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陕西省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情况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陕西报道)陕西省现辖十个地级市,西安、宝鸡、咸阳、渭南、铜川、杨凌示范区、汉中、安康、商洛、榆林、延安,以及二十九个市辖区、四个县级市、七十四个县。

省及各级“610”(江泽民一伙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在二零一八年仍在迫害法轮功学员。根据明慧网信息统计,二零一八年一月至十二月间,至少有法轮功学员高世远、原北京中关村法轮功学员葛昶遭迫害离世,至少有26人次遭非法判刑或开庭,至少有74人次遭绑架,约31人次遭骚扰。

图:2018年陕西省法轮功学员遭各种迫害人次统计
图:2018年陕西省法轮功学员遭各种迫害人次统计

一、遭迫害离世案例

1、延川县高世远被迫害离世

在中共对法轮功持续至今近二十年的迫害中,陕西延安市延川县法轮功学员高世远历经三次劳教迫害、一次被非法判刑,刚走出冤狱不久,二零一八年四月底离世,时年五十岁左右。

高世远是延安市延川县关庄镇关家沟村人。一九九八年年底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大法后,高世远为法轮大法说公道话,赴北京上访,要求当局迫害。这本是一个公民的合法权利,可是在邪党“一言堂”的迫害中,他遭陕西省政法委“610”三次非法劳教、一次非法判刑和非法勒索一万五千元迫害。

二零一六年四月份,高世远在西安市城东客运站准备乘车返回老家时被客运站警察绑架并关押至西安市灞桥区看守所。五月中旬,为收集所谓的证据,西安市长安区韦曲派出所四、五个警察,开着警车在长安韦曲区西寨村四处张贴着高世远的悬赏照片,警察对村民声称:他们绑架了此人,要求知情者提供高世远的住址和有关信息。

这次迫害中,仅仅因为他随身携带了一百多张写有“法轮大法好”的纸币和几本大法书籍,高世远被灞桥区法院非法判刑一年半,并送至陕西省渭南监狱迫害。

被送进监狱时,高世远身体非常虚弱,被诊断处于肺结核病发期,被关押在监狱医院肺结核室。甚至在这种情况下,监狱警察张仲秋也找高世远“谈话”,企图“转化”他。渭南监狱入监队当时有一整套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由张仲秋负责,并配备凶狠犯人蒿荣华、鲍小伟、李佳、韩超等人。张中秋负责强制转化时设计迫害方案,发号施令指使蒿荣华等人充当看护和打手,负责具体实施。

在经历一次次残酷严重迫害后,高世远在走出渭南监狱几个月后,于二零一八年四月下旬因为肺结核迅速恶化而离开人世。

二、遭非法判刑主要案例

遭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有:肖荣、肖艳萍、赵霞、屈育吾、井建红、肖广宇、桂敏、杨华、兀亚莉、吕安敏、刘春霞、李党、杨晓东、赵燕峰、宋献兰、温春霞、王新年、陈翠珍、李美化与她丈夫袁玉龙,李静、穆明武、梁得春、苟小频、吕昕阳、张翠芳。

1、勉县肖荣面临被非法庭审

汉中市勉县六十岁的法轮功学员肖荣女士,一九九九年以前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她坚持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身体健康了,道德升华,二零零八年从商业系统退休。

肖荣女士因修炼法轮大法二零零零年被非法拘留十五天。二零一六年被警察蹲坑绑架,非法拘留三十四天,后被勒索一万元后回家,其母当时看到她两个手腕有被手铐损伤的血痂。

二零一八年一月十二日,勉县刑警大队副大队长苟新武带八人非法闯入肖荣家中,没有出示任何合法手续,非法抄家抢走私有合法物品,并绑架了肖荣,十三日非法拘禁于汉中市汉台区看守所。

