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向广大人民讲明法轮功的真象是国内国外每一个弟子的最重要的“助师世间行”。
明慧网
2000年8月5日综合媒体消息

多维新闻:明慧网称33法轮功学员迫害致死

    【多维新闻社3日电】根据海外法轮功信徒所设的联络网站「明慧网」报导,自去年中国将法轮功定为「邪教」大肆镇压以来,中国大陆已有三十三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据中国日报报导,最近一位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是家住北京市平谷县刘店乡刘店村三十五岁的龚宝华女士。她于六月十七日去北京信访部门反映法轮功真实情况,在东直门长途汽车站与其他七位同修被警察拦劫押回乡派出所之后,其中六人惨遭公安干警毒打。龚宝华被打最重,鼻梁骨被打折,后来又被送进县看守所拘禁。她以绝食的方式,欲用生命来证明自己的无辜。所方不顾她的鼻梁有伤而强行灌食更加重其伤势,之后又延误医治,终致于七月二十七日在医院伤重死亡。在三十三名遇难的法轮功学员之中有离休干部、小学教师、电脑工程师、武警干部、化学肥料厂工程师、农民、高中学生等,分部的社会层面极广。



BBC新闻网:科学家发现太阳系外行星  2000年08月04日


    (从哈勃太空望远镜观测得到的E波江座恒星的图像)

    BBC新闻网科学编辑怀特豪斯博士:
    天文学家发现有一颗行星环绕名为E波江座(Epsilon Eridani)的恒星,这颗恒星距地球只有10.5光年,是已知的距离地球最近的恒星。

    因为哈勃太空望远镜可能拍到这个行星的图像,所以前景令人兴奋。如果真的得到行星的图像,那将是人类首次得到环绕其他恒星的行星的图像,是天文学领域的一个重大成就。

    上述发现周一将于在曼彻斯特召开的天文学年会上公布。

    比木星大

    恒星E波江座和太阳十分相像。美国德克萨斯州大学麦克唐纳天文台科克兰博士的研究小组首次发现了环绕这颗恒星的行星。行星距恒星轨道的距离为5亿公里,大约相当于从太阳到太阳系中的陨星带的距离。

    研究人员估计,E波江座恒星附近的这颗行星可能比木星略大。木星是太阳系中最大的行星。而恒星E波江座比太阳略小,也没有太阳那么热。

    行星的图像

    E波江座诞生时间也可能比太阳晚,只有约10亿年的历史,而太阳却已经有45亿年的历史。天文学家可能利用哈勃太空望远镜或连接地面望远镜的其他更新的高级观测系统看到这个行星的图像。

    在把这颗耀眼恒星人工暗化后,如果能够在旁边看到代表行星一个小亮点,那将是个了不起的科学成就。因为那将是人类首次得到环绕其他恒星的行星的图像。

    如果得到上述图像,天文学家就可能根据行星上的光谱分析其物理特性和构成。


    多维新闻:科学家发现太阳系外行星

    【多维新闻社4日电】天文学家发现有一颗行星环绕名为E波江座(Epsilon Eridani)的恒星,这颗恒星距地球只有10.5光年,是已知的距离地球最近的恒星。哈勃太空望远镜可能已拍到这个行星的图像。如果真的是这个行星的图像,那将是人类首次得到环绕其他恒星的行星的图像,是天文学领域的一个重大成就。BBC报导说,恒星E波江座和太阳十分相像。美国德克萨斯州大学麦克唐纳天文台科克兰博士的研究小组首次发现了环绕这颗恒星的行星。行星距恒星轨道的距离为5亿公里,大约相当于从太阳到太阳系中的陨星带的距离。



小参考:新闻分析:中国政府对付法轮功采用特务手段
作者:凌云 2000年8月1日

    近日,香港多次出现所谓的“法轮功学员”举动过激、行为怪异的事件,与真正的法轮功学员以修炼“真、善、忍”为目标、一贯和平理智的行为与表现大为不符,令公众疑惑不解。其实,中国政府对付法轮功除了利用专政工具残酷镇压和利用宣传工具造谣诬陷之外,还采用特务手段渗透到法轮功内部制造混乱和破坏法轮功形像。他们假借法轮功学员名义做出自杀、跳楼、砸汽车玻璃等暴力举动,编造传播个人英雄历史骗取学员的信任,施苦肉计“坐牢”、“受刑”在不明真相的学员中卧底,制造传播假经文、假消息,用各种手段破坏学员修炼以及和平请愿,等等等等,以达到从内部瓦解法轮功并企图使法轮功失去民心支持的目的。

