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桦甸市九位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迫害的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省)吉林省桦甸市多名法轮功修炼人,因修大法身心受益,在生活中按真、善、忍做好人,更好的人。从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至今,他们遭到绑架、非法拘留、非法劳教、关洗脑班、罚款、酷刑迫害等。下面是其中九位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的经历。

一、法轮功学员周玉兰屡遭殴打、酷刑迫害

周玉兰,今年六十五岁,家住吉林省桦甸市,九八年十二月开始独自修炼法轮大法。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开始全面镇压迫害法轮功,大法弟子在蒙难。周玉兰想,作为一名大法修炼的受益者,我要为师父,为大法,说句公道话。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周玉兰去了北京天安门,只喊了一句法轮大法好,就被警察绑架,把她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起拉到天安门广场派出所,那里已经有很多大法弟子,都是当天先后被绑架去的。他们齐喊“法轮大法好”,反复喊,警察用电棍打他们,劈头盖脸乱打,有的大法弟子被警察打的头上、脸上都是血。

周玉兰等法轮功学员在当天下午,被七、八辆大客车拉到河北,分送到河北各县公安局继续迫害,当时共有约二十位大法弟子,被送到塘古县公安局,他们被一人关一房间,警察让说出姓名、地址,周玉兰不说,四、五个警察,对周玉兰拳打脚踢,打得她全身没有好地方,青一块,紫一块。周玉兰还是不说,他们就又用电针电她,这种刑具是人很难承受的。然后把周玉兰送到当地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十七天。

在看守所,冬天没有被子,住的是土炕,上边铺的是麦秆,厕所就设在监室里,屋子很臭,熏得很难喘气,每天只给两个小黑馒头,两人一碗白菜汤。

二零零一年二月,周玉兰在北京市郊区发放资料,告诉人们“天安门自焚”是假的,被当地不明真相的人举报,二零零一年二月四日,被绑架到北京朝阳看守所。在看守所里,周玉兰遭受到非人的待遇,让犯人看着她们天天坐板,吃的是发霉的玉米面,不让她们背法,否则不打就骂,重者体罚,有位法轮功学员大冬天穿着湿衣服在外边被冻了五小时。

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日,周玉兰被送到北京天堂河劳教所迫害,被劳教一年零六个月,在看守所里由犹大当包夹,看着强行“转化”她,就是写“保证不炼法轮功”,不写保证,不许睡觉,体罚,起早贪黑干活,给劳教所挣钱,非人的对待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八月,周玉兰劳教期满回家。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晚八点,周玉兰正在打工值夜班,有四、五个派出所警察闯入周玉兰上班的地方,他们什么都没说,将周玉兰强行绑架到派出所,周玉兰的电子书、房门钥匙和户口本被他们强行抢走,周玉兰又被绑架到看守所。在看守所里,吃的是猪狗食,超负荷劳动强度,而且原材料是对人体有毒害的,起早贪黑给看守所挣钱,每个人都受着超重压力,由于周玉兰当时承受不住身心双重的压力,在二零一二年八月,周玉兰病倒了,看守所将她送到长春医院,经查各项指标都是病危信号,医院拒收,后来不省人事,就这样看守所怕担责任,给周玉兰办了取保候审。

在看守所没给一分钱医药费的情况下,他们通知周玉兰家人把她接走,周玉兰当时什么也不知道了,家人把她接回来后,直接送进医院,经抢救两天,周玉兰醒过来了。周玉兰当时瘦的皮包骨,体重只有五十斤,她在家呆了一年零三个月,法警看她身体好转,就要她收拾东西,把她绑架到监狱。

二零一三年十月十四日,由王冰茹及其他恶警把周玉兰强行绑架到吉林省女子监狱迫害,监狱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天天不让睡觉,由监狱中的犯人看着法轮功学员,看污蔑大法的资料,看诽谤师父、诽谤大法的歪理邪说影碟,逼迫大法弟子写保证,写决裂大法的保证,强行洗脑,严管的法轮功学员都喘不过气来,不按犯人、包夹说的做,就非打即骂。就这样,周玉兰在监狱又呆了一年零十个月,周玉兰这次是被恶人判了三年零六个月,于二零一五年七月十六日被放回家。

二、法轮功学员于翠梅遭四次洗脑班关押、两次非法劳教

于翠梅,今年六十岁,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份,于翠梅上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在天安门被抓,她不说地址,后来被送到北京市石景山看守所迫害,在监房里,有个叫李敏的杀人犯,晚上不让于翠梅在床上睡觉,把于翠梅等法轮功学员都撵到水泥地上去睡。