一月二十五日,勉县检察院三人去非法询问肖荣;二月八日勉县武侯派出所出面非法逮捕肖荣,欲非法庭审。

二月十二日,肖荣的母亲委托当地律师,去汉中市汉台区看守所会见了肖荣,带去了家人和朋友的问候,并签署了律师委托书。

三月二十八日,肖荣正式提出申诉,她说:“今天我为自己信仰法轮大法真、善、忍做好人申诉,我有充分的法律依据,并在维护着国家法律的尊严和人类的普世价值。我的信仰无论对社会还是对任何人都是好事。”

肖荣现已被非法关押至今近一年,现在被关押在汉中市汉台看守所,面临被非法庭审。

2、西安市莲湖区法院非法冤判多位法轮功学员

陕西省西安市莲湖区法院刑庭办案法官霍彪,曾参与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赵燕峰、宋献兰、李党等,即使在家人请律师的情况下,霍彪绕过律师和家属偷偷庭审,非法办案。

陕西省西安市法轮功学员李党,二零一六年三月三十日被绑架,非法关押在莲湖区看守所已近两年。李党年迈的父母几乎每周都去法院让法官吴祥国无罪释放李党,可是却遭到的是驱逐、敷衍。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一日,李党在莲湖区法院被非法开庭。公诉人唯一的证据居然是控告元凶江泽民的信。开庭结束后,截止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六日还没有任何判决。

陕西省西安市法轮功学员杨晓东,于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三日在家中被绑架,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三日被非法批捕,二零一八年一月二日被构陷到莲湖区检察院。杨晓东现被非法关押在新城区看守所迫害。

西安市法轮功学员赵燕峰,二零一六年九月十五日,在街上讲真相时被人恶告。二零一七年二月刚过正月十五,就被西安市莲湖区法院刑庭副庭长霍彪急匆匆的秘密开完了庭,庭前没有通知家属和本人的律师。直到二零一七年八月,家属和律师都没接到重新开庭的通知。八月二日,律师会见时,才得知,七月二十二日赵燕峰已接到被冤判两年的判决书,她已上诉至中院。

西安市法轮功学员宋献兰,于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一日下午被绑架,案子从西安市莲湖区检察院到莲湖区法院,只有短短的十几天,来不及请律师,七月底,在没有通知家属的情况的下,办案法官霍彪偷偷的开完了庭。女书记员还说:霍法官判完案子就休假了,现在不在。

“法轮功的案子是先交到中院内定后再返回莲湖区法院开庭。”这可是西安市莲湖区法院庭审书记员说的。这世上谁见过这样的奇怪程序?这不仅违反法律,简直就是上下串通故意捏造陷害,天理不容啊。

陕西省西安市莲湖区法轮功学员宋献兰二审遭非法维持原判四年半,此前一直被关在安康医院,劫持到女监前,在安康医院检查出脑溢血,九月四日,被送往西安市土门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治疗时检查出脑溢血等六种病,好转后两天,即九月十三日被劫持到陕西省女子监狱。她的家属探望时,被告知监狱医院检查身体有脑溢血、高血压三级、高危等七种病症,病情非常严重,随时可能出现生命危险,家属非常担心。

3、西安市杨晓东被非法庭审

杨晓东,男,四十八岁,于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三日在家中被西安市新城区国保大队、西一路派出所二十多个警察绑架、非法抄家。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三日被非法批捕。杨晓东原先被非法关押在新城区看守所,后被转移到莲湖区看守所。

杨晓东九月二十八日被非法庭审,他当庭表示自己是无罪的,也没有破坏什么法律实施。律师依法作无罪辩护。公诉人裴喆和法官申美宁又质问杨晓东为什么明知道国家不让炼、还于二零一三年修炼法轮功,杨晓东说因为他亲眼目睹了母亲因修炼法轮功浑身的病都好了,他看了大法书上都是教人向善、做好人的话,并没有政府宣传的不好的东西,所以就走入了修炼。

二零一八年五月八日,莲湖区检察院将构陷杨晓东的案子退回到公安局补充证据,并延期两个月。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日,杨晓东被非法构陷到西安市莲湖区法院。