    中国政府从事特务活动始来以久。从中国政府的历史来看,特务活动在中国政府取得政权和维持政权以及历次政治运动中起到了相当大的、有时甚至关键性的作用。几十年从事特务活动已使中国政府拥有从上到下完整严密的网络和机制以及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和手段。毋庸置疑,特务活动在中国政府对付法轮功中举足轻重。 

    去年4.25事件之后,继中国政府中央办公厅关于《XXX同志给中共中央政治局、书记处、中央军委诸同志的批示》的通知,公安部联合四个部委发出正式文件,开始在全国各地打压法轮功,挑起各种事端,并利用打入法轮功中的特务制造混乱,还不断从国家安全机构放出谣言,如“香山集体自杀”之类。而另一方面,又通过中办、国办信访局负责人的谈话否认打压、并倒打一耙将所有中国政府所为指控法轮功。去年7.20在中国政府公开取缔和大规模镇压法轮功之后,中国政府特务不断在法轮功中散布谣言,如“某某时间,穿好衣服,一起跳楼”之类,并利用法轮功学员希望向政府和平上访请愿的愿望,鼓动法轮功学员在特定的时间走出来,然后一起抓走。还有特务甚至冒充法轮功学员在天安门广场企图采取过激的行动制造事端,但他们的行为完全不象是一个法轮功学员。 

    大陆许多法轮功辅导站站长、辅导员和学员都被公安、便衣甚至街坊邻居监视,有的家里电话也被监听。一旦发现他们进京上访、炼功交流,马上他们就被抓起来。在许多地方的火车站等地交通要道,也有公安、便衣巡查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许多进京上访外地学员也因密探和混入法轮功学员中的特务而在北京郊区住所被抓。另一方面,国家安全部门还专门研究模仿李老师的文章,散布许多各种类型的假经文。利用大陆学员由于网络封锁而得不到法轮功网站的消息,在法轮功学员中释放烟幕、制造矛盾。一些被公安转化或收买的“学员”被派遣到真正的法轮功学员中做工作、收集情报、散布谣言。企图瓦解学员们修炼法轮功的信念和使他们放弃上访请愿。 

    与此同时,中国政府特务向海外法轮功渗透。在许多地方的法轮功学习班和炼功点,都遇到过密探窥视打探,有的甚至直接在学习班上捣乱。有的学员家被监视、电话被窃听。每当法轮功开大型心得交流会,总可以在会场发现形迹可疑的人,甚至有的拿着摄像机专门拍摄辅导员和学员们的谈话。海外法轮功网站不断遭到骇客攻击,经查询骇客均与大陆安全部门有关,有的学员电子信箱和电脑系统也遭破坏和侵入。他们还通过收买海外学员、派遣在大陆已被政府转化的海外上访学员、或乾脆施展“苦肉计”直接混入学员之中等方式,在海外法轮功中培植帮凶。

    最近在香港发生的一连串自称法轮功学员企图“跳楼”、“闯关”等过激行为,正是这些在海外的中国政府特务和被收买或转化者在中国政府的操纵下所为。他们虽自称“法轮功学员”,但却完全另搞一套,他们组织自己的所谓“弘法活动”,建立自己所谓的“法轮功网站”,竭力在法轮功学员中制造矛盾和混乱,将矛头直接指向法轮大法研究会甚至李老师,其中的一位还自称“师父”,妄图取代法轮功唯一的师父、让广大法轮功学员跟他们走。

    香港等地法轮大法佛学会已公开声明不承认他们是法轮功学员。然而,这些特务和被特务操纵的败类仍然继续闹事、唯恐天下不乱。他们这样做的目的无非是要在法轮功学员中制造分裂和矛盾,在公众之中破坏法轮功的形像,给法轮功抹黑。

    尽管中国政府采用各种手段残酷镇压和迫害法轮功学员、中国政府特务竭尽所能破坏法轮功,仍然改变不了亿万法轮功学员坚持修炼的信念,也改变不了法轮功“真、善、忍”的本质。中国政府镇压法轮功注定要失败,伪劣假冒终难长久。(编者注:不适合本刊的部分内容有删节)



