,边看边激动,当时我全身好象有特别强的电流通过一样,激动的我饭没吃水没喝,不停的看,一天就看了一遍,心想:“这哪是普通的书啊,这分明是天书啊,里面天机尽泄。”

我懂些中医原理,对人体有一定的了解。当书中用中医原理既科学又明了的解释修炼现象时,我心中大为吃惊:原来我读过一些古书,如《神仙传》、《周易》、《奇门遁甲》等等,虽然知道修炼是怎么回事,也不过都是些初级内容,对修炼并没有指导作用,一对比,就知道《转法轮》才是真法,他把如何有效的修炼说的很清楚,语言直白,内涵却洪微至极。法轮功讲“真、善、忍”,这才是真正的佛法,是性命双修的功法。

修性修命,跳出三界,这不是秦始皇及历代皇帝、儒家、道家都在寻找的吗?却让我遇上了。我一下明白了很多解不开的谜:人为什么活在这世上,为什么会生病,为什么有苦难。人们追求成神、成仙,到处找,找啥啊,不就在这里嘛?!那些又烧香又拜佛的,原来就三个字“真、善、忍”,就这么简单,一切都在《转法轮》这本书里。我这不是找到修炼的法宝了吗?

我激动的哭了很久,心想,我什么都不要了,世上的一切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就本着这部大法修了。我按“真、善、忍”要求自己,乐于助人,告诉自己要做个好人,之前做的那些坏事一件也不做了,总是乐呵呵的,白天工作,晚上去九里之外的炼功点学法炼功,十一、二点才回来,风雨不误。日常生活中什么都不执着了,人世间的一切都看淡了,当然家庭还得照顾好。农闲就和同修们去各地洪法。

那时真的就跟师父书上说的一样,一身轻,骑车就感觉有人推,上陡坡我不蹬,自行车就上去了,我也没和别人说过,一直就这样,那美妙的感觉没法形容。我每天除了干好家里的事情外,就是学法炼功。有人找我看病,我就给他介绍法轮功,村里的人都知道法轮功不错。不久我就在村里成立了学法小组。

神奇的事一件接着一件出现。最让我欣慰的是:在大法的感化下,三个儿子也慢慢的归正,都娶妻生子,过上了安稳的日子。

证实大法、破除强制洗脑

法轮大法因其自身的特点,广受国内外民众的喜爱,到一九九九年,仅国内修炼人数达到近一亿。妒嫉心极重的江泽民容不下教人向善的高德大法,无理的对法轮功進行残酷镇压。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严峻的考验着我。

我知道共产党的历次运动都是以整人为目地的。而我父母都是中共党员,父亲每次运动都被整的很惨。我一时感到迷茫、压抑,不知如何是好。我调整好心态,做好了思想准备,清醒的告诫自己:师父没错,法是正的,不管发生什么都要做堂堂正正的君子,不做小人。记得当时公安部门走访调查时问:炼功后病好了多少?我毫不犹豫的填上“百分之百”的好了,我还向随访人员说了句:“我天天一身轻。”迫害严酷时,乡里派人来看着我,二十四小时监视。

二零零四年春,我因在电线杆上写“法轮大法好”,被警察发现,把我送到县洗脑班,让我在所谓“转化”单上签字。我拒签,他们就放诽谤师父的录像让我看。我用手指堵住耳朵,闭着眼,背对着电视,不看不听,我说这是造假,不是那么回事,都是假的,都是诽谤。就有两个人左右各一边拉开我的手,用力扒开我的眼睛,我还是使劲闭着眼,大声说:“那都是假的,我不看,我就是不看!”我对他们说“三尺头上有神灵”,我不能没良心,黑白不分,我知道咋回事。他们把我身体转过去对着电视,我就转回来,就是不看,他们坚持了三天,我抵制了三天。第三天晚上他们就撤了,再也没来放录像。

因转化不了我,县里的领导找来全县的妇女主任,两人一班“转化”我。她们象对待贵宾一样对待我,餐餐都有鸡鱼肉蛋,我不为所动。我想她们是来听真相的,就和风细雨的给她们讲真相。她们有的也接受。每班讲完如果她们还纠缠,我就背对她们睡觉,背法,发正念,她们无可奈何的就叫我“亲妈”,叫得可甜了,以此来哄我,我就是心不动,她们没办法了就说我是“石头”,“没情没义”,没法整。我牢记师父的法:“一个不动能制万动”[1]。我不怕,我知道师父就在我身边。因转化不了我,她们无法交差,她们指使一个犹大来“转化”我。此人曾经是当地的学法组协调人,在当地也小有名气,恶党对她许愿:把我“转化”了,就给她一个工作,工资很高。她钻到钱眼里去了。她来后,我起了怜悯之心,为她难过,我哭了。我不许她说话,问她:师父错了吗?这个法错了吗?谁对谁错你心里是非常清楚的,你做这种事你怎么还好意思手里拿着《转法轮》?你都不配碰这本书!我为你难过,我为你世界里的众生难过,为你失去修炼机缘难过!我对她说:“你转化不了我,因为我知道对错,你好自为之吧。”犹大什么也没说就走了,再也没出现过。