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八日中午十二点,杨晓东在西安市莲湖区法院被非法庭审。期间,公诉方裴喆一直诱惑加威胁杨晓东,说是只要他认罪不辩解,就给他减刑,如果不认罪,就要给他判三年三个月到三年九个月,还要处罚金。说完后,只要杨晓东在庭上一辩解,裴喆马上说,你这个态度,就没有减刑的机会了。赵律师当庭指出,这是在诱导杨晓东,会给他造成很大的压力,不让他在庭上辩解。

杨晓东坚持自己是无罪的,法官申美宁宣布择日宣判。十二月十八日,杨晓东被非法判处三年有期徒刑。杨晓东已上诉。

4、西安李雪松被非法庭审 规劝公检法人员

西安六十九岁的法轮功学员李雪松女士被非法关押近一年,二零一八年二月八日被非法庭审,强调法轮功教人用真、善、忍为标准做好人,自己无罪,并规劝公检法司人员分辨是非、好坏,做出正确的选择。

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二日,李雪松女士在马路上被两个便衣警察非法抓捕,关押在未央区看守所。后因身体出现心脏病、高血压等病症,转入安康医院继续关押。

二零一七年八月初,李雪松被未央区检察院非法批捕。

二零一八年二月八日,李雪松被未央区法院非法开庭。李雪松在法庭上一直强调法轮功不是×教,是教人用真、善、忍为标准做好人,如果这都是错的,那什么是正的?这个社会又会变成什么样?希望他们去国外看看,全世界那么多国家的领导都支持国民炼法轮功,难道他们都不知道对错吗?最后希望公检法司的人都能分辨是非好坏,做出正确的选择。

据悉,法轮功学员李雪松被非法判刑一年半,已回家。

5、礼泉县六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

陕西省柞水县法院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九日、二十日,非法对礼泉县法轮功学员李美化、袁玉龙夫妇、李静、穆明武、梁得春、苟小频六人开庭迫害,非法判残疾妇女李美化三年六个月,袁玉龙三年,判李静十六个月、穆明武十二个月、梁得春十个月、苟小频八个月。

柞水县法院还叫了记者,在法院搞了三层楼,安了电视现场直播,弄来许多干部群众,恬不知耻的公开他们的开庭迫害,造谣污蔑法轮功,欺骗、恐吓不明真相的群众。期间,家属为李美化、袁玉龙聘请了律师,法院既不让会见,也不让参加庭审;李静三番五次要求请律师被拒绝。警察编造的案卷里的好多东西都是作案警察自己捏造的,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根本就不知道。李静当庭做正义辩护,被法官强行制止。袁玉龙、李静上诉到洛南市中级法院,被维持冤判。

九月九日,李美化被劫持往西安女子监狱迫害;丈夫袁玉龙被劫持到陕西渭南监狱迫害;夫妇两人还被法院勒索罚金一万多人民币。梁得春被勒索三千元罚金,亲戚给交了三千元,并作保,才回家。苟小频现已回家。

李美化女士,四十七岁左右,自幼患病,导致双腿走路一拐一瘸的,一直靠双手拐棍支撑行走,过去一桶水都提不起来,更别说干地里的农活了。但她学炼法轮功后,虽还离不开拐棍,但能干家务活,地里农活也干,还自学开起微型小三轮车赶集会,经营起个体小百货以贴补家用。李美化女士是村民眼中一个再好不过的一个好人,多年来一直和邻里和睦相处。

礼泉县法轮功学员穆明武、苟小频、李静是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去柞水讲法轮功真相时,被柞水县公安局警察绑架的。

三、主要绑架案例

二零一八年四月二日下午,西安市周至县富仁镇警察闯入周至县中学,绑架了正在上班的优秀教师段宏斌,没有出示警察证和搜查令强行抄家,违法抢劫了属于公民私人的笔记本电脑、手机、大法书籍、资料等物品,段宏斌仍被非法关押。

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一日,高满堂(陕西省周至县终南镇终南街人)因讲法轮功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恶警抓在县看守所。

陕西省宝鸡市法轮功学员符正强、张红霞遭绑架迫害、非法关押逾三月

陕西省宝鸡市金台区法轮功学员符正强(音)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初被绑架,遭非法关押至今。

