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勇气和回馈——善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月十五日】很惭愧,我是一位修得很差的普通法轮功学员,比起那些勇猛精進、悟性好、实实在在修炼和救人的大法弟子们,我连他们的万分之一都比不上。可能大法师父看我还有那颗向善的心,希望我也能成为大法真修弟子,所以,我又能感受到师父为度我而替我承受了很多、很多!而每次想到师父的浩荡佛恩,我就会忍不住泪流不止,以至于没办法写下去!而且人们现在也可能还无法理解。但我相信,将来有一天“法轮大法真正是什么”的真相会大显,那时有缘的人一定会看到法轮大法和大法师父的伟大慈悲和威德!

尽管如此,大法对我身心的改变也已经是任何其它力量都做不到的。我是一名IT工程师,周围人们认为我人很好。如果我不说出来我变好的原因是因为我学了法轮功,那简直就是贪天之功和窃法行为。所以,我今天就和朋友们先讲几个我修炼之后的很小的、轻松一点的故事和体会吧。

一、善的智慧

大约十年前的一天,我坐无人售票的公交车出去办事。公交车在途中从一个站点出来的时候,后侧另一辆可能是私家的巴士也在往前赶。私家巴士车头一下子就蹭上了公交车后半部份。双方司机马上停车,下来看现场。

公交车司机下去看了自己车身没什么大伤痕,就想算了吧,回到公交车上准备赶路。可那边私家巴士车上的人却不服气了,那车上的售票员阿姨跳上我乘坐的公交车,不让开走。她要这公交车司机赔钱,因为私家巴士有一侧反光镜的柄被挤弯了。可是公交车司机哪能服气呢?他觉的这本来就是你私家巴士司机不小心,你自己开车从后方蹭过来,挤到我前面公交车所导致的,因看到公交车没有明显的伤,没要你巴士赔钱就算好的了。于是双方就僵持在那里。那个私家巴士车的售票员阿姨站在公交车上,身体挡住车门,不让关车门开车。

公交车上坐满了乘客。大家本来要赶路的,这下走不了了,就抱怨起来。那个女售票员可能看到大家在着急,后来就松口说,公交车司机只要赔十块钱,她就下去让车子走。公交车司机觉的没有这个道理,凭啥给你钱?那售票员就在那挡着车门,不肯下去。双方继续僵持着,车子一下子走不了。因为那趟车可能是比较少,大家也不想下车改乘,又没有办法,无可奈何的抱怨着,议论着,即使知道对方售票员没啥理由,但也不可能一下子说服她。

我以前性格急,做事也急。我一看已经十几分钟过去了,这架势一时半会走不了,也影响自己的事情啊。他们争什么呢?挺烦人的。突然我想起《转法轮》上法轮功师父说的一句话:“为这口气活着,大家想一想,活的累不累?苦不苦?值不值得?”[1]以前母亲也经常提醒我,说大法师父教我们遇事要“忍”,修“真、善、忍”。他们双方不就为争这一口气吗?虽然涉及钱不多,但谁也不能服这口气,忍不下这口气,就僵持在那里了。乘客们大家也不知不觉中陷進这个具体事情的是非对错的理论中了。

突然我脑袋里一闪,我可以帮他们解脱!我走向前去,掏出十块钱,对私家巴士的售票员说:“阿姨,实在抱歉,我还有急事要赶路。这样吧,不管这个事情的对错,您要的十块钱我给您,麻烦您还是让司机带我们赶路吧,谢谢啊!”大家一下愣住了,那个售票员阿姨也愣了,然后有些不好意思地拿了那十块钱下去了。终于,公交车能关上车门启动走了。

车里又慢慢热闹起来。我回过头来走了两步站在中间。大家好象都松了一口气,有的微笑着看着我。我就笑了笑跟大家说:“有时候还是要忍啊,我听说社会上为了一块钱就闹到动刀子、杀人的都有。其实我们如果都按照真善忍去做就挺好啊!”其中一位乘客阿姨意味深长的对我说:“小伙子,今天你收获挺大啊!”一会儿,我忽然感到车头前方有人朝我喊:“小伙子,请过来!”我扭头看去,原来是前方一位阿姨等几位乘客同时叫我过去。我走过去问有何事。她们说:“小伙子,你是个好人,现在很少找到这样的好人!我们刚才商量了,不能让你这个好心人还花钱付出!请你在这里等乘客上车交钱的时候收钱,要把你刚才付的十块钱收满。”我连说:“不用!真不用!这是我自愿的!”可阿姨和司机等坚持如此,我看大家真的是那个善念都起来了,就不好意思再违逆她们的意思了,只好谢谢大家了。