二零零二年,于翠梅去找姐姐,而被非法抓捕,被带到公安局审讯,后来警察在于翠梅家翻了一盘磁带,问于翠梅是哪来的,于翠梅不说,一个五十左右姓任的警察,就拿起一卷报纸,狠狠的往于翠梅脸上打,后来高姓局长进来说,你们都打的轻。结果,警察半夜把于翠梅送进了拘留所,迫害了半个月。

二零零三年,胜利街道派出所赵熙初带领三、四个警察,天还没亮,就从于翠梅家棚子上跳了进来,说带于翠梅到派出所证实点事,后来把于翠梅绑架到苏密沟小晓屯洗脑班迫害,顿顿吃警察剩下饭菜,干脏活,迫害五十多天,当时带队的叫伊勇,于翠梅不写“五书”,不拿钱,又把于翠梅送往吉林省桦皮厂洗脑班迫害,饭费一天四十元钱。

二零零四年,于翠梅因上北京去证实法被绑架,政法委周健把于翠梅等法轮功学员从北京带回来,把于翠梅分到胜利派出所,非法审讯了一夜。第二天早上,警察又把于翠梅送进公安局刑警大队非法审讯,一个三十多岁的警察问于翠梅,上北京谁是组织者?于翠梅说没有,他就抓起于翠梅的头发来回拽,把于翠梅按到沙发上。于翠梅说,你不要执法犯法,他说,我就执法犯法了,你能把我怎么样?半夜又把于翠梅送进看守所,当时于翠梅就绝食抗议。

第二天,五、六个人就给于翠梅灌食迫害,灌的鼻子直出血,把于翠梅的大法书全部抄走,后来就把于翠梅送往吉林省长春市黑嘴子劳教所迫害,非法劳教一年,不写“五书”,晚上不让睡觉,罚站,干奴工,一天十二、三个小时,让于翠梅等做“揭批”法轮功答卷,于翠梅不去,三大队狱警金立华就大打出手,打耳光,把于翠梅从椅子上往下踹。

二零零六年,于翠梅在一家工厂正在做饭,胜利街道委主任孙全辉领着几个警察,强行把于翠梅从三楼连拉带拽,拽到一楼,送往桦甸市党校洗脑班迫害十多天。

二零一三年,于翠梅和姐姐去发救人的大法资料,被新华派出所绑架,然后于翠梅和姐姐被送进桦甸市公安局审讯,当晚被非法关进看守所,关押了三、四天。在看守所,于翠梅和姐姐不穿监服,所长董延勤领着十多个犯人,进屋就开始骂,骂大法,骂师父,骂的不堪入耳,骂了二十多分钟,后来又把于翠梅姐俩送往吉林市砂河子洗脑班,迫害了十五天,最后,于翠梅被取保候审,回家后,骚扰电话不断。

明华街派出所警察经常到于翠梅女儿单位骚扰,后来把于翠梅女儿吓的不敢上班了,一看到警车就胆战心惊的。

2015年,于翠梅因诉江,一大帮警察到于翠梅小姑子家非法抓于翠梅,把患小脑萎缩的老太太吓的直叫,以后警察又来敲门骚扰。这些年的迫害对于翠梅丈夫、女儿和家人造成很大的伤害。

三、法轮功学员孙凤梅遭迫害 两次被迫流离失所

孙凤梅,今年六十五岁,家住桦甸市。修炼前身体多病,腰椎间盘突出,妇科病,胃痛、失眠等多种疾病,啥活都干不了。

一九九八年六月份,姐姐来看她,见她非常痛苦,叫她炼法轮功祛病健身,并给她一本《转法轮》宝书,孙凤梅看完一遍,心想这本书这么好,不知不觉各种病全好了,浑身轻松。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为师父说句公道话,为有个合理的修炼环境,孙凤梅决定去北京证实法。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孙凤梅去北京证实法,到了天安门,一个便衣警察问:法轮大法是啥?孙凤梅说,法轮大法是正法。他们就连踢带打,把孙凤梅绑架到附近派出所。到晚上,又把孙凤梅绑架到陶然亭派出所,问她家庭地址,她不说,就打她耳光,抓住头发,把头往墙上撞,不让睡觉,把孙凤梅折磨了一夜。孙凤梅承受不了了,说出了地址,被当地警察接回,非法关押到看守所,在被非法关押之前,桦甸政保科欺骗家人拿两千元钱就放人,结果被勒索了二千元钱,人没放,还被非法劳教了。