    中央日报:中国大陆粮食危机深值重视 2000年8月5日
    本报社论

    中国政府国家统计局近日公布最新统计资料指出,今年中国大陆夏粮总产量,比去年减少了一千一百万吨,减幅为百分之九点三。与去年的收成量相较,在中国大陆二十六个省、区、市夏粮产区中,只有五个省区增产,其他省份都有不同程度的减产。由于中国大陆拥有全球最多的人口,粮食的供需失衡极易引发经济与社会动乱,因而夏粮短收问题深值重视。就现象面来说,今年中国大陆夏粮的减产,是播种面积的日渐减少,以及耕地平均产量的降低所致,其中以江苏、山东、安徽、河北、湖北、甘肃、山西、河南等地的减产问题最为严重,而直接的导火线则是乾旱、沙尘暴、病虫害等多重灾情的交互作用。

    今年二月下旬以来,大陆重要谷仓之一的江苏省,降雨量长期不足,加上炎热日照加速地表水分的蒸发,致使淮北平原、苏中丘陵山地与沿海地区异常乾旱,直接影响到农作收成。总计今年二月至五月,江苏省的降雨量仅有往年平均的百分之三十至四十,这是过去五十年来最严重的旱灾。

    另一个重要谷仓,湖北省的武汉地区,更遭遇了过去一百二十年来最严重的旱灾,二月至五月的降雨量仅有历年平均的两成左右,水分蒸发量却是降雨量的四倍,致使该地区百分之七十五的耕地遭遇乾旱,十万头牛羊无水可喝,并因此导致该地区的长江等河川水位低于最低水位线。

    除此之外,安徽省也遭遇了五十年来最严重的旱灾,致使长达一千公里的淮河主流,根据中国政府官方新华社的报导,「几乎已无水流可言」,因而直接导致该省共两百六十三万公顷的农地无水可以耕作。

    至于历年来经常遭遇乾旱的华北地区,今年的灾情也远较往年严重。陕西渭北、陕北、陕南等地,各有数十万公顷的耕地无水可用,致使陕西省整体共两百三十五万人、家畜一百一十二万头面临缺水的危机。而山西中部,也因乾旱而导致八十万公顷的耕地废耕。此外,内蒙古、黑龙江、吉林、河南、浙江、湖南、贵州、四川等地,也都遭遇了程度不等的旱灾。

    由于乾旱引起的灾情太大,迫使中国政府当局不得不承认问题的严重性。今年五月中国政府水利部长汪恕诚即为文坦承,目前中国大陆平均每年有两千六百六十万公顷的耕地遭逢旱灾,共两千四百万人恒常处于饮用水不足的惨境。

    事实上,今年上半年的旱灾,只是问题的引爆点而已。随著炎热夏季的到来,自七月起,乾旱的灾情将更形扩大,估计今年全年度中国大陆遭遇旱灾的地区,将高达三千万公顷,相当于大陆所有农地面积的百分之二十三。

    与往年相较,今年乾旱灾情格外惨重的重要因素之一,是蝗灾的大量发生。迄今为止,山东、河南、河北、天津、安徽、山西、陕西与新疆等地,先后遭遇到蝗虫的肆虐。其中,河南与新疆的蝗灾尤其严重,估计每一公顷就有一千至四千只蝗虫为害。

    在这个灾情蔓延的现实中,最值得注意的是沙尘暴的肆虐。今年春天,北京、内蒙古、河北、辽宁、天津等地,都遭遇了严重的沙尘暴侵袭,其侵袭的时节,不仅比往年来得早,且频率也远较往年为高,具体地反映出一个日益严重的趋势:一九五零年代,沙尘暴平均约每两年出现一次。一九八零年代,增长为平均每年十四次。一九九零年代,进一步累增为平均每年二十三次。

    旱灾、蝗灾与沙尘暴的肆虐,最深刻的原因是中国大陆土地的沙漠化。由于长年的乱伐、乱垦、乱牧与水资源的浪费等人为破坏,目前中国大陆遭遇沙漠化的土地面积,已高达两百六十二万平方公里,相当于大陆总面积的百分之二十七。而且,每年平均有二千四百六十平方公里的土地,继续在沙漠化之中。