宝鸡市儿童公园法轮功学员张红霞,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八日在一学法小组学法时被绑架。据说,她现被非法关押在宝鸡第二看守所。

更多绑架案例:

1、咸阳市武功县法轮功学员刘慧荣遭绑架 已回家

二零一八年二月十三日三点左右,刘慧荣在西安火车站安检时,被西安火车站警察非法扣留。随后西安火车站警察与咸阳市警察、武功县政法委“610”、武功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和武功县南仁派出所警察,非法查抄她的家,并对她非法照相,抄走她的私人物品,打印机书籍、工资钱等物品。后刘慧荣被非法关押在咸阳市秦都区看守所受迫害,现已回家。

2、西安市老年法轮功学员窦淑君、彭大运遭警察绑架

西安市老年法轮功学员窦淑君(女,八十一岁)、彭大运(女,七十三岁),在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九日下午两点左右,到西安市狄寨集市讲法轮功真相,被便衣警察举报,被强行绑架到狄寨派出所。

晚饭后警察开始对她们非法审问,问资料哪来的,还问有关炼功的其它情况。老人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一概不听,问完之后让签名,她们没配合。第二天,五月二十日上午,西安市狄寨派出所三个人却强行非法对窦淑君和彭大运抄家。警察抄完后让窦淑君签字,她不签。窦淑君说,给我一份。他们说“你不签字,不给你”,把法轮功的资料全都抢走。因窦淑君没有配合他们,警察就把窦淑君强行绑架到西安市新河洗脑班,因检查身体不合格,洗脑班拒收。交回当地办事处,在办事处照相后,送回家,在家属院门口又一次照相。彭大运也被强行非法抄家,因不配合,也被强行绑架到西安市新河洗脑班迫害,因检查身体不合格洗脑班拒收,后被送回家。

3、宝鸡市王乖燕、席栓省等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二零一八年五月八日下午两时许,宝鸡市渭滨区法轮功学员强慧兰、席栓省、王素霞、唐水雪、杨转娥、孙婉云等正在原宝鸡卫校王乖燕家中看书、学法,被不明真相的隔壁的邻居举报。渭滨区610的韩宝祥带领渭滨区姜谭路派出所三、四个警察砸坏王乖燕家大门闯入家中。席栓省当场要求警察出示证件,警察不仅违反程序规定还打席栓省几耳光,王乖燕也遭到警察殴打。

七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强带到姜谭路派出所非法审讯。当晚十一点多,强慧兰、王素霞、唐水雪、孙婉云已回家;王乖燕被非法拘留十天,席栓省、杨转娥被非法拘留十天,已回家。

4、咸阳市礼泉县国保警察暴打法轮功学员赵婉婉

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四日,礼泉县国保大队王涛、刘相飞、朱攀等四人,视法律为儿戏,违反公务员规定未出示手续擅自闯进礼泉县南大街李阳火锅店,绑架正在打工的法轮功学员赵婉婉。

拳打脚踢
拳打脚踢

礼泉县国保大队刘相飞,违反规定非法刑讯逼供左右抽打迫害赵婉婉的脸,并飞脚踢在赵婉婉的右胸,致使赵婉婉踢倒在地,痛的她抱胸挣扎,国保大队朱攀,竟然骑在赵婉婉的身上,抓住她的头发,疯狂的暴打,并非法要挟逼迫赵婉婉说出谁家有打印机,谁做真相资料。随后,这伙匪徒又非法搜查赵婉婉的住处,强行抢走她修炼法轮功用的《转法轮》书及学习资料和真相资料。还殴打她不修炼的丈夫,最后又非法勒索家属四千元人民币,才放人回家。

5、宝鸡市出现大面积绑架,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抄家

陕西省宝鸡市政法委、“610”有预谋地在各县区以绑架、恐吓、骚扰、抄家、罚款、坐老虎凳、毒打、刑讯逼供等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

