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恩浩荡 法轮大法使我脱胎换骨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三日】在中共篡政之初我降临人间,先天的我可能预知无尽的苦难在等着我吧,每天从日落开始嚎哭至鸡鸣方休。父亲每日夜间满街张贴咒语,贴了一个月也无效,我一直哭到过百日戛然而止。在共匪篡政后的“新中国”,父母养不活我,把不到三岁的我送回河南老家由爷爷奶奶抚养,从此开始了五年野菜充饥、食不果腹的苦难日子。六十多年过去了,当年“刺嚼牙”(野菜)扎嘴的感觉保留至今难以忘怀。

十年文革浩劫中,同事之间检举揭发、互批互斗,整个社会一片混乱,象个疯人院,民不聊生、人人自危。我要上班,要照顾年幼的孩子,要忙一家五口人的衣食住行,还要节衣缩食照顾娘家,身心疲惫,百病缠身:肾炎复发、腰疼腿酸;严重失眠、夜不能寐;神经官能症、脑震荡后遗症;胃溃疡、颈椎病、荨麻疹、尿道炎、结肠炎、低血糖、眩晕,虚脱、休克频频发生;乳腺增生,双乳肿痛,两腋长出七个淋巴,常年低烧有气无力,站立五分钟就会双眼发黑、心慌气短……

一九九四年十月,在我走过苦不堪言、痛不欲生的四十五周年之际,我得到了万古难遇的大法。外单位同修借了一本《法轮功》给我,晚上我躺在床上一口气把书看完,当时还不懂修炼是怎么回事,只知这书上说的太好了!原来我这么多的苦难都是我自己的业力所致;原来在人世间的争名夺利、出人头地、争强好胜,都是损人害己呀!哎呀,这个功太好了,我一定要炼法轮功!我一定要炼下去!

炼功不到两周,我的身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四十多年痛苦不堪的荨麻疹、三十多年的肾炎、二十多年的严重失眠,胃溃疡、结肠炎,严重的痔疮、遗传性低血压、眩晕、休克,十五年乳腺增生等各种疾病不翼而飞。一九七四年因车祸造成的脑震荡、导致二十年的头痛、头晕彻底消失。

炼功十多天,脸上多年严重的蝴蝶斑消失殆尽,变得光滑细嫩、白里透红。修炼前因为百病缠身,浑身无力,上三楼都费劲。修炼后,有一次家中没人,我居然把五十斤大米扛上四楼,真是不可思议!

刚开始炼功不久,就出现师父讲的关于天目的各种现象:一天晚上睡觉时突然看见一只大大的、亮晶晶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我。

在我修炼一个多月后出现高烧,身上反应与过去完全不同,在家难受,上班不受任何影响,而且两天就好了。以前我几乎每个月都会感冒、发烧,输液、打针、中药、西药折腾半个月都不见好。从此以后我彻底摆脱了这种痛苦。出现过两次尿道炎反应后,至今再没复发过。

从小吃野菜长大的我对肉特别执着,师父讲的各种现象、所有的反应我每条都有。我经历了多次反复、一年多的时间才把吃肉的执着修去。

二零零零年的某天,突然感觉眼睛看东西特别不一样,眼睛上半部份象有东西遮挡住了,看人、看物都变成怪怪的。这种现象持续了三天恢复正常,后来看书时悟到可能是玄关设位吧。

二零零四年被非法劳教,四个恶警为逼我放弃修炼,同时对我進行电击,致使太阳穴、脸上、脖子、嘴唇、耳朵、后背、双膝、双手、双腿、双脚都有不同程度的水泡,特别是脸上、脖子、嘴唇、耳朵非常严重,面目皆非。在师父看护下,我没有感受到疼痛,身上破裂的水泡没有感染,一个星期就结痂,半个月皮肤基本恢复。

二零一七年八月五日晚,突然间感觉左手臂一瞬间奇痒无比,没看见什么东西咬,手臂上莫名其妙的出现四个泛白色的小疙瘩。钻心的奇痒造成全身极度不适,随后出现发烧现象,夜间开始高烧,我感觉是被毒性很大的昆虫咬了。整整三夜两天处于高烧之中,口腔、鼻孔往外冒火。第三天的夜晚,在半昏迷状态下,我在心里喊着:“师父救我,弟子扛不下去了,师父救命!”喊着喊着我迷迷糊糊睡着了,第二天早上我退烧了。

修炼二十多年间,师父一直为我灌顶、净化身体。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象师父所说的:“突然一阵热流从头顶上下来通透全身。”[1]有时当我出现安逸心、炼功懈怠时,师父会用灌顶的方式叫起我。我这个没体会过家庭温暖的人,在师尊这儿感受到无量的温暖与保护,每想到慈悲的师父,我都会抑制不住感恩的热泪。我的内心只有一个感受:佛法无边!师恩如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