阿姨还关心的问了我和家人的情况,认为父母怎么把我教育的这么好!其实她们不知道,以前我可是认死理、钻牛角尖的人,很容易陷進去出不来。这是法轮大法给我的智慧。虽然事不关己,但在双方僵持、互不服气,都不愿后退一步的时候,我没有陷進去出不来、而能想到以自己的一点付出来化解双方的矛盾,同时让双方都有台阶可以下来,消气。其实跳出来看,就发现事情很小,太小了。没想到,这个小小善举被大家看到了,也唤起了大家的善念!大家认为我是好人,“要维护这样的好人,不能让好人无端的付出”这个心升起来了,一路上整车气氛一下子阴转晴,变的非常祥和友善。而最后我发现自己什么都没有损失,相反我和大家的善念都加强了,这不是收获吗?无论对公交公司和司机乘客都不算是损失。我想,那辆私家巴士司机及售票员回去也会冷静的想一想的。

师父叫我们遇事要“退一步海阔天空”[1]。这句话人人皆知。但是今天我们大陆人做起来却很难。因为在中国大陆学校灌输的是无神论、斗争哲学和社会达尔文主义,很多人把“善”当作是傻、吃亏,把“忍”当作懦弱、无能,所谓“弱肉强食,适者生存”。那么在这种逻辑下,“弱”和“无能”的就是活该被淘汰的。于是,谁也不想被淘汰,都想争当“强者”,所以遇事都习惯性的往前抢、不示弱、不后退。但事实证明,这种价值观只会让更多的人都往牛角尖里面钻,最后发展到社会紧张、人人为敌。有人甚至被一块钱、几毛钱的事气出毛病来。去医院看病时,一块钱能看好吗?

其实我学法轮大法以前就是被学校和社会培养成了那样爱钻牛角尖的人,搞得自己年纪轻轻就一身是病。大法修炼使我心性道德提升后,一身病都没有了。法轮大法教人按照“真善忍”去修自己这颗心,而不是向外求要求别人,使人心胸越来越宽广,活的越来越超然,那真是大智慧、是真正的聪明啊!

二、善的勇气

前年有一次我开车回老家。当行驶到乡间公路的一个转弯的坡上,前方出现一位七、八十岁的驼背老人。他挑着东西,颤巍巍的费力的走着。看看天色已晚,我停靠过去,问老人要去哪里?老人一说目地地,正好顺路,比我家还远几公里。于是我对老人说,您老人家这么大年纪,还挑着东西,回家还挺远的,我顺路把您带过去吧。老人家一听我这么说,千恩万谢的上车了。我把老人的东西放后备箱,请他坐稳。

老人家告诉我们,他八十多岁了,儿女在外面打工。今天自己去镇上赶集买点东西。可是自己年纪大了,腰脊椎骨痛的很厉害,想要能搭个车回家就好了。今天回家一路上数不清有多少车子从身边经过,可是就没人愿意搭载老人,老人家付钱都找不到愿意搭载的,都怕担责任。所以只好一路忍痛挑着东西,慢吞吞的走了很久,太阳要落山了,可离家还有好几公里。没有想到遇到你这个好人,太难为你了啊!

到达我们村后,我跟老人说我继续开车送他回家。老人家后来就指了一条近一些的路。可是我后来发现这条路还没有最后修通,小车开到一座石拱桥下面就过不去了,因为看到这条路居然是从桥下的溪流穿过去的,而溪水比较深。我就想掉头回来绕道四、五公里送老人回家。老人坚决辞谢,说不用、不用,转过弯他马上就到了。然后他就掏出十块钱想给我:“多谢你啊,只有这点钱够不够啊?”我说:“老人家,不用您给钱的。我看您年纪很大还要走这么远很吃力,就顺路带您过来的。要是别人,现在社会这个情形,确实您给钱也不敢轻易带您啊。如果确实不远了,您从这个桥上过去后就快到家了,其实我想绕道送您回家的。对了,您老人家身体如果不舒服,您以后就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个字吧,以后您身体就会好了,很多人都有体会的,您也可以试一试,这个护身符也不要您的钱,送给您,您慢走。”老人家说:“我今天真是遇到好人了啊,你是好人你一定会有好报的!”然后我们道别了。

我回来的路上看到一位熟悉的伯伯,跟他打招呼。他问我为什么走过头了,我就讲了这件事情。他感慨的说:哎哟,这些年你思想一直就那么好,你真是太好了,象你思想这么好的真的太少见了!其实我心里觉的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就回家了。晚上父亲从外面回来。他说:今天那位伯伯跟他说:你家君君(我小名)真是胆子大,这样的老人谁敢带啊?万一有点什么事就脱不了身的!父亲又讲了家乡听说的镇里还有这样一件事:有人骑摩托车在街上走,发现迎面有老人在走过来,摩托车就赶紧停下了。可距离还有几米远,那老人自己却不慎摔倒、骨折了。老人的家人后来闹着要那摩托车司机赔老人家医药费!住院一万多元还没完。当时街上有很多人可以作证说不是摩托车撞的,根本都远远的没有挨上。可那老人的家人都不依不饶,闹得这交警也没办法。

我理解父亲的担心。现在甚至有摔在地上的老人爬不起来了,被人扶起来后,却反过来诬蔑是扶他的人撞的!这种社会氛围下,还有多少人敢做这些好事?世风日下,唯利是图。人所剩的那点善念被各种乱象伤透了!“看到老人离远点”,在大陆逐渐成为人们特别是司机的共识。看到老人摔倒了也不敢扶了。

可我现在学了法轮功,看到人家真有困难,我该为善还是要继续为善啊!师父教我处处为别人着想,告诉我们炼功要重德行善,修心性。我有师父管,我相信不该遇到的事情我遇不到。我修炼了,因为有师在,只要心正我就不怕,因为无私而无畏。师父要我对得起良心,对得起别人。否则,连我们修“真、善、忍”的大法弟子们都不敢做好事,人类还有希望吗?