从十月下旬到十一月下旬,在宝鸡市政法委、“610”操控下,导致至少有二十六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包括:何居莲、冯存录、李录祥夫妇、辛堂录、李昌生、欧政权、李武锁、王朝霞夫妇、王菊香父女、高小娓、肖玉玲、王玉智、高其芬、王玉萍、王玉玲、张红霞、刘索芹、王永红和他父亲、段秀秀、于改香、两名八十岁老人和一名不知名学员。

被骚扰、抄家的法轮功学员至少七人:冯新祥、张科贤、欧政权、尚永发、李武锁的大哥和二哥家被抄;被非法盘问的法轮功学员:李宝玉。

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三日被绑架的宝鸡市金台区法轮功学员何居莲,已七十岁,独居,朋友们很担心。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八日,陕西省宝鸡市扶风县法轮功学员冯存录在家中被扶风县城关镇派出所警察绑架,关押一天后,又被劫持到宝鸡市派出所关押五天才放回家。

扶风县南阳镇法轮功学员李录祥夫妇于十一月十三日下午三点多被派出所警察绑架。李录祥的老伴先被关押在扶风县风情园,三天后被劫持到宝鸡市眉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七天后,警察向家属勒索现金五万元,才于十一月二十三日释放李录祥的老伴回家。李录祥目前被非法关押地点不详。

十一月十九日晚八点左右,扶风县城关派出所一行四人开一辆警车,到城关镇法轮功学员冯新祥家骚扰,第二天早,城关派出所一行三人又来冯新祥家,在冯新祥不在的情况下,拿走了一本《转法轮》,两本周刊,冯新祥被逼外走失联。

十一月十九日晚上七点左右,扶风县城关镇派出所三个警察开着警车,开着警灯,在张科贤家门口停了半个多小时。当时张科贤家里没有人,门锁着,警车里面坐了一个人,其他两人去了村书记家,还去了两户村民家里。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一日,宝鸡市凤县公安局六人到唐藏镇辛家庄村法轮功学员辛堂录家,不报姓名,不出示执法证和搜查证,无本镇司法人员和村委会人在场,进入辛堂录家,抢走李洪志师父法像一张、EVD一台,并对辛堂录进行非法审讯,最后恐吓辛堂录不签字逮你。辛堂录给他们讲修炼法轮大法是合法的,这伙人不听。十一月二十一日,辛堂录被凤县公安局非法关在凤县看守所,据称非法关六天已回家。

十一月十一日,凤县公安局六人去了唐藏镇辛家庄村法轮功学员李昌生家,同样都不穿警服,不报姓名,不出示执法证和搜查证,无本镇司法人员和村委会人在场,抢走真相年画、法轮大法书籍等。李昌生也被劫持、非法关在凤县看守所,已回家。

十一月十日,凤县公安局和凤州镇派出所开着灰色轿车,真奔桑园村法轮功学员欧政权家,共去了四人,一女三男,都不穿警服,不报姓名,不出示执法证和搜查证,无本镇司法人员和村委会人在场,非法进入欧政权家,抢劫私人财物。家人认出那个女的是凤州镇派出所的。

这四人又去了桑园村法轮功学员尚永发家,同样都不穿警服,不报姓名,不出示执法证和搜查证,无本镇司法人员和村委会人在场,抢走《转法轮》一本、学法播放器两台。尚永发家人认出警察张勇。

十一月十日,凤州镇派出所非法传讯凤州镇龙口法轮功学员李宝玉,在该所非法盘问半天后放回。据悉,被非法关押。

十一月九日下午三点,宝鸡市凤翔县石家营派出所袁姓所长带领两个警察,擅自闯入凤翔县法轮功学员李武锁、王朝霞夫妇在凤翔县城的家里进行抄家,并非法抢走个人财产五万元银行存折,及六千元珍藏品现金,以及多本法轮大法书籍。后来警察又去李武锁的老家抄家,抢走法轮大法书籍,还去李武锁的大哥和二哥家非法抄家。

酷刑演示:铁椅子
酷刑演示:铁椅子

李武锁被锁在铁椅子(一种刑具)里非法审问,警察迫害他两天两夜不让他睡觉,第三天被放回。王朝霞也被锁在铁椅子里遭迫害,两天两夜不让睡觉,被非法审问,第三天被送到陕西省宝鸡市眉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一天一夜。第四天由儿子保释回家。