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七日,明华派出所李长友(已恶报死亡)伙同六一零、公安人员上门抓人,早晨六点进屋就要绑架孙凤梅,没有任何证件,因孙凤梅不配合他们,他们就把她抬到车里,当时八十多岁的公爹晕倒在地,后屋邻居,背着外孙子看到此景,就说,你们也太残忍了吧。孙凤梅的公爹醒来后,就告诉警察,你们怎么把人带走的,就怎么把人给我送回来。当时一个王姓局长写了一个条子放到柜盖上,不知什么时候,又拿走了,他们不容分说,把孙凤梅绑架到苏密沟洗脑班迫害,当晚孙凤梅走脱,被迫流离失所两个多月,家里老人无人照看。

从劳教所回来后,警察经常到孙凤梅家骚扰,明华街道综治办王力新(已死亡)带人到家骚扰三个多小时,孙凤梅不配合。过了几天,他们开着面包车来,车上下来七八个人,大概是二零零三年六、七月份,孙凤梅的丈夫上街回来一看,这么一帮人,问干什么的?他们说让孙凤梅去一趟,领导找谈话。丈夫说,有话就在这说,不跟你们去。他们在外面说话,孙凤梅听到了,就从后窗户走脱,警察天黑了才走,这次又是流离失所两个多月。

二零一七年七月份,新华派出所片警,给家人打电话要见孙凤梅一面,孙凤梅没理他,因不知准确地址,也就没再找孙凤梅。

四、法轮功学员芦春香遭洗脑、两次非法劳教迫害

芦春香,没修炼法轮大法以前浑身是病,自从修炼了法轮大法,身体好了,真是无病一身轻。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下令迫害法轮大法,为了给大法说句公道话,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三日,芦春香去北京上访,被天安门警察绑架到宣武区陶然亭派出所,因为她不报地址、姓名,被一个年轻警察踢了十几脚,不让吃饭,不让睡觉。后芦春香被桦甸市政法委书记谢武斌接回,十二月二十五日,就被送往桦甸市公安局,公安局警察欺骗芦春香,说交两千元钱,就让她回家,可是交完两千元钱,就把她送看守所非法关押。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日,芦春香被送往长春黑嘴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在劳教所里不“转化”,就不让睡觉,每天都有犯人包夹看着,强制劳动,不让芦春香和其他法轮功学员说话,没有人身自由。管教育的大队长叫张桂梅,管生产的大队长四大队李小华,动不动就打大法弟子。四大队、四小队狱警王晶经常用电棍电击大法弟子邹若利,电击导致邹若利出现心脏病。

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七日半夜,明华派出所李长友到芦春香家非法抄家,抄走一盘录音带,把芦春香绑架到桦甸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十一月二十七日早晨四点,明华派出所又要绑架芦春香,芦春香不跟他们走,他们又把周健和公安局的警察叫来,把芦春香绑架到苏密沟小学洗脑班,强制洗脑一个月。

二零零六年八月八日早晨六点,公安局和610又到芦春香家非法抄家,李向亭把芦春香家的木柜给撬坏,抢走大法书和七十元现金,把芦春香和妹妹绑架到洗脑班,九日,又把芦春香和妹妹送往拘留所非法关押十四天,八月二十二日,把芦春香和妹妹送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零三个月。

在这么多年的迫害中,一到所谓的邪党敏感日,芦春香都会受到片警李长友的威胁和监视,李长友于二零一五年遭恶报猝死在派出所。

五、法轮功学员姜淑贤遭殴打、劳教、等迫害

姜淑贤,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

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日晚,苏密沟派出所警察突然敲门,在姜淑贤没开门的情况下,七八个人突然闯进来了,进屋二话没说,就开始乱翻东西,把大法书全部抄走,现金一千元,把姜淑贤全家人,包括丈夫,侄子都绑架了,把他们绑架到国保大队,把姜淑贤非法扣起来,扣到半夜。

第二天早晨,警察把姜淑贤送到公安局,进行逼供,开始打耳光,然后又开始逼供,给姜淑贤带上头盔,然后拿钢锤往头上敲,阵的脑子嗡嗡的,打完之后,就把姜淑贤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十三天。后来警察又把姜淑贤送到长春市黑嘴子劳动教养所,非法劳教一年零六个月。姜淑贤在里面做奴工,一天十三、四个小时。从劳教所回来后,一到所谓的敏感日,姜淑贤就被打电话骚扰或上门骚扰。

六、法轮功学员杨代荣遭洗脑、多次骚扰

杨代荣, 二零零一年十月份,和当地同修一起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被警察绑架到天安门派出所,当时悟性差,就录了口供,报了姓名,后被送到驻京办,后被送回桦甸。回到桦甸,杨代荣的弟弟被勒索三千元钱,直接回到家中,之后又被单位勒索一千元钱。