    长此以往,可耕地缩小,旱灾严重化,用水不足的深刻化等,将进一步导致中国大陆粮食收成的萎缩。在中国大陆人口突破十三亿且继续增长的趋势中,耕地的减少与粮食收成的短缺,意味着粮食危机的深刻化。今年中国大陆夏粮少收的现象,仅是此一危机的前兆而已。迈向新的世纪,中国大陆的农业与粮食危机,不仅会造成大陆的社会政治动乱,更可能成为全球粮食供需失衡的隐忧。这个问题的严重性,绝对不能轻忽。


联合早报:正视生命科学的风险

    ●林义明

  看过电影《异形》(Aliens)第四集的读者,可能对里头的外星怪物见怪不怪,反而会对女主角发现自己的失败复制品时,悲恸不已的一幕,感到毛骨悚然。

    一个同女主角的脸孔长得一模一样,却肢体残缺的复制人痛苦不堪,要求女主角帮它结束生命。女主角终于含着眼泪,愤然把自己的复制人毁灭。

    人们最近不断在报章上读到有关生命科学的新闻,这个多数人听来似懂非懂的概念,正以惊涛骇浪之势席卷全球,但其许多“恶果”,早已在人们所看过的电影中出现。

    类似的例子比比皆是。英国作家威尔斯(H.G.Wells)的科幻名作《人魔岛》(The Island of Dr Moreau)就叙述了疯狂的科学家在小岛上,进行结合人类与动物基因的工程,结果制造出半人半兽的怪物。

    ……

    总之,可能导致恶果的,不在于科技的进步,而是人们如何利用科技。由于人们对改造基因的欲望十分强烈,生命科学成了双刃剑----一方面可以协助人类医治疾病,延长寿命;另一方面也能在失控的情况下,通过无法逆转的基因改造,给人类带来无穷的祸害。

    这里举几个同新加坡有关的例子加以说明。渴望得到移植器官的人,可能不会反对复制自己的身体,以获得有关的器官;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将对道德和良知带来连串的冲击。设立有效的机制,在法律和道德上管束人们应用生命科学,因此成了当务之急。

    在新加坡这个开放的多元种族社会,生命科学尤其具有另一层意义。由于各种族的整体表现不一,主张“基因决定一切”的“基因决定论”(genetic determinism),以及通过基因改造加强人种的“基因优生学”(eugenics)很容易获得支持。

    讨论不同种族的基因已经够敏感了,更何况是要修改和控制基因。歪曲生命科学的意义,将给多元种族社会带来一定的风险,是不是要未雨绸缪,现在就加以防范?答案显而易见。

    此外,在“精英主义”主导的社会里,基因改造也给许多非精英带来了希望——他们可以摆脱基因条件不足的恶性循环,真正达到人人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目标。

   问题是一个完全由精英组成的社会结构,究竟能支撑多久?将来政府能如何公平对待人民提升基因的期望?这些都是大家必须深思的问题。

    目前,本地就生命科学课题展开的讨论并不热烈,政府计划在明年通过研讨会或公开讨论的方式,讨论生命科学的法律与道德课题,到时或许能引起人们的广泛注意。

    虽说研究生命科学的只是少数的科技精英,最终制定政策加以管制的是政府,但生命科学涉及的层面太广,绝非一纸公文就可以全面管制得了。

    确保生命科学为善不为害,广大民众肩负一定的责任,他们能从不同角度考虑细节问题,协助使管制条例顺利出台与执行。

    英国控制论专家凯文沃里克(Kevin Warwick)教授最近访新时,曾表示他虽然欣赏科幻片,却不苟同它们的“美好”结局。

    他说:“像《梦幻科技》(Matrix)和《灭绝战士》(Terminator)之类的电影都很精彩,可是到了最后10分钟,就让我感到乏味,因为结局总是人类战胜机器。但是,在真实的人生里,有多少人能在最后10分钟化险为夷?”

    生命科学也一样,如果每个人都抱着侥幸、事不关己的心态,不想对生命科学的正反两面进行深思,进而提出具体方案,万一问题真的发生了,我们是否有机会在最后10分钟化险为夷?

    生命科学的讨论,值得每个新加坡人重视,症结就在这里。