宝鸡市金台区五星村法轮功学员王菊香父女,于十一月二十一日上午九点左右被宝鸡市经二路派出所一伙警察在家中绑架,并抄家。目前,王菊香父亲已被送往宝鸡市第二看守所(宝平路)非法关押,行政拘留十天已回家。王菊香被劫持到宝鸡市凌云宾馆继续迫害。据悉,王菊香在经二路派出所的两天两夜中一直遭强迫坐铁椅子迫害。

十一月二十一日晚,四名便衣警察,以查暖气为由,敲开宝鸡市凤翔县法轮功学员高小娓的家,将正在做饭的高小娓强行绑架,并非法抄家。高小娓也被非法关押在凌云宾馆迫害。

十一月八日下午,宝鸡市法轮功学员在人民医院北门西侧一法轮功学员家学法,被绑架,共九人,其中有两位八十岁老人,一人在上楼时,被绑架。当晚,法轮功学员被关在东风路康拓宾馆。十一月十四号上午,警察给法轮功学员检查身体,下午将两位老人放回家,有一位身体不合格,已回家,有六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送往看守所。法轮功学员肖玉玲、王玉智被非法行政拘留五天,高其芬、王玉萍被非法拘留十天,王玉玲、张红霞被非法刑事拘留,还在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参与绑架、迫害的有宝鸡市公安局,国保,政法委,金台区派出所几乎全部出动,还有街道办事处。

宝鸡市眉县有两位法轮功学员被齐镇派出所绑架,其中还有一位是法轮功学员的丈夫,未修炼,被非法拘留十天,已回家。

法轮功学员刘索芹被非法拘留十五天,还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法轮功学员王永红和他父亲上星期被绑架。

宝鸡市岐山县浦村镇政府“610”人员、祝家庄派出所警察和邢家村村干部一行人,于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日,闯入邢家村法轮功学员段秀秀、于改香两家,非法抄家,抢走法轮大法书籍,给本人及家庭成员带来恐惧及个人财产损失。

四、遭骚扰主要案例

1、西安石油大学八十多岁和七十多岁的谢锟、李宾梅夫妻有家不能回

陕西省西安石油大学八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谢锟和七十多岁法轮功学员李宾梅长期遭警察上门或打电话骚扰迫害。自二零零一年流离失所后,单位派人到河北老家去找二位老人。十多年来,每到中共所谓敏感时期,公安派出所及单位保卫处都变着法的骚扰,想找到流离失所在外地的他们本人和电话,而且每到敏感时期,就打电话骚扰家人。二零一五年诉江后,骚扰次数增多。二零一七年十九大期间,西安长延堡派出所把老人的孩子叫去写所谓的“不炼法轮功的保证”。

十多年来,谢锟、李宾梅夫妻被迫一直流离失所在外地租房住,有家不能回。二零一八年五月,夫妻俩回单位办事后准备回山东老家。雁塔区国保大队毛姓大队长及国保大队副大队长刘元(音)多次打电话找他们在河北石家庄工作的儿子骚扰,称不许他父母外出,更不许去山东老家青岛,否则前去拦截。

当谢锟、李宾梅夫妻到青岛火车站,因身份证识别,被无理扣留。警察乱翻他们行李,并询问他们是不是法轮功学员,还拿他们的收音机问是不是有师父讲法,被非法扣留五个小时。

六月四日把他们从青岛带回到河北农村老家,西安国保警察向当地公安局和他们儿子所在地石家庄市裕华公安局交代监视他们。随后河北新乐承安派出所警察到家骚扰,石家庄市裕华路派出所多次打电话骚扰他们的儿子。