后来教育部门的在杨代荣的学校办洗脑班,杨代荣没配合,没去洗脑班,后来也就不了了之了,又过了几个月,在宏达宾馆办全市的洗脑班,学校领导李因祥、办公室主任于素贤两人,亲自到杨代荣家把她送到宏达宾馆,还拿二、三百元钱的生活费,当时是市宣传部的张晨逛主办。

又过了几个月,杨代荣所工作的学校书记杨文仲又领着杨代荣、栗仲、于燕去市六一零签字。

二零零七年前,杨代荣的居民区片警赵某某,以调查案例为名,来杨代荣家骚扰。

二零一七年秋天,胜利街派出所来了两个警察,不由分说,在杨代荣还没反应过来,就给她拍了照。

七、法轮功学员王淑荣屡遭骚扰迫害

王淑荣,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大法弟子。二零零一年一月九日上午,突然永吉派出所所长,领着五六个警察来王淑荣家非法抄家,进屋里就开始乱翻,什么也没有翻着,当时拿走了三本大信纸,那是抄书用的,还拿了孩子听歌用的磁带,有七八个。然后,就把王淑荣绑架到永吉派出所,等到半夜十一点多钟,又把王淑荣送到看守所,十日早上,王淑荣犯了脑血栓病状,不会说话了,十一日,有两个警察送王淑荣去县医院检查,公安局勒索王淑荣丈夫三千元钱,十二日中午,王淑荣就回来了。

二零一五年,王淑荣依法诉江,十一月中旬,又来了三个警察到王淑荣家骚扰,不长时间又打电话骚扰,二零一七年要开十九大之前,八月二十五日一天,九月十一日一天,又来骚扰王淑荣两次,王淑荣没在家,听说是要给王淑荣照像。

八、法轮功学员李凤芹遭多次抄家、绑架

李凤芹,今年八十二岁,是一九九九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二零一二年十二月,李凤芹去公安局大门口去送真相光盘和小册子,被值班的警察发现了,就让她进屋,然后就给局长打电话。局长来了,没说什么,后来又来一个三十多岁的警察,问李凤芹东西是哪来的,李凤芹说在楼道捡的,后来就让她签字,签完字,局长就领着三个警察到李凤芹家非法抄家,把大法书抄走了二十多本,然后,把李凤芹和老伴一起绑架到公安局。

二零一三年,启新街道派出所来了三个警察,把李凤芹家收看新唐人的大锅盖,还有三、四本大法书、还有师父的法像全部抄走。

二零一九年,李凤芹去贴救人的粘贴,被明华街道派出所便衣警察绑架,把李凤芹绑架到明华派出所非法审讯,拽着她的手按手印,后来四个警察到李凤芹家抄家,把她的大法书和粘贴全部抄走。

九、法轮功学员芦春莲遭非法劳教、四次洗脑班迫害

芦春莲, 五十四岁,农民,家住桦甸市,修炼前,芦春莲的脾气特别不好,不让人说,因为一点小事不顺心,就大发雷霆,甚至摔筷子,摔碗,因为生活的不如意,身体也每况愈下,苦不堪言。

一九九九年正月初七,幸遇了法轮大法,芦春莲的身体不再疲惫,对生活充满了信心,做一个完全为别人而活着的人,因此她的脾气好了,家庭和睦了,邻里之间的关系也溶洽了。可惜好景不长,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大法的迫害,造成了许多人间惨案。

二零零三年三月十二月,就因为邻居是炼法轮功的,来芦春莲家挑水,片警李长友(现已猝死)就到芦春莲家乱翻,抄走一本《转法轮》,并将芦春莲无故拘留七天。

二零零五年六月十七日,六一零人员,警察,村委会等几十人,将芦春莲绑架到红石洗脑班迫害恐吓,逼迫写诬蔑大法的三书

二零零八年八月八日,芦春莲被绑架到桦甸党校洗脑班,强制转化未果后,将芦春莲拘留十五天,后转送长春黑嘴子劳教所,被劳教一年,在此期间,每天都被强迫超体力劳动,时间长达十多个小时,有时完不成任务还加班加点。

二零一零年九月,芦春莲又被六一零、街道、村委会等几十人,绑架到桦甸榆木桥子洗脑班迫害,对芦春莲人格侮辱。

二零一二年六月五日,片警伙同村委会,把芦春莲强行抬上警车,劫持到吉林市沙河子洗脑班,使芦春莲和家人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因为芦春莲在车上,喊法轮大法好,被片警付国斌差点把膀子掰坏。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