其实这样的好事,大多数人一般还知道你是为他好,是好事。而那么多大法弟子,不为钱,不为权,自己花钱费力,还冒着可能被糊涂人或者坏人恶意举报的危险,出来讲真相、劝三退,让人解除给中共献身的毒誓而远离灾难,那才真正叫救命的大好事。

三、善的回馈

刚才说“看到老人离远点”,逐渐成为了大陆人们的共识。但是,去年父亲跟我说了情况相反的一件事。

有一天七十多岁的父亲走在路上,一辆摩托车在身边停下来,对他说:“老人家去哪里啊?我搭(免费)您过去,你儿子是个好人。”父亲一看,原来是以前和我撞过车的一位骑摩托车的人。

那是一个腊月二十九,我开车带着父亲从镇上往乡下老家赶。行走到盘山公路上,有一个急转弯加上坡。我刚按过喇叭,就突然见反方向一人骑摩托车正要快速超过另一辆摩托车,迎面朝我车这边冲了过来,他可能由于急转弯没有预料到乡间公路上还有车。我车在上坡,我一脚把车子刹住。可是对方的摩托下坡刹不住了,我眼睁睁看他连人带摩托车以强大的惯力重重撞到我的车头上。随着一声巨响,摩托车倒了,只见那人三百六十度腾空翻了个筋斗,越过我的车头“啪”的一声摔落在我车右侧的马路边上。父亲下来看到我们车子被撞得厉害,心疼不已,大声斥责对方骑车太凶,把我车子前面都撞坏了!我忙去看摩托车司机,问他人有没有事,受伤没有。幸运的是,他戴着头盔,只是蹭破手上一点皮,其它没有受什么伤,但是却吓懵了,坐那半天回不过神来。

事故地点离我们家近。我老家在地方上还是一个叔伯很多、有些势力的大家庭,过路的人也多是我们附近熟人。他们都告诉我们:要摩托车赔钱,瞎骑车!我舅舅是所在地这个村里的一把手,父亲叫我给舅舅打电话。我简单说了情况,告诉舅舅没有什么事,让他放心。然后我给交警打电话,市里交警问了人没有什么事后就说,要不你们自己协商处理呗,大过年的了,离得太远了,一路过去你那也堵。或建议我回到自己工作所在地后,自己找一个位置“挨”一下,然后叫保险过去理赔。我知道这种事现在简直太多了。可是我学法轮功讲真善忍,我想我不能为了自己作假。我就谢谢了交警。然后跟保险公司打电话说明情况,问该怎么办,保险说既然是人家的责任,人家撞了你的车,那要人家赔钱啊,我们保险公司又不是慈善机构!

我想,老乡出租摩托赚点钱多不容易啊,虽然我也还在还房贷,但我不想让老乡赔钱。想了想,老乡这样快撞过来,他人翻了个跟头摔下来都没有什么事,真是大法师父保护了他啊。要是他真有三长两短,他家都好不了了,那时我还能忍心要人家赔钱吗?那时我都应该给他家钱安慰他家人呢!这是大法师父在保护他的时候又帮我化解了危险啊。我自己修车可能要一、两千块,该出就出吧。我就跟那人说:“老乡,别人要不就说该要你出钱,要不就是要我以后做假让保险赔。我看你人没有事这真是天大的幸运,我都很为你庆幸!大家都急着,快要过年了,可是骑车还是要注意安全啊,你可能还是你家里的顶梁柱啊。我不愿意造假,也不会让你赔钱。你去把你的摩托自己修一下,我也自己回去把车子修一下吧。以后我们都注意安全啊!”于是老乡松了口气,我们互相道别走了。

后来有一天我在镇上看到了他,高兴的跟他打招呼,问他怎么样了,告诉他记住“法轮大法好”,会有很多神奇的事发生。所以这个摩托车司机对我和父亲有印象了。有亲戚知道后,笑着说:“象你这个情况,(好好的车子,在自家地盘上)别人把你车子撞坏了,换别人都会成了仇人,可你们还成了好朋友呢!”是啊,这不是大法让人向善的力量吗?

所以父亲说,这次摩托车司机在路上看到了父亲,就想起来了,说你儿子是个好人!他知道眼前这个老人的儿子不会讹他的钱,所以他能高兴的让父亲搭坐他的车——在大家不敢沾老人的大环境下,他敢于放心搭载七十多岁的父亲。他也在学会做好事了!

这,就是善的力量和回馈。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0/15/智慧、勇气和回馈——善的故事-3944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