2、西安市新城区法轮功学员吕安敏的女儿受骚扰

二零一八年三月,法轮功学员吕安敏的女儿去中山门派出所所长处反映情况,该所公安人员在年行公务时两次用威胁其女儿的方式,逼迫吕安敏签字之事。事后其女单位党支部书记找到其女儿谈话,让其不要参与母亲的一切事,好好工作。其女告诉书记,派出所用威胁的手段逼迫母亲签字一事,并说她是我的母亲,我要不管,那就是不孝,并告诉他法轮功是什么?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自己家里这十八年来所经历的一切,书记听后很是震惊。

3、西安市沙坡派出所骚扰法轮功学员李秀珍、王秀英、王佳丽等

陕西省西安市沙坡派出所(现改为兴庆路派出所),警察司光涛和警察张新(音,),对西安市交通大学法轮功学员李秀珍、王秀英、王佳丽等所有炼过法轮功的学员,几乎都上门强行拍照或打电话骚扰。

警察司光涛称:只要是归兴庆派出所管辖的他们都要走访一遍。他们身穿警服,开着警车,到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炼过法轮功的学员家,不管现在是否还在炼,他们都用“关心”谎言上门录音,拍照,签字,按手迹,制造社会紧张与恐惧局面。

五月二十一日法轮功学员王秀英被到家骚扰,因她不在家,到六月十一日上午又打电话称:他是兴庆路派出所叫司光涛,要到家走访。被王秀英丈夫拒绝。

六月十二日上午十点半,警察司光涛、张新(音)男,身穿警服,开着警车到法轮功学员李秀珍家敲门骚扰。李秀珍拒绝开门,隔着门风口跟他们讲真相说:法轮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有个好身体,我炼法轮功二十多年没进过一次医院,没吃过一粒药,给交大节约了几十万元医疗费等。而在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都有人炼,你们说真、善、忍好不好?警察司光涛说;好,警察张新(音)称:“中国把法轮功定性了”。法轮功学员李秀珍说:法轮功在中国是合法的,还没说完,警察张新(音)赶紧下楼不听走了。在家属区门口拍了照,开车走了。

五、遭恶报主要案例

善恶有报,如影随形。法轮功是佛法修炼,参与迫害佛法会造成严重的罪业,如不及时了解真相挽回损失,会面临生命彻底的淘汰毁灭。自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中共警察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恶报者已达万人,真是恶报频频,天理不容。

令人担忧的是,直到目前,宝鸡市公安、政法、各级610官员中,还有一些不明真相的人,不要以为这是工作”、“完成任务”为借口,还在干着助纣为虐的事。下面是陕西省政法委迫害体系参与迫害的政法委、公检法司人员遭到恶报的部分案例,希望能对其他人员引起警醒,及时跳车,远离迫害,选择未来。

1、参与迫害的省部级高官遭恶报

迫害法轮功 陕西省委书记赵正永遭恶报

二零一九年一月十五日,中纪委监察委网站发布消息,原中共陕西省委书记赵正永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赵正永在安徽、陕西两省任职期间,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安徽有45人、陕西32人,赵正永对此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现在是他因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而遭了恶报。

陕西“首虎”祝作利被判有期徒刑十一年

祝作利,原陕西省政协副主席,省发改委主任,二零一四年二月十九日落马;二零一五年七月七日,祝因受贿八百五十四万元被审,随后被判有期徒刑十一年。祝作利二零零二年十二月至二零零六年二月任陕西省委副秘书长,对迫害法轮功负有直接责任。

2、迫害体系内部多名政法委书记、610头目遭恶报

原陕西省委政法委副书记、610办公室主任吴新成遭恶报

吴新成,男,汉族,一九五五年七月生,陕西三原人新兴镇五爱村,妻子名叫王梨花,陕西省第四任“610”办公室主任。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一日,吴新成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带走,接受调查。陕西省公安厅610办公室一把手(副厅级)、二把手以及其他四名骨干成员,在过去一年左右的时间被以贪污腐败为名抓捕,陕西省公安厅610办公室共有十名成员,已经百分之六十被抓 ,目前陷于半瘫痪状态。据说他们几个合伙瓜分了百多万公款被人举报。