这一次在洗脑班十天,邪恶之徒只能恭恭敬敬的送我回家。他们还非要送我三百个鹅蛋,我不要,他们坚持开车送我。结果送到村口我就让他们停下了,不让他们進我家,我就让他们把鹅蛋送给村妇联主任,主任知道后乐坏了。村里人都说我傻,有便宜不占,我侄子说:“你不要,给我也好啊!”我说:“那东西你要不得。”

進洗脑班我没有怕心,就是坚持讲真相,但这次被抓,我悟到是因为我的显示心作祟,白天贴真相资料不注意安全,不理智,所以才招来这次魔难,在这里也提醒白天讲真相的同修,一定要理智,要谨慎,不要夹杂着人心去做事,否则容易出现麻烦。

利益心引起麻烦

二零零四年十月十四日,我陪同修回老家探亲。去之前女儿给了我五百元钱,在那里我们溶入当地洪法当中,和那里的同修進行交流讲真相,有序的做着三件事,都很出色。两个月后,我们带着资料往回返,出于礼貌本应给同修家的老人买些礼品的,也感谢这两个月以来对我的照顾,但由于利益心没去,我没买,住在同修家麻烦人家那么长时间都舍不得花钱,五百元钱又带回来了,在做人方面都不符合常人的礼节了!结果我被旧势力钻了空子。

我们上了火车,我为了珍惜时间想看书,从衣袋里拿出书,还没等翻开突然来个警察,说我是炼法轮功的,要带走我。因事情发生太突然,我有点慌,同修赶快说发正念!这时师父的法打入脑中:“一个不动能制万动。”[1]“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2]我一下子正念强起来:我学法是最正的!我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邪恶,解体怕心,邪恶势力怕我才对,我有师有法怕什么!这时警察要翻包翻行李,因有资料在内,我说我们没有带违法的东西,他说那也得看一下,我求师父加持,心想:你看什么呀,师父都肯定了我们,我们就是神,你小小一个人怎能看见神的东西呢?你摸不着也看不见,结果东西就在里面,手还在摸着呢,嘴里却说:“什么都没有。”师父化解了魔难。师父说好事坏事都是好事,我要把坏事变成好事,我面对警察、全车厢的人,大声讲起了真相,我说:法轮功是好的,祛病健身有奇效,如果在座的身体有病,你马上试一试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的病可能就能好。电视上说的都是假的,不信你们回家找一本《转法轮》看一下,你自然就明白了。

到站警察带我们去站前警室,问我俩谁炼法轮功?我说我炼,我想护住同修,又问同修,同修说:我知道真善忍好。警察看看她没吱声,我对同修说:“你还不走?”同修拿起东西走了。警察送我去看守所。一路上我不停讲真相,连说带喊着“法轮大法好”。

到了看守所,和一些贪污犯关在一起,她们大都有钱,又很年轻,有一个年仅十七、八岁的女孩染着白发,行为不端,可她们却享受着特殊待遇,吃啥有啥。有个三十七、八岁的犯人,瘦得皮包骨,起卧都很难,老是哭。我问她怎么了?她说被判了十四年刑,有一个八岁的儿子,她想家、想孩子,说活不了了,非常悔恨。看着这些生命我也流泪了,我必须救她们,让她们知道法轮功真相将来得福报才是对她们最好的。于是我就讲真相,告诉她们法轮功是咋回事,告诉她们善恶有报是天理,我说做人要分明善恶,支持善的,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得福报。我告诉想孩子的那个人,生命才是最珍贵的,有生命才有希望,你要信我的话,你就每天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生命就能出现奇迹。她很相信我,当时就念起了“法轮大法好”。

有一天早上我被提审,狱警叫我戴手铐,我想起了师父的法:“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3]我和蔼的和他说,我不戴手铐,因为我不是坏人,我学的法轮功是好的,我说你看我象坏人吗?他说那就不戴吧。到审讯室,让我坐在一个笼子一样的椅子上,一个人拿着笔等着记录,问我很多问题,我都善意解答。当他污蔑师父时,我急了,大声说:“我师父是清白的!”在看守所被非法关了九天我回家了,签“保证书”、签字一类的事连提都没提。

第九天是姑爷来接我的,看守所一毛钱也没要,饭钱也没要,可是我姑爷从来的路上到回家几天的日常消费一共花了五百元钱。我这才意识到原来这次的魔难是因我当初的利益心引起的,该花的钱不花,有人心就有麻烦。这样转了一圈,坏事变好事,把这里该救的人救完了,该花的钱花完了,魔难也就化解了,我也就该回家了。

在这二十多年的修炼中,还发生好多神奇的事,相信同修们也都有过,只要真正的信师信法,神奇事不断。儿子们因为工作离开了东北,我也跟着他们一起来到河北的一个县城。到了这里第一件事就是找大法弟子。师父慈悲,我很顺利的就溶入到了当地的学法组。我家的“小花”也越开越盛,子女都支持大法,儿子们都规规矩矩过日子,三个儿媳也都得法修炼,福报连连,日子过得红火。

自修大法以来,我感到世界上就我最幸福。我感恩师父,感恩大法,不管修炼道路还有多远多长,崎岖或平坦,我都会谨遵师父的教诲,修去名利情,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众生。叩拜伟大的师尊!谢谢同修们!

个人体会,不当之处敬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