过去十多年,该办公室一把手已经至少三次换人,前两任都是得了恶疾无法治愈而被迫提前下马,因为害怕被明慧网曝光,被民众议论是迫害法轮功遭了现世报应,所以一直在极力掩盖消息。

陕西省西安市610处长、洗脑班头子李胜利自杀死亡

西安市610处长、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头子李胜利,十月二十三日上午,在西安市委办公院跳楼自杀死亡。这是陕西610系统迫害法轮功的恶人遭报的又一典型案例。

陕西省咸阳市委政法委书记刘新余遭恶报而亡

陕西省咸阳市委政法委书记刘新余,男,汉族,一九六四年十月生,陕西长武人,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任咸阳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因参与迫害法轮功,刘新余身体出现怪病,医治无效,最终于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七日在痛苦中悲惨死去,年仅五十四岁。

陕西汉中市“610”头子芦鹤鸣遭恶报死亡

芦鹤鸣,陕西汉中市副秘书长兼“610办公室”(中共专事迫害法轮功、凌驾于法律之上的非法机构)主任,其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发动迫害法轮功运动后,这些年来,芦鹤鸣一直积极谋划迫害汉中市法轮功学员,可他从不露面,幕后操控,下达迫害任务及指标,指示任玉平、姚建国等“610”人员在前台迫害法轮功学员。

芦鹤鸣芦鹤鸣在610这个非法职位上十几年来,一直不知悔改的干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致使当地很多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关洗脑班、被非法劳教、非法判刑,使法轮功学员及家人遭受严重的身心伤害。但许多法轮功学员也一直慈悲的用不同的方式给他讲着真相,可他仍然不相信‘善恶有报’的天理,给他自己造下天大的罪业!也祸及家人和他人。于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三日在西汉高速公路佛坪朱家垭隧道内车祸死亡,同车六人只有他两岁的小外孙无大伤,女婿多根肋骨骨折,他的女儿、司机、一个秘书和他本人当场死亡,终年五十七岁。旁观者说他的小车是被两辆大车夹在中间被撞击的,车毁人亡,死状惨不忍睹!

陕西宝鸡市政法委书记谢红春一家遭恶报

谢红春,陕西省宝鸡市高家镇太寅村人, 二零零七年十月前后,被任命为宝鸡市政法委书记。就在他接到调令后,遭恶报突然发现白血病,白白花费国家七十万元医疗费,也没有保住性命,死时不过四十六岁。

谢红春早年当过渭滨中共团委书记,宝鸡市经二路办事处主任,后来当宝鸡市委机关党支部书记。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他积极配合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学员,特别是二零零一年十月一日,致使五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在岐山县遭绑架迫害,其中宝鸡石油机械厂法轮功学员孙桂兰被金台拘留所灌食迫害致死。谢红春是这次绑架迫害事件的主要责任人之一。

3、参与迫害的县级头目局长、国保队长、社区书记遭恶报

陕西户县公安局原局长阎长青遭恶报被“双开”

阎长青,男,五十多岁,此人阴险狡猾,野心很大,二零一四年二月以前,是户县公安局政委,二零一四年二月,阎长青任户县公安局局长,二零一六年十二月,户县政协副主席,县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二零一七年八月,涉嫌严重违纪,被带走。二零一八年三月,被“双开”。

陕西省渭南市富平县610人员徐长德患恶疾病亡

陕西省渭南市富平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县政法委610办公室成员徐长德遭恶报死亡。

据了解,近十年来,徐长德一直任富平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610办公室成员。徐长德是富平县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急先锋,富平县十多起法轮功迫害案均由此人主导办理,多次诬陷敲诈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功学员搜查抄家多有此人参与。

恶意举报法轮功学员 社区书记车祸毙命 警察头部重伤

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五日,陕西省宝鸡市光明社区法轮功学员杨景民被宝鸡的恶警非法抓走,同时被非法抄家。然而就在当天,恶意举报杨景民拥有真相币的光明社区的书记刘长荣和社区警察张孝文遭恶报,遇车祸,刘长荣当场毙命,张孝文头部重伤。

附录:参与迫害主要责任人及联系方式:下载(